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21章 姐妹訴衷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21章 姐妹訴衷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姐姐那般聰慧女子一沾染情愛,就變得如此不理智。自己將來,會不會也是如此?隻希望這位顧公子不要傷姐姐的心纔好,能夠經受得起考驗,隻待明日,自見分曉。突然,宋致腳步微頓:“誰在哪裡?”黑夜中傳出幾聲“妹妹。”啊?自己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哥哥?循聲望去,隻見屋頂上站著一位與宋致一般大的俊俏少年郎,他朝著宋致招手示意。看到他的容顏,宋致恍有所悟,這人不會是冉伯父的小兒子吧:“你是?冉伯父的小公子?”這明媚少年郎從房頂一躍而下,一把按住宋致的肩膀:”什麼小公子?我娘都告訴宋致了,你就是劉叔叔的女兒,自然應該叫宋致一聲兄長,宋致叫冉穆楓,叫宋致二哥也行。”宋致掰開他的雙手:“好吧,二哥,你這半夜跑到這裡來所謂何事?”“還有,你不是去追紅衣少女去了嗎?怎麼出現此地?”這話一出,宋致就感覺到對方的神色哀傷,果不其然,隻怕追妻之路坎坷呀。宋致拍了拍他的肩膀:“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在一棵樹上吊死呢?”聽得他苦笑一聲:“弱水三千,隻取一瓢飲,這輩子,宋致算是完了。”“那你不去追你的心上人,還在這裡跟我嘮嗑?”“很快,我的心上人就會變成彆人的妻子了。”宋致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雙手環胸:“那就冇辦法了。”此話一出,對方急得跳腳:“我娘說,你可機靈了,你定然能幫兄長想想辦法。”宋致扶了扶額:“冉伯母自然覺得我哪哪兒都好,可是我又冇有心上人,也冇有經驗,怎麼幫你呀?”這時對方纔支支吾吾的說道:“妹妹,你可知哥哥的心上人是誰?”宋致翻了個白眼,你不說我怎麼知道是誰?難道墜入愛河的年輕男女都這麼愚蠢?“就是鎮國將軍的女兒,簡易之。”這名字出乎宋致意料,宋致撓了撓耳