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末世狐祖重生後被骷髏王死纏爛打 > 第126章 碟中諜,戲中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末世狐祖重生後被骷髏王死纏爛打 第126章 碟中諜,戲中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寶貝,你誤會了!”

冥夜裝作慌亂趕忙解釋著,轉過身讓冥巫看不到自己嘴型。

極小的聲音問道:

“左兒什麼打算?”

“將你們二人打入大牢~”

風妙妙挑著眉,滿眼的含情脈脈,欲拒還迎。

“哈?”

不等冥夜緩過神,風妙妙如脫韁的野馬一般,推開了冥夜朝著魂念奔去。

一路跌跌撞撞,柔弱不堪幾次險些跌倒在地,哭喊著:

“小主子要為奴家做主啊,這夜公子薄情寡義,此刻又不想認賬了~”

風妙妙朝著大侄子眨了眨眼,裝暈倒在地上。

魂念趕忙跳到地上,扶住她的手臂,稚嫩的聲音嗬斥道:

“竟然如此對待我魂族聖女,將這二人打入大牢!”

“是。”

綠水帶著暗衛將二人團團圍住,冥巫雙拳難敵四手,敗下陣來。

“蓮兒,不是你想那樣!”

隨著冥夜的叫聲逐漸遠去,風妙妙站起身,褪去了白碧蓮的模樣,將魂念抱在懷中。

“這······你放開我小主子!”

刀疤焦急的喊著。

“刀疤,這是我乾孃,你不要緊張。”

魂念摟著風妙妙的脖子,乖巧說道。

“是。”

“根骨不錯,這個賞給你了。”

風妙妙手中憑空多出一個金色卷軸,丟入了刀疤懷中,抱著魂念閃身消失了。

“這······大道刀法。”

刀疤站在原地喃喃自語道,自己的戰力不比青山綠水差,隻是自身偏離了魂族功法的範疇,這套功法極適合自己。

跪在地上拜謝後,默默修煉去了。

坐在院子裡與魂辰下著棋的狐左左,聽著兒子繪聲繪色的講述著經過。

“你輸了。”

“媳婦你這一手棋,殺氣四溢。”

魂辰將棋子重新分好,並未理會兒子的興奮。

“晚些給你夜舅舅傳個話,讓他說出白碧蓮是金翅一族,探探冥巫的反應。”

“好嘞,孃親外麵好多人尋爹爹,爹爹不去處理一下公務嗎?”

魂念看著一直纏著自己孃親的老爹,自己想抱抱孃親,都多次被他擠開。

隻見魂辰不緊不慢的說道:

“你也長大了,要學著接手家業了,今天的公務就當作你的課業了,綠水帶他去。”

“是。”

綠水抱著垮著臉的魂念離開,狐左左更是對兒子的眼神中的抗議視若無睹。

“你就坑孩子吧。”

狐左左調笑著,珍惜著短暫安寧的時光。

夜間,

繁星璀璨,可是身處於暗無天日地牢中的冥夜焦急的等待著什麼。

“夜舅舅~”

魂念化成一道殘影閃入地牢,稚嫩可愛的聲音出現。

“哎呦我的大寶貝,你孃親怎麼樣了?”

冥夜抱起魂念,捏了捏他的小臉蛋。

“孃親很好,孃親說······”

魂念在冥夜耳邊小聲說著。

“好,我知道怎麼做了,這是舅舅給你見麵禮。”

冥族至寶,可開陰陽兩界的界牌赫然出現在魂唸的小手中。

“這是什麼啊?”

魂念看著手中黑不溜秋的牌子,張來小嘴咬了上去。

“這是界牌,陰陽兩界通行無阻,冥族至寶可要收好呦~”

“夜舅舅最好了~寶寶要回去和爹爹搶孃親了,夜舅舅也行動起來吧~孃親很想你的~”

魂唸吧唧的親了冥夜一口,拿著界牌閃身消失了。

冥夜閃身離開牢房,出現在關押冥巫的牢房內。

“巫爺爺,巫爺爺你還好嗎?”

冥夜拿著金色鑰匙,嫻熟的打開冥巫的牢房大門。

“少主,你······你怎麼逃出來的!”

“您快跟我走,蓮兒會將我們轉移到安全的地方。”

“聖女為何如此啊?白日不是······”

“蓮兒是金翅一族,魂辰發現了她的身份,連帶我們也要一同殺之後快,趕快走吧,晚了就來不及了。”

冥夜焦急的拉著冥巫往外走。

“你說聖女是金翅一族?”

冥巫停住腳步,眼中滿是探尋的鑒彆著他話中真偽。

許是冥夜打小也冇一句真話,所以句句都像真話。

“我與她歡好時,背後有四支金色羽翼,這還能假。”

冥夜說的詳細,冥巫心中大驚,難道少主也投靠了?

“可是金翅一族是魂族的仇人······少主不應該站在小帝姬這一邊嗎?”

冥巫試探著。

“巫爺爺你說什麼呢!當然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啊!狐左左家裡人都死絕了,魂族早已經不如從前了。十翼神尊說了,隻要我娶了白碧蓮,冥王星也會想辦法幫我們複原的!”

冥夜眼含熱淚說著,帶著萬千的期許。

聽到十翼神尊,冥巫確信了冥夜的話,狐左左與魂辰是不會接觸到神尊大人的。

想來久久冇有收到金羽迴應,怕是因為聖女先一步拿到了指示。

“老奴冥巫,十翼神尊坐下的一隻小蟲,得神尊賞識入實驗星阻止狐左左歸位。”

冥巫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滿眼熱淚。

“巫爺爺!你不是我父君的神將嗎?”

冥夜強忍著將這老東西就地格殺的想法,裝作吃驚的問道。

“既然少主與聖女情投意合,也得神尊賞識,老奴便不再偽裝了。神尊命我潛入冥王星,尋界牌,毀掉神女輪迴之樹,奈何老奴無用,冥王星自爆時也未曾尋到。”

“這不怪你,我父君為人古板,不懂變通,誰知他會將界牌交於何人!”

冥夜的喉結動了動,壓著內心的恨意,眼眸中的深邃和蛇瞳不停變換。

“多謝少主······”

“快走吧,不然趕不上蓮兒了~”

冥夜內心已經將冥巫不知大卸八塊了多少次,這個叛徒,不,不應該是叛徒,本就是狼子野心。

冥夜帶著冥巫來到了早已佈置好的傳送大陣。

“夜郎~”

偽裝成白碧蓮的風妙妙,嬌聲迎了上來。

“老奴見過聖女。”

“起來吧。”

風妙妙瞬間恢複了那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樣,嫌棄的瞥了瞥冥巫。

“巫爺爺剛剛已經將他的身份告知我了,蓮兒。”

冥夜不著痕跡的朝著風妙妙眨眨眼,示意他答案已經得到。

“你可知罪?”

風妙妙轉頭厲聲嗬斥著冥巫,雙眼如刀子一般。

“老奴還請聖女明示。”

冥巫冒著冷汗,跪在地上。

“狐左左並不是重生神女,你竟然謊報,神尊對你失望至極!”

“老奴,老奴並未謊報,這狐左左確實是神女轉世,九尾可證。”

冥巫此刻的冷汗已經將全身打濕,想著當初同樣露出狐尾的風妙妙,心底跌入冰窖一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