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青雨聖尊 > 第49章 死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青雨聖尊 第49章 死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轟隆隆~”

岩壁從中間搖晃著打開,有刺目的光從中激射而出。

柳青雨一隻手橫在眼前,黑暗中的光芒,顯得如此耀眼,光線雖強,但他的眼睛不帶眨的,如望穿秋水般,移不開視線。

這是一座山!

讓柳青雨瞠目結舌的是,這一整座山都是靈晶堆積而成的!

發了!發了!

發家致富,就是現在!

柳青雨眉眼和嘴角幾乎連上,他大步流星地走過去,進了靈晶礦藏中,他發現這座山隻不過是個前菜,旁邊還有著幾座水靈晶礦藏。

他估摸著這幾座靈晶礦山,至少有五百萬的靈晶。

心中的激動已經難以形容了!

這些靈晶足足是柳家每年收益的一千倍!還不算任何虧損!

柳家在柳州城裡,有著各類作坊做著各種生意,不乏靈植、兵刃、功法等,還有靈草靈果園、靈食地這些營生。

如此,柳家每年的總收成,不過五千尋常靈晶。

這裡的五百萬靈晶中,至少還有二百多萬是水靈晶!

柳青雨的腦子熱的厲害,感覺像是有些哆嗦,但實際上,他冇有哆嗦。

怎麼辦纔好?

柳青雨敲擊著藍晶戒,低頭看著腳尖,目光渙散,想著下一步自己該怎麼做。

“罷了,秘境就快結束了!”柳青雨掌心靈力彙聚,將強有力的靈力打在藍晶戒上,藍晶戒便是吐出道道藍色光芒,開始不停地收取靈晶。

與往常的一次性收取不同,這次的靈晶數目過於龐大,需要藍晶戒分出許多藍芒來收取。

想著之前那幾百枚捨不得用的靈晶,柳青雨的麵色潮紅,得虧這裡冇有其他人,不然,他得自己挖坑,再把自己給埋了。

一個時辰!

剛好不多不少!

饒是以柳青雨的耐心,也是抹了頭頂的汗,長舒了一口氣。

藍晶戒中,五百萬枚之多的靈晶被分開擺放,以水靈晶與普通靈晶為彆。

“這次滿載而歸了啊!”望著空蕩蕩的礦藏洞,柳青雨拍了拍胸脯,滿意地歎道。

不過,有個疑問浮上心頭。

“自然產出的靈晶礦,為何會產自這玄雪山的峰頂以下的坑洞裡?”

對於靈晶礦藏的產出緣由,他一概不知。

“呆瓜~”

“下麵有處玄水氣脈。”

肩頭,打著呼嚕的小紅鳥,忽的傳音。

“玄水氣脈?!”柳青雨驚呼。

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對於玄水氣脈這樣新穎的神奇之物,他打心底的想要瞭解。

“這是一種祥瑞之氣,妙用無窮。”

小紅鳥懶洋洋的清脆聲音顯得很有力。

“有何妙用?還有彆的嗎?”柳青雨追問道,他對著小紅鳥央求,可不管接下來怎麼好言誇讚,小紅鳥都不理睬了。

“你等著,遲早烤了你!”小紅鳥的表現,讓柳青雨很不爽,所以他有必要狠狠地吹噓一番。

不過,身上一下子多了海量靈晶,使柳青雨的身體如鴻毛般輕飄飄的,他一邊笑,一邊輕快的離開了。

心情大悅,他拍了拍手,高舉劍鞘,笑吟吟地宣佈:“我柳青雨從今天起,不再是個窮鄉僻壤的窮小子啦!哈哈哈……”

小紅鳥忽的用爪子抓了一把柳青雨的肩頭,因為用了些力道,使得青紋錦都發生了形變。

肩頭巨力透過青紋錦,柳青雨一陣齜牙咧嘴,心頭一道清脆的聲音四散開,他忽的點了點頭,平述道:“我知道了。”

小紅鳥告訴他,離秘境關閉僅剩不到五個時辰了。

趕緊!

一股緊迫之感迫使著柳青雨的身形消失在原地,眼下,他隻能趕回,頭也不能回。

在坑洞底下,他通過攀登凸起的落腳基岩,手腳靈力彙聚並用,得以順利抵達出口,也是來時的入口。

他冇有遲疑,沿著原路返回。

三個時辰後,柳青雨從最後一塊岩基上躍下,來到墨老的身前。

“墨老…”柳青雨低著頭,拳掌交合,腳步輕移,抬手恭敬行禮。

“你來了…”墨老微微點頭,微笑道,隨即起身,抬手指著一處方向。

順著這個方向看去,柳青雨看見一個滿身傷痕的,身穿獸皮衣服的大漢,氣息奄奄,有些骨骼顯然斷裂了,即便這樣,他硬是一聲不吭。

如鋼鐵般的意誌!

“你可好?這是一棵黃階中品回元草,葉片外敷,根莖內服,可修複斷裂的經脈和筋骨,你且拿去…”被眼前這人的鋼鐵意誌所打動,柳青雨走近,取出一棵靈草,輕咳一聲。

“無…無需!”周大壯低著頭,倚靠在巨劍邊,略顯遲疑。

“我柳青雨行事一向光明磊落,不會乘人之危,更何況眼前之人是一位有著鋼鐵般意誌的男人!”柳青雨麵帶嚴肅,說話一點兒也不拖泥帶水。

“還有一瓶回元丹,品階雖不高,但效果是有一些的。”表情依舊嚴肅,柳青雨認真地說道。

周大壯有些動容,意誌再頑強的他,在時間的摧殘下,也是難以忍受,接過回元草和回元丹,開口道:“我會還你這個人情的!”

周大壯望著眼前這個矮小的少年,不知怎的,少年的身形一下子變得高大起來,他忽的覺得,這個少年很不一般!

至少,少年的真誠,打動了他!

接過回元草、回元丹,周大壯立即內外兼服,閉目養神,點亮靈脈,運轉靈力。

想要恢複傷勢,必須先修複經脈,再接續斷裂的骨骼,這個道理周大壯毫不陌生。

不到兩個時辰了。

柳青雨在心裡盤算,回到墨鐘身旁,腦海中想起來那個自己自始至終都無比厭惡的人,漠然開口問道:“墨老,那個人呢?”

墨老聞言,搖了搖頭,盯著柳青雨的眼眸,嘴唇微啟:“死了!”

“怎麼死的!”

“被球熊壓碎了!”

“人在哪裡?”

墨老指了指遠處,神情古怪,張了張嘴欲開口,但見到柳青雨飛奔過去,也是冇能說出話來。

球熊坐在一旁,忽的一趴,它有些害怕。

一處碎石前,血跡斑駁,破碎的衣縷四零八落的撒在一旁,戰鬥痕跡凸現出一股荒涼蕭瑟之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