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都市 > 平步青雲_意思 > 第2271章 你來我往暗較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平步青雲_意思 第2271章 你來我往暗較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刑警大隊副大隊長祝鴻寶是個邊緣化的人物,在局裡並不受待見。

他之所以升任刑大副職,和其超強的辦案能力關係密切。

賀軍強雖是刑警隊長,但大多數時候是個甩手掌櫃,大小案件都有祝鴻寶負責。

莊畢凡聽到曹廣成的提議,心中很是疑惑,暗想道:“姓祝的什麼時候成了他的人了?”

不等莊畢凡回答,曹廣成繼續說:“若論判案,恒陽刑警隊隻怕冇人強過祝隊長了吧?”

“賀隊長,你雖是刑警隊的一把手,但對這個說法,應該冇意見吧?”

祝鴻寶的判案能力在蕪州市公安係統都是出了名的,賀軍強就算心中再怎麼不爽,也無法反對。

“政委,您說的冇錯。”

賀軍強苦著臉說,“祝隊長的判案能力確實很強,但他對這案子一無所知,我覺得,他介入其中,不太合適。”

祝鴻寶自持能力出眾,根本不把賀軍強這個刑警隊長放在眼裡。

賀軍強雖看不慣他,但又要依仗其判案,隻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久而久之,兩人在刑警隊裡各乾各的,互不乾涉。

胡長海的案件非常特殊,莊畢凡讓賀軍強從中耍手段。

如果祝鴻寶摻和其中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賀軍強的辦案能力,在祝鴻寶眼裡根本不夠看,想要在他麵前搞鬼,根本不可能。

從這個角度來說,他絕不能讓對方參與其中。

莊畢凡明白賀軍強的意思,沉聲說:“政委,賀隊長說的很有道理。”

“祝隊長的辦案能力雖強,但他對這起案件一無所知,摻和其中的話,未必會發揮作用。”

曹廣成嘴角露出幾分不屑的笑意,出聲道:“賀隊長,你一直負責這案子,我想請問,你對其有多少瞭解?”

“黃一鳴遭受非法拘禁,是不是胡長海指使的?”

“如果不是,保安隊為何要針對黃一鳴?”

“撇開這起案件不說,黃一鳴的父母又是怎麼死的?”

……

“以上這些問題,請你幫我解答一下。”

賀軍強聽到的曹廣成連珠炮式的問題,滿臉難色,不知該如何作答。

有些問題,他一無所知;有些問題,他雖心知肚明,但卻不能說。

“政委,您的這些問題,我暫時無法回答。”

賀軍強出聲道,“我們審訊胡長海,正是為了弄清這些問題。”

曹廣成抬眼看過去,心中暗道:“老子一口氣問了這麼多問題,你想矇混過關,門都冇有。”

想到這,他一臉陰沉的說:“賀隊長,這麼說,你對這起案件也不瞭解哦,還和犯罪嫌疑人之間有矛盾。”

“既然如此,我覺得,還是迴避,比較好。”

“局長,你覺得呢?”

莊畢凡臉上露出幾分鬱悶之色,曹廣成看似在征詢他的意見,其實卻不然。

對方的意見很明確,他如果不同意祝鴻寶參與此案,那賀軍強也不要參與了。

莊畢凡心中很惱火,眉頭皺成了川字。

在這之前,他一直在恒陽縣局一家獨大,曹廣成根本冇有和他叫板的資格。

然而,短短數日,姓曹的隱隱有和他平起平坐之意,這讓其很不爽。

莊畢凡陰沉著臉,出聲道:“既然如此,那就讓祝鴻寶也參與其中!”

“兩人一起發力,爭取儘快將這起案件搞定。”

“行,我聽局長的。”

曹廣成一臉淡定的說。

“你怎麼說?”

莊畢凡抬眼看向賀隊長,沉聲問。

賀軍強臉上露出幾分鬱悶之色,點頭答應下來。

他一百二十個不想祝鴻寶參與其中,但曹廣成的態度很堅決,隻能點頭同意。

“局長,如果冇有彆的事,我先過去了。”

曹廣成出聲說,“我覺得和胡長海聊聊,還挺不錯的。”

莊畢凡不明白曹廣成話裡的意思,但還是輕點兩下頭,讓他先過去。

曹廣成也不含糊,站起身來,立即走人。

賀軍強關上門,走到莊畢凡麵前,急聲問:“局長,現在怎……怎麼辦?”

“祝鴻寶審案子有一手,我怕不是他的對手呀!”

“您剛纔就不該答應姓曹的,免得以後被動。”

莊畢凡聽到這話,臉色當即就陰沉下來,怒聲道:“你還好意思怪我?”

“要不是你被他抓住把柄,我怎麼會答應他?”

“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賀軍強捱了訓斥,鬱悶不已,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事已至此,說其他的,也冇用了。”

莊畢凡沉聲道,“你一定要打起精神來,千萬彆讓祝鴻寶搶得先機,明白我的意思嗎?”

“請局長放心,保證完成任務。”

賀軍強信誓旦旦的說。

莊畢凡輕點一下頭,沉聲道:“你緊盯著胡長海,我先回局裡了。”

“如果有什麼情況,及時向我彙報,千萬彆亂來。”

賀軍強連聲答應,將局長送出門去。

政委曹廣成出門後,並未立即去審訊室,而是給副市長兼公安局長淩誌遠打了通電話,將這一情況向他作了彙報。

淩誌遠在電話裡表示,祝鴻寶的工作,他安排人去做。

曹廣成想方設法與之配合好,儘快弄清這事的真相。

聽到淩市長的話,曹廣成連聲答應下來。

當天中午,市刑警支隊長吳翔華請恒陽刑警大隊副大隊長祝鴻寶吃飯。

兩人是同學,彼此間關係不錯,推杯換盞,邊喝邊聊,很投機。

“吳哥,你那還缺人嗎?”

祝鴻寶半真半假的說,“要不,我去你那混吧?”

吳翔華在這之前,曾不止一次邀請祝鴻寶去刑偵支隊。

他妻兒父母都在恒陽,不願折騰,這才一直留在恒陽縣局。

“老弟,你這話是真的,還是假的?”

吳翔華一臉正色的問。

祝鴻寶並未直接回答,一臉鬱悶的說:“在這,太他媽鬱悶了!”

“姓賀的什麼都不懂,還喜歡指手畫腳、胡亂指揮,你不知道在他手底下,有多憋屈。”

外行領導內行,確實讓人難以接受。

吳翔華見狀,一臉正色的說:“老弟,現在有個機會,你如果將這事辦好了,極有可能取賀軍強而代之。”

祝鴻寶聽後,先是一愣,隨即一臉苦笑道:“老哥,你彆就彆拿我開心了。”

“姓賀的是莊局長的鐵桿,我要想取而代之,除非等下輩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