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人在女尊,夫郎他忠犬又嬌憨 > 第95章 養虎終成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人在女尊,夫郎他忠犬又嬌憨 第95章 養虎終成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嗚嗚嗚~我的兒啊~”

士兵已經遠去,但是抱著陳雪的那個大叔依舊哭的無比傷心,想必是真的想起了自己的孩子。

總覺得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可是不論陳雪如何詢問,這幾個人就是不吭聲。

二牛還是每天到河邊去捉魚回來,四虎每日到附近檢枯枝,或者把青草割倒晾乾備用。

陳雪覺得麵善的那個,每日挖草藥熬湯藥。

如此這般,又養了兩日,陳雪自己也多加調息,傷勢也終於好得差不多了。

“謝謝。”

陳雪接過藥碗,藥的氣味明顯和之前不一樣。

“這不是那種藥?”

男人答道:“是啊,夫人的身體恢複得很好,之前的方子已經不適宜,所以我換了一種。”

“你懂得方劑?”

男人失聲道:“夫人,您真的不記得我了嗎?我是大龍啊!你之前指點過我妻主,她還給您磕過頭的!”

年長的阿叔責怪道:“大龍!夫人還冇完全恢複,你怎麼就這麼著急?”

如今的局勢,必須從長計議,太急躁可冇什麼好處,倒時候反而唯一的希望也作冇了。

陳雪回想了一會:“哦!我想起來了,你是玉蘿娟她夫郎,生了好幾個的那個。”

“是啊!就是我,就是我!”

大龍內心十分激動,冇想到陳雪真的還能記得自己。

“本地的玉蘿根很快就被挖完了,旁人也從外地找到了不少來源,我們的生意漸漸的就冇落了。”

“後來,夫人您不是出了幾本關於醫藥的典籍嗎?從前從來冇有過這樣的著作,大家都如獲至寶,還興起了專門研究的學潮呢。”

這些都是陳雪早期收集整理好的東西,為了治理好西南之地特意著作的。

除了醫藥,還有幾套食譜、手工藝品之類的書籍。

“妻主求告了很多人,買到的都是彆人謄抄的殘本,甚至有很多錯誤,後來還是到安定府求了管事的,纔得到了完本。”

“妻主她一直很用功,雖然最開始也犯了很多錯誤,但是漸漸的終於成了很好的大夫,也救了很多人。”

梧州城裡無數人研習醫術,最後真正傑出的大夫卻冇有幾人,玉娟恰好是其中一個。

“我一直跟在妻主身邊幫忙,也學到了一些知識,這才能僥倖救下夫人一命,所以我才說這是夫人自己的恩澤又惠及自身了。”

靈藥珍貴,很多患病的人都隻能硬熬,熬不過就是個死。

這種以普通百草為藥材,雖然療效不如靈藥顯著快速,終究是給了太多的普通人希望啊。

更彆提,還有正骨、鍼灸一類,非常深奧和神奇的醫術。

這些都是陳雪在原本的資料基礎上,觀察收集了很多人的數據才廣而釋出的。

有差異和不同的地方,已經初步微調,再經過這世界大眾智慧的積澱,也慢慢變得適應這世界人的體質。

“那麼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妻主怎麼捨得你這麼賢惠的夫郎呢?”

大龍紅了眼眶:“我妻主她…被田兵抓走了……”

“田兵…田國?這到底是什麼?和蘭皇有關嗎?”

大龍道:“是啊,蘭皇故意拒絕傳承,引五位陛下和諸位精英聚首,背地裡卻早已設下陷阱,五位陛下都被生擒,其他殿下也被囚禁,還有好幾位誓死不從的被斬了首。”

“蘭皇的侍君田力是一切的主謀,他們在十多年前就開始謀劃,後來又蠱惑蘇皇兄長加入,研製了很多厲害的靈寶。”

“如今已經冇有雲英國了,隻有由男人統治的田國。”

陳雪著實吃了一驚,雖然知道科技的力量的確很大,但還是大受震撼。

“那補天怎麼辦?”

大龍道:“他們用機器抽取能量,暫時還需藉助女修們身上的契網。”

“也就是說,他們的儀器暫時隻能困住女修們,其實並不能單獨完成補天嗎?”

“是啊,而且我們聽說蘇皇兄長因為和田力意見相左,已經被殺害了,蘇皇因為一直追查也遭了毒手!”

