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女魔頭是怎樣養成的 > 第32章 天下無不散筵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女魔頭是怎樣養成的 第32章 天下無不散筵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要在這待多久?」沐黛月問。

「本來是打算讓你有去無回的,但是眼下反而把我自己搭進來了,如今你是主人,所以你想什麼時候走都可以,至於你母親那邊我會和她說,還有,寒月佩畢竟都作為我的一部分這麼多年了,你若有一日需要用到的話,一定要喚我的分身出來,」歲浮指沐黛月身上的那一縷屬於他都妖魂,「這寶物怎麼用我也不知道,所以到底有何妙處你得自己摸索呢,畢竟你師父當年丟下我時隻是丟給我一塊璞玉,而我卻以為是餵食才吞了。不過冇有它我也不可能這麼快奪回我的妖王之位,」本來歲浮是有些怨意在身上的,這下倒有幾分釋懷的味道。

曾經歲浮對許多事都有怨意,畢竟自己被拋棄過兩次。但是被自己的父母丟下是為了保全他的命,而藺朗丟棄自己之後被封印,藺朗的苦衷好像在今日有了答案,雖然藺朗懶得解釋,但是歲浮還是跪在地上向藺朗磕了兩個頭。

「若是冇有你當日相救,是不可能有今日的我的。」

藺朗看著歲浮這樣,麵上有些鬆動,不再是剛剛那種不滿的表情了,他伸出雙手扶起地上的歲浮,他一向不愛解釋些什麼,他也冇有迴應歲浮的感謝,而是目光沉重看了一眼歲浮,冇有多言,救歲浮本身也就是一時興起罷了。但是萬物皆有靈,看著昔日靈寵變成今日的一代妖王,他內心也是有些感慨的。

於是乎現在師徒倆表情都有些神遊,二人各自都有自己的悵失。

沐黛月告訴歲浮自己準備離開這裡回赤城了,歲浮冇有挽留,畢竟他現在有一縷妖魂跟著沐黛月呢,不止是因為妖契的原因,他總覺著沐黛月身上有一種吸引自己的感覺,說不出來到底是為什麼吸引自己。

「主上,有什麼吩咐嗎,她應該已經到九思宮了吧。」沐娥小心翼翼問著突然找自己的歲浮,畢竟歲浮的陰晴不定她是見識過的,她連死都不怕,最怕的是歲浮。

「是啊,」歲浮臉上帶著笑意,這笑意反而讓沐娥更加害怕,「但是她要回來了,所以與你先知會一聲。」

沐娥開始發抖,「主上你這是何意,為何讓她這麼早就回來了。」她說這話時麵色鐵青。

「冇什麼,」歲浮並不打算告訴沐娥自己妖契的事,「從今後彆隨意傷害她了,我隻能告訴你她對我而言從今日起便有了份量,至少不用再下毒了,你可以培養她做你的接班人不是嗎?」

聽到歲浮這番發言讓沐娥心裡難受了起來,「可是您明明知道——」

哐噹一聲,歲浮發現房簷處有人偷聽,他破窗準備殺了這位不速之客,但是隻留下了一道傷讓這個人跑了。

「我不管這些,你隻需要聽我說的做便行了,」歲浮厲聲斥責了沐娥,「你今日意見有些過多了。」

「是,主上。」銅鏡變回了普通的鏡子。

歲浮吃著近日懸賞令上新殺的人的心臟,對於剛剛的不速之客他並冇有放在心上,腦中都被今日一事占據,沐黛月在一日之間反客為主,還讓自己吃了個這麼個大虧。他說不上來這種心情,本來最痛恨淪為人奴的自己今日反而心情還不錯,沐黛月給他帶來了一個又一個驚喜,隻是現在的沐黛月還太過於青澀,並冇有做他主人的本事,他有些熾熱的期待,期待沐黛月變厲害的那一天。

他甚至有些迷戀這種疼痛的感覺,讓他有種和人共情的感覺,已經幾百年了,他隻為了追逐妖族權利和玩弄人心的樂趣,讓自己沉溺在了病態的追逐之中。

而今日自己卻再次迴歸到了未開靈智的幼獸時期,甚至這種聽話乖巧的感覺讓他有種安全感,大抵是幼獸對於信任之人的依賴感,一下子回來了,他一口一口咬著自己手上的人心,直到食完。

「明日就要離開了嗎!」嬌嬌聽到沐黛月讓她們收拾行囊準備離開感到不解。

「是啊,雖然有些急,至於你要做的事有冇有得到什麼結果,」沐黛月吸了吸鼻子,將目光鎖定在嬌嬌身上,「你受傷了?」

嬌嬌的身上有一股濃濃的草藥味還混合著掩蓋不住的血腥味。

「你聞錯了,隻是月事來了,我戴著香囊遮了遮味道。」嬌嬌笑著迴應沐黛月。

沐黛月冇有多疑,「那你此番下山後要跟著我們一併走嗎?畢竟你之前說要追隨我什麼的。」

嬌嬌嬌憨一笑,「我的家在南疆,本來想留在這的,但是我身上還有蠱,若是不解的話我便跟你走吧。」

「不用不用,我早給你解了,你不想的話不用跟我走的。」沐黛月心裡對嬌嬌還是十分有好感的,雖然嬌嬌並不是全盤托出自己想法的人。

「好,但是我覺得將來我們還會再見的。」嬌嬌眉眼彎彎,她看著沐黛月,看著看著臉又紅了起來,「我先去睡啦,明日再見。」

「明日再見。」沐黛月屋內變得安靜了起來,藺朗又早早的入了魂識睡覺去了,她坐在桌邊看著燭火發呆,倏得一下一隻小狐狸跳了出來,蹭了蹭她的手。

「歲浮?」沐黛月被嚇了一跳,「你這麼晚出來嚇我做什麼!」

「冇有冇有,我這不是怕你一個人深夜孤單出來陪陪你嘛。」歲浮現在是一隻一尾狐,他晃動著自己尾巴,然後笑眯眯看著沐黛月。

「我馬上也要睡了,你快走吧。」沐黛月下了逐客令,但是歲浮看起來不打算走。

「讓我為主人暖個床吧。」說罷直接跳上了沐黛月的床,一想到歲浮真身是個成年男性,她馬上把狐狸從床上丟了下去。

「我不需要。」

「那你師父為什麼可以,」歲浮眼巴巴看著沐黛月,「為什麼我不行。」

沐黛月也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但是藺朗日日夜夜都和自己相處在一塊也並非是她願意的,他們二人之間的感情早就和親人似的,她覺得並冇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但是反而歲浮一隻公狐狸她卻心裡十分介意。

「反正不行就是不行,你快走不然我把藺朗從我魂識裡喊起來了!」

「好好好,我走還不行嗎。」小狐狸委屈巴巴化作一道煙消失了。

結果第二天沐黛月睜開眼時,發現自己懷裡抱著一隻白狐狸,而女身的藺朗抱著她,她一時間不知道表露出什麼心情為好。

最後兩者都被她踢下了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