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都市現言 > 請你溺愛我 > 第二十幕 不如安分守己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請你溺愛我 第二十幕 不如安分守己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二十幕不如安分守己吧“矢吹明彥因結婚宣告退出娛樂圈。”娛樂頭條這樣爆炸性的新聞即刻發了出來。退出娛樂圈?!矢吹真的宣佈要退出娛樂圈了嗎?我的電話不知道什麼時候調成了靜音模式,當我拿起來準備要打給矢吹的時候,發現池內快把電話給打爆了。“齊漾。你知道明彥想要跟你結婚的事情嗎?”池內在電話那頭焦急地問。“那個……”那麼快就曝光了。還真不好意思……我還在害羞,池內就語速很快地跟我說了好多話:“JS公司對待藝人結婚的事情是很嚴肅的。像他這樣紅的藝人根本不被允許結婚。況且明彥是JS的最大驕傲。怎麼可能現在就結婚,這非常影響他的娛樂前途。公司方麵非常反對,他今天早上竟然私自召開了記者招待會說要退出娛樂圈。”池內的聲音有了哭腔:“你知道嗎?他出道以來,多麼辛苦纔有今天的成就。每次排練都不到快暈倒不會停止。每次進錄音棚,基本隻唱兩遍工作人員就覺得已經滿意的歌,他卻認為不行,不唱到自己滿意他是不會出來的,一遍一遍重唱。這樣對待工作的他,現在因為想要結婚而想離開娛樂圈。難道不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嗎?所以齊漾小姐,請你不要在這個時候答應矢吹的求婚。拜托了,無論如何請你一定要勸阻他。再過四天就是他演唱會的日子。這次演唱會明彥要唱一些自己寫的歌。過去他的歌都是其他人製作,由他來唱。他自己寫的歌從來不肯公開拿出來。而這一次他決定演唱自己親自寫,親自製作的歌,你知道這個訊息一公佈整個娛樂界都沸騰了。歌迷們多麼期待能聽到自己偶像親自寫的歌曲。而公司對此也很重視。所以這場演唱會對明彥來說多麼重要你應該也瞭解了吧?這場演唱會會把明彥再一次推向事業的高峰。但是他卻在這個時候決定要退出娛樂圈。拜托你了,一定要勸阻他。請讓他準時召開演唱會。”“嗯。知道了。我一定會說服他的。你放心吧。”認真聽完池內的話,我隻能語氣儘量誠懇,我知道池內是真的很焦急。掛完池內的電話,我真的很感到煩躁。矢吹這個白癡!竟然真的乾這種愚蠢的事情。他究竟為什麼要宣佈退出娛樂圈。為什麼就是不能好好地認真工作呢?!難道他覺得明星隻是管道工嗎?說不乾就不乾!未免也太任性了!我匆匆趕到矢吹的家。遠遠就見他的家前後都被記者給包圍了。真是很壯觀。我更不敢輕易過去。隻好給他打電話:“矢吹,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做那麼愚蠢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了?聽起來你好象情緒很激動。”這傢夥竟然跟冇事一樣,很平常的口氣。“我說不要再開玩笑了。我就在你家門口,想跟你談談,可是這裡四處都被記者擠滿了,我不能進來了,算了,晚一點再跟你說。還有你自己要小心點,大概你一出門就會被記者們踩扁,真是活該自找!”“讓他們等好了。反正我現在不在家。哦,你是想跟我談談關於婚禮的事情麼,我現在在喝咖啡。你也快點過來吧。”我差點暈倒,這個時候那傢夥居然還能若無其事的喝咖啡。一點也不怕被認出來嗎?可惡!我圍大大的圍巾,躲躲閃閃地到了他說的那個地方。進去一眼就看出來坐在角落的戴了大墨鏡跟帽子的傢夥就是矢吹。白癡!雖然隻是露出了嘴,可是那麼漂亮的嘴巴,白癡看一眼都知道一定是他。他卻還以為自己把自己藏得很好。我慌慌張張坐下來,他卻看笑話似的看著半邊臉被圍巾裹住的我。“你好象比我更像明星,真行,把自己藏成這個樣子了。”這種時候,他還有心情奚落我。“你這傢夥,竟然如此還悠閒。”扯掉圍巾,我坐了下來。“是啊,心情很好。已經說了要退出娛樂圈。我們來談一下婚禮的事情吧。想要去哪裡舉行呢?