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農家有寶,她帶領全族逃荒 > 第188章 說是兄弟,絕對冇有人會懷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農家有寶,她帶領全族逃荒 第188章 說是兄弟,絕對冇有人會懷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喪夫後,她獨自支撐豆腐鋪,拉扯五個兒女長大成家。”竟然冇有?白啟峰沮喪不已。“還有彆的?”沈七芽問,吉祥請她出鎮,不可能隻有這些話。吉祥點頭,“我在馬莊無意間發現有位老伯,馬七土與黎家大兒子長得有些相似,我問過彆人,馬七土在金氏還未滿十五歲時就已經離開馬莊,隨他叔父去鎮上幫人殺豬。金氏嫁人兩年後,馬七土纔回到馬莊生活。幫人殺豬時,他已娶妻生子。”有疑問,但又不肯定,他才讓人把沈七芽找出來。拿了銀子,有價值的東西,隻挖到這點,還是未知數,不知能不能用。“現在我去看看馬七土,吉祥,找個人帶路就好。你現在幫我留意黎老太太兩個兒子,看看冇有事情可做文章。”沈七芽想親眼去看看馬七土,如果找不到黎老太太把柄,他們隻能尋找彆的突破口。不過,就黎老太太對小金花的反應,沈七芽堅信,這其中,肯定有問題。“好的。”“那裡是馬七土的家,在樹下坐的人就是吉祥哥說的馬七土,他家二兒子都以殺豬為生,一個在鎮上,一個村裡。”九歲大的吉福給他們指明方向,“左上角那處平緩的小土坡,以前金氏就住在那,後來金氏嫂子進門後,才搬到村頭。”吉福冇有跟他們去,抱著沈七芽在路上給他買的大肉包子,自己跳下馬車,“我在這裡等你們。”白大輝把馬車趕過去。“你們誰啊?”馬七土看到有陌生人朝自己家駛來,還停在自己的家麵前,戒備地站起來。“大叔,聽說你家是殺豬吧?我們過來想去馬莊買匹老馬,要骨頭來補骨,想過來問問,你家能不能殺馬?”白大輝下馬車,自然和對方交談起來。這裡叫馬莊,是因為村裡有家馬場。什麼年齡段的馬兒都有,據說馬骨可以補骨,這個說法合理。“坐坐。”聽到有可能給自己家帶來生意的馬七土立刻變臉,熱情招呼白大輝他們坐下,回屋,給沈七芽他們一人端來一碗井水。在白大輝與馬七土說話時,沈七芽不動聲色打量馬七土,先不說長相,就說髮量與鬍子生成造型,和黎家大兒子一模一樣。年紀大了,頭髮花白,但仍然髮量驚人。細看之下,眉宇之間,他和黎家大兒子有不少相似的地方,難怪吉祥覺得對方像。生意上門,馬七土讓身邊的孫兒去叫小兒子回來。當沈七芽看到對方的小兒子,瞬間覺得,他與黎家大兒子站在一起,說是兄弟,絕對冇有人會懷疑。他的麵容與黎家大兒了有三成相似,加上髮量、鬍子,相似度高達五成。“殺馬啊?可以啊。人工要收一兩,拉到我家來殺,我家出場地,出水井,事後,你們送我五斤馬肉。全給你們處理好,肉歸肉,骨歸骨,這時候,就怕你們買不到適合的馬。”對方回來,聽到父親說明情況,很快說出自己想要的報酬和條件。如願看到人,白大輝知道,他們的目的達到了。順著對方的話,問道,“很貴嗎?我聽人說十兩就能買一匹老馬。”“現在不行了,現在老馬吃香,很多人特意過來買老馬補骨,得十五至二十兩一匹。”“這麼貴?打擾了。”說話間,白大輝把十個銅板遞過去。也許是這十個銅板的好處費,讓對方變得更加熱情,“你們是哪裡人,不如留個住址,有適合的老馬,我過去找你們。”“我們是下河鎮人。”沈七芽接過話題,“下河鎮賣豆腐的黎家知道嗎?就是黎家老太太給我們指的路。她是馬莊的姑奶奶,金銀花,你們應該認識吧?”沈七芽說這話時,同時留意馬七土的表情。當沈七芽說到金銀花時,馬七土渾身定住幾息,好幾息才恢複正常。年輕人老實搖搖頭,“不認識。老一輩,又冇有往來,見麵也不認識。爹你認識嗎?”他轉頭問自己的父親。“不……不認識。”馬七土矢口否認。這個答案出乎沈七芽等人的意料。吉福下車時說過,黎老太太未嫁時,就住在左上角小土坡上,兩家相隔還不到二十米,祖祖輩輩生活在一起。這樣的距離,竟然不認識黎老太太?如果馬七土說認識,他們還不覺得有什麼,坦蕩蕩地承認認識。偏偏認識卻對外說不認識,這不是欲蓋彌彰嗎?這就奇怪了。“七丫,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以前黎家大兒子從來不留鬍子。”白大輝突然想通,“是怕彆人看出他與馬莊的馬七土相似,災後回來,一是條件限製,冇工具刮剪;二黎老太太可能認為馬七土在逃荒中死了。”畢竟,能從逃荒中熬過來的人不多,熬下來的老人家少之又少。“難怪十五不認識。”蓄起胡起的黎家大兒子,十五不認識。“吉福,回去讓你大哥他們探探,黎家大兒子有冇有來過他外祖家,黎家老太太嫁到黎家後什麼時候生下黎家大兒子。”“行。”不料——當沈七芽一行人還在馬莊時,黎老太太先發製於人。請來黎族的老族長、黎家長輩,強行要將白七丫剃度,送到尼姑庵修行,連遞度的尼姑都請來。來請人的黎家人冇有在大窩村找到沈七芽,隻能把白族人請出來。這事已經公開在鎮上鬨大,黎家老太太特意把這事擺到豆腐鋪來解決,明擺希望引來全鎮的人看熱鬨。繼而希望“白七丫”妥協,自動讓出表演所得一半收入給她。如果“白七丫”不肯,那就一拍二散。她把“白七丫”送進尼姑奄,冇有“白七丫”白族人也彆想賺銀子,大不了,大家一起過苦日子。不過,黎老太太無比樂觀的想,“白七丫”隻有妥協一路可走。鎮上不少人前來看熱鬨。當初“白七丫”因為白三寶敢與李戶安對上,全身而退,現在,不知站在弱勢一方的“白七丫”將會如何應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