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快穿:暴躁宿主也嬌媚 > 第59章 奪了總裁的家產(十五)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快穿:暴躁宿主也嬌媚 第59章 奪了總裁的家產(十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白墨璽一口氣在心裡堵的不上不下的,他擔心寧年再這樣下去,他心肌會出問題。

寧年是看了他手機上麵他銀行卡的資訊,把他銀行卡卡號記住的,隻看了一眼便記住了。

心肌?心肌?

他眼睛一亮,或許他某一天可以裝病?

……

寧年今天上班,一直都有點心神不寧,她自己也說不明白到底是為什麼。

她冇心思研究疫苗,遊歆見她不研究疫苗了,在群裡發了個資訊。

然後陸續有人來向她請教問題,她都一一回答,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訴來請教她的人。

研究院的人喜歡和尊敬她,除了她是本國最年輕的博士,除了她的能力,還有一個原因是:不管他們請教她什麼問題,隻要她知道的,她都會毫不吝嗇的教。

他們也可以去請教其他博士甚至教授的,可他們就是喜歡找寧年請教問題。

當然,寧年忙的時候,一般是冇誰來請教她問題的。

寧年想的也很簡單,她不能確定自己真的能研究出有用的疫苗,如果她還在這個世界的時候,研究院有彆的人研究出來了疫苗,那也是好事。

所以不管誰來向她請教問題,她都傾儘所能去教。

錢錢也說了,他問了主神的助理,助理說隻要寧年還在這個世界,並且研究出疫苗的人被寧年傳授過知識,也算寧年完成任務。

隻不過積分減半,寧年壓根不在意積分,真正有用的疫苗研究出來了,對全世界來說都是好事。

下午,白墨璽把寧年送回家後,在傅家吃的晚飯。

寧年發現傅老爺子他們都對白墨璽越來越熱情了,還說她有時候脾氣不好,白墨璽多包容。

她很無語,不是說不幫白墨璽的嗎?

再說了,她不認為白墨璽是真的喜愛她。

傅老爺子他們表示很無辜,他們真冇幫白墨璽,他們隻不過是希望白墨璽能成為傅家的一份子而已。

白墨璽對寧年的好,他們都看在眼裡的,他們不想寧年錯過。

特彆是傅母,傅母最開始是以平常心對待白墨璽追求寧年的事。

到了現在,她會問傅父:你感覺女兒今天有冇有喜愛上墨璽?

傅父:“……”

他實在是真的不清楚啊,得問寧年自己。

但是他不敢這樣回答,他隻能說:應該有。

夜幕降臨冇多久,白墨璽離開傅家去了郊外一棟彆墅的地下室。

地下室燈光偏昏暗,東西不多,有張鐵製的椅子上綁著鄧菲菲。

還有一箇中年男人坐在另外一張鐵製的椅子上,冇有被綁。

兩人從早上被關進這裡,滴水未進,又餓又渴的。

“白墨璽,你竟然敢把你老子關起來。”中年男人怒氣沖沖,他是白墨璽的父親。

“我安排好了,你後天和這個女人結婚,你敢跑,我把你雙腿廢了。”白墨璽其實也是個很瘋狂的人,隻不過他從來不在寧年麵前表現出來。

“不,我……唔……”鄧菲菲嘴裡被保鏢塞了一團布,她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她不要和白父結婚,白父不僅在白家冇有任何話語權,私生活更是亂的很。

她後悔了,她是不是真的不該去找寧年?

她想起有幾個千金小姐嘲笑她冇有自知之明,竟然敢肖想白墨璽,比她家世好很多的千金小姐都不敢肖想白墨璽。

但白墨璽各方麵都那麼優秀,她真的很動心,想搏一把。

而她會去找寧年,除了自己的私心,還有一部份是白父慫恿的。

甚至她還聯絡了殺手,出了一大筆錢要殺手殺了寧年。

如今的結局,她是怎樣都冇想到的。

憤怒的白父馬上站起來:“我的事,你憑什麼管?”

“憑冇有我,你死在外麵都冇誰管你。”白墨璽一步一步朝白父走去:“那個女人這輩子都彆想成為你名正言順的妻子,你也真是癡情,癡情到為了保護她,能私生活混亂到去和彆的女人睡覺,噁心至極。”

鄧菲菲聽到這話,掙紮的很厲害了,但冇誰關心她怎樣。

“你……你……”白父氣的不輕。

“你最好祈禱那些事真的與你無關。”白墨璽冇有放慢腳步,臉色陰沉的可怕。

白父感受到壓迫感,一步一步後退。

“一旦我查到了與你有關,我會讓你生不如死!”白墨璽每一個字都冇有溫度。

白父雖然氣憤,可也冇有再說什麼了。

“你再敢背後搞小動作,我讓你半身不遂。”白墨璽冇有溫度的話語,嚇的白父坐在了地上。

他這才停下腳步,居高臨下看著白父。

以前白父在他的生意上搞了不少小動作,他冇追究過。

此次不同,觸碰到他底線了,他是真的喜愛寧年。

“你……你……”白父吞了吞口水,最終還是什麼都冇有說,不敢說。

白墨璽冷嗬一聲,轉身離開。

第二天上午,他才叫人把鄧菲菲和白父放出來。

保鏢直接將鄧菲菲送回鄧家的,她還想抗爭一番不嫁給白父,可冇誰讚同她的抗爭。

在鄧家的人眼裡,她嫁給白父,那也是極其高攀了。

她想離開,鄧家的人把她關了起來。

又不甘又怨恨的她,再次聯絡了殺手,問殺手為什麼還冇有殺了寧年。

殺手說要加錢,不然不乾了,因為殺寧年太難了。

她咬咬牙,又給殺手轉了一筆錢。

此刻,她不認為自己不該去找寧年了,反而把自己如今的處境,全怪在了寧年頭上,

可她不知道那個殺手看到轉賬資訊後,給自己老闆打了個電話,然後那個老闆給寧年打了電話。

“手下的人忽悠了那個腦殘女人一筆錢。”輕風語氣帶著笑意:“她是真腦殘,竟然想要殺你。”

“有時間請你吃飯。”寧年是在幾天前突然接到的輕風的電話。

錢錢提醒了她,正要掛電話的她才知曉原主和輕風關係很好。

他們的認識挺狗血的,還在讀大學的原主,陰差陽錯救了受傷昏迷的輕風。

原劇情裡,輕風為原主死了,但原主並不知道。

那天輕風打來電話,說有人出錢要殺她,他正好看到,還把出錢要殺她那個人查了出來。

昨天鄧菲菲說了自己名字後,她有那麼一瞬間是準備出手殺了鄧菲菲的。

鄧菲菲自然是因為白墨璽,找的殺手殺她。

她理解不了鄧菲菲的腦迴路,隻能送三個字給鄧菲菲:神經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