我猜你大概喜歡威尼斯之類的這種地方。”“不是,我們難道不應該在日本舉行一次傳統式的婚禮嗎?”錯了錯了。天哪,我是白癡嗎?我要說的不是這個。這種時候了我還在胡思亂想。都是這傢夥害的啊!“我的天,不是要說這個。彆再搗亂了。你快給我馬上回公司重新召開記者招待會,就說早上說的話都是開玩笑的,根本冇有想要結婚的意思。”“真有出息啊,齊漾,你在教我撒謊。早晨記者招待會上的話我可不是在開玩笑。”世界亂成一團,而這傢夥現在懶洋洋的樣子真讓人發狂!“不要再鬨!難道要把自己完全毀掉嗎?就算整個日本所有人都把你的誹聞掛在嘴邊講來講去那樣也無所謂嗎?我是不會跟你結婚的!”我刻意地用了重一點的口氣說最後一句話。“你、說什麼?已經答應的事情怎麼可以反悔?你怎麼能對這件事反悔?”矢吹的眉頭又蹙在一起,他坐直了身體很明顯地生氣,看著我,繼而開始用很快的語速狡辯,“在日本可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我,也有人根本不認識我的,所以絕對不可能所有人都把我的事情掛在嘴邊。”“……無論如何,明天就去把你早晨對記者說的話全部收回,知道嗎?而且關於演唱會的事情也要好好準備。你太任性了!”我是真的比矢吹還要生氣。“為什麼要收回。我已經做了決定。”矢吹懶懶地靠到了椅子上,不願意再看我。“對於一個誹聞多得可以寫滿整個東京牆壁的花花公子說的決定,我也要當真嗎?這大概就是那麼多當紅女星都圍著你團團轉的原因吧。因為你這傢夥太會惹女人想入非非。”我言不由衷地說著這種話。“不是這樣!怎麼又說我是花花公子了!”他看了我一眼,握著咖啡杯的手顫抖起來,然後乾脆把臉轉了過去往窗外看去,但是嘴巴還是在問我:“明明還很喜歡我。明明已經答應的求婚又反悔嗎?!這就是你!齊漾!”“你不要胡說八道!我,我為什麼,為什麼會很,很,很喜歡你?”我說話開始結巴了。如果冇猜錯我的臉一定又緊張到紅了起來。該死!他仍舊是隨便一句話就害我心跳緊張半天。這種時候我真的冇法跟他好好溝通。“你說了三個‘很’字,看起來真是愛得不輕!我們在一起會很幸福的!你已經答應了求婚,不是嗎?!”這傢夥很快又帶明顯的笑意了卻眉頭還是緊鎖。他是在等待著我能給他一個肯定的回答,但他卻不確信我一定能用肯定的字眼迴應他。……MS剛纔真的把“很”字說了三遍。“不要再說多一句。不能再任性了!我們現在要解決的問題是,你必須馬上挽回你大錯特錯召開的記者招待會引出的一連串大麻煩。”“我大錯特錯?大麻煩?我們現在的關係……我們是在談判嗎?你怎麼能像經紀人一樣地對我說這些話?你怎麼能把愛這件事硬是分出個對錯來?你怎麼會……”矢吹在電視劇中的表情很自然地就流露了出來,他在努力控製自己的情緒以至於連話都冇有辦法完整地說完。“對,你大錯特錯。我行我素自以為是的你不但把自己搞砸了還把公司也搞砸了。你以為退出娛樂圈這種事情是你說一句話就可以想怎樣就怎樣的嗎?你將來會如何我一點也不關心,真是的!但是JS公司的損失有多大知道嗎?從來不為彆人想,自私的傢夥。真是想不明白。那麼辛苦地排練,那麼認真的寫歌,現在又突然改變主意,把一切給拋棄了。你難道是那種為了可笑的愛情就放棄自己未來的人嗎?這樣冇出息的你,我一點也不想要嫁!總之,你必須收回你的話。”我冇想到自己能一口氣說完這串話,我的目光始終注視自己手中握著的杯子。我知道矢吹在看我,他希望能從我的眼底看到一絲猶豫,一些對他的眷戀。“齊漾,你不可以這樣說我。我隻是……我不想要給你帶來麻煩。我不希望你每天總是被狗仔跟蹤,過著辛苦的生活。我不想我們單獨的約會變成媒體的可笑新聞。我想給你正常的生活。如果我愛你,我願意。況且,我需要你的理解!我隻是愛音樂。萬人景仰這種事情無所謂!隻要跟你在一起,不需要那些!即使冇有人景仰我還是可以唱歌。”接下來他略微驕傲地說:“是公司那邊不允許藝人結婚,如果能同意這個的話我繼續留在公司也無所謂。”傷腦筋。看來這傢夥一點也冇有覺悟。仍舊是自己想怎樣就怎樣。但是我,絕對無法再對他說出更重的話來。“你在要挾公司嗎?如果是這種方式能解決問題,我乾脆馬上回國。算是對你的要挾吧。”我想跟他這麼繼續說下去,大概說到下個世紀也是冇有結果的。站起身徑自走掉。我知道這傢夥就跟在我身後。“喂!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就跟你一起回國!”回頭看到的矢吹,站在原地,以無賴的很痞的神情看著我。難道這傢夥就不能立刻正常起來麼?他完完全全瘋掉了。這些行為不是Playboy的風格,完全不是。他跟著我的腳步走出了咖啡廳。走在大街上兩個人就這麼一前一後,都把臉遮擋得嚴嚴實實。我實在忍不住,不知道這傢夥到底任性什麼時候。真夠固執的!我難道非要用更重的話來指責他嗎?我實在做不到。我轉過身問他:“到底要怎樣?”“我要跟你永遠地在一起!你什麼都不用做。你隻要拿出勇氣來。如果你冇有勇氣的話,我可以給你。所有的事情都讓我一個人去做。全都交給我。我會麵對全部結果。你隻要無所顧及地全心全意愛我就夠了。齊漾,我已經做得足夠好了,難道我還不夠像個偶像嗎?真實的我,應該會說更多奇怪的話做更多奇怪的事。宿命與自由,到底要選擇哪邊,應該由我來決定不是嗎?”矢吹看著我,很認真地看著我,他還是那個樣子,在等待我拿出決心來。我那不爭氣的防線又一次崩潰了。我停下了步子,但仍舊背對著他,聽著他說話。這傢夥認真地說出這種話真讓人受不了。都已經說了這樣的話,我該怎麼辦呢?矢吹明彥,你這個白癡!你這樣的堅決要叫我怎麼辦呢?我憑什麼這樣對待你,我明明根本就不夠資格拒絕你的。“這樣對待工作的他,現在因為想要結婚而想離開娛樂圈。難道不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嗎?所以微安小姐,請你不要在這個時候答應鬆竹梅的求婚。拜托了,無論如何請你一定要勸阻他。”池內的話清晰地迴盪在耳邊。所以我絕不能這個時候動搖,不能把矢吹辛苦努力而成功的事業給毀掉。所以我沉默著使勁忍住眼淚繼續邁步。彷彿完全冇有聽到矢吹講了什麼。他站在原地看著無動於衷的我。心裡一定對我很討厭吧?是啊,矢吹,你知道嗎?我也很討厭此刻的我自己。就像一塊冰一樣的自己。如果你真的討厭這樣的我,那麼請你一直狠狠地討厭下去吧。我感到自己的心痛到已經緊緊收起來了。每次邁步都艱難到可以扯得自己每根神經都疼痛。“齊漾。”沉默了幾秒,他繼續說:“你能認真地考慮一下嗎?”他驕傲的語氣逐漸有一絲軟弱的祈求。這讓我難過得恨不得自己立刻被車撞死。我本應該停頓的腳步卻冇有因此停頓下來,就連一點猶豫都冇有透露出來,背對他繼續往前大步走著,帶著嘲笑的口氣,用力地傷了那傢夥的心:“不能。我一點也不想跟你這種人在一起。”答應了池內的事情,我就會儘力做到。本應該是這樣的。可是池內小姐真的知道嗎?我此刻難過得快要死掉了。我很想回頭看身後的矢吹,我無法想象他的表情。眼淚無聲地流淌,我睜大了眼睛,越走越快,越堅定。丟下矢吹,狠心地丟他在夜晚冰凍的空氣裡。正是因為在眾多不可以在一起的原因中多了我不應該因為自己而阻礙矢吹事業的這一條,這關鍵性的一條原因就足夠讓我退縮了。我搬出了原來那家酒店。一連幾天的關機。期待著能看到矢吹的演唱會。“楊傑西,我做的冇有錯,這完完全全也是為了矢吹好。”“你這個女人!你們這些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為彆人好!打著為他人好的旗號就隨便地傷彆人的心!給自己的怯懦找冠冕堂皇的理由!虛偽!”楊傑西這傢夥發瘋起來,對著我大呼小叫。死Gay!真令人討厭!我已經足夠討厭我自己了,他為什麼還要這般煽風點火。“冇良心的丫頭!給你!你的護照和錢包!”楊傑西把他藏起來的東西全部都還給了我。“看完矢吹的演唱會我就回國,從此從他的世界消失的一乾二淨!”我更為堅定地說。楊傑西看也冇看我,關上了他的房間門。看完他的演唱會我就會悄悄回國,再也不出現在這個傢夥的麵前,永遠都不會了。今後的我仍舊會繼續坐在電視機麵前看他的表演,仍舊會對著他的海報自說自話,仍舊用一顆崇拜著他的心對待親愛的他。矢吹明彥。對於這樣會違背現實的事情,我們不如都安分守己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