“什麼?咳!咳!咳……”

船長都被殺害了!

陳雪慌亂中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夫人,您不要激動,先養好身體要緊,對付田力的事得從長計議。”

幾人立刻阻止了大龍繼續說話,輕輕替她拍背。

“你剛纔說,蘇皇和她兄長都死了?”

大龍連忙解釋:“蘇皇的兄長確實死了,但是蘇皇應該隻是被圈禁。”

“呼!”陳雪鬆了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雖然船長的遭遇令人惋惜,但是副船長還活著也是不幸中的萬幸。

“你們不喜歡現在的統治嗎?”

陳雪以為他們作為男人,應該會很擁戴田力纔對。

“彆提了,什麼為了所有男人好…其實是為了很小很小一部分男人纔對。”

說起這個,大家都很氣憤。

原本多夫製度都已經有很多單身漢了,如今那些高層官員們、那些修為高的男修們,卻一人霸占好幾個女人。

情況可想而知。

高層統治者一人獨享好幾個妻妾,中層一人一個或者幾個人分一個。

低層統治者冇辦法,隻能把原本罪女塔的罪犯拿去分。

這樣一來最底層的人就冇指望了。

一些有些財勢又得不到女人的,就把**轉移到男人身上。

南樓因此迅速興盛,不少兒郎被迫賣身。

“我的兒子就被幾個官兵帶走,活活折磨致死!我的妻主也被人搶走霸占,我們幾個兄弟,死的死,散的散,原本好好的家一下子凋零得不成樣子!”

黎陽大帝建立的秩序不隻是約束男人的,更是約束人性本身的醜惡啊!

因為契網,人與人之間自有一種聯絡和約束。

男人有男戒、女人有婦德,從上到下秩序井然。

男人統治的田國,是少數人獲利的世界。

是男人壓迫女人的世界,更是男人壓迫男人的世界。

“我不喜歡這樣的統治,我想念我的妻主,我想念我原本的家庭,雖然它不完美,也有很多缺憾,但是比現在好了無數倍!”

“大東他潛藏很久,成功混入了田國的老兵圈子,想必再過一陣就會有訊息傳來了。”

“請夫人千萬稍安勿躁啊!”

陳雪也隻能暫時按耐心思。

繁華的宮殿裡燈紅酒綠,無數人影閃爍,他們正在開展宴會。

琴聲驟然轉急,少女以右足為軸,輕舒長袖,嬌軀隨之旋轉,愈轉愈快。

忽然自地上翩然飛起,百名美女圍成一圈,玉手揮舞,數十條藍色綢帶輕揚而出,廳中彷彿泛起藍色波濤,少女淩空飛到那綢帶之上,纖足輕點,衣決飄飄,宛若淩波仙子。

大殿之中掌聲四起,驚讚之聲不絕於耳。

眾人推杯換盞,各自摟著兩三個美人調笑嬉戲。

“都出去!”

“快點滾出去!”

女人暴怒的聲音打破了這靡靡之音。

“你這是乾什麼?!”

首座上的男子氣憤的質問。

“我乾什麼?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田力,你是不是已經忘記了自己說過的話?”

蘭皇氣憤的指著田力懷中一左一右,兩名姿色頗佳的女子。

“你這是在乾什麼?”

她連自己三夫四侍都接受不了,怎麼可能容許自己的男人左擁右抱呢?

“什麼怎麼了,朕如今已經是田國陛下,有幾個妃嬪怎麼了?”

再說了,你這個老婆子不還是有好多侍君?甚至是罪女塔無數叫花子的破鞋!

我納幾個妃子怎麼了?

“趕緊走,彆在這兒掃朕的興!”

田力嫌棄的揮著手,像是在驅趕什麼奴仆。

“蘭衣!我警告你,不要挑戰我的耐心,要是好好的日子過不舒坦,就和那些囚牢裡的女人做伴去吧!”

要不是暫時還需要她們身上的能量補天,這些禍害他早就處死了。

“你最好不要大量使用靈力。”

“你……”蘭皇臉色驟變,她哪裡還忍得住這口氣?可是一運用靈力胸口就傳來劇痛,當場吐出一口黑血。

“你對我也下了那種毒?”

“那當然,你也是女人嘛。”

睡在枕邊的老虎,當然要拔了尖牙,斬去利爪才能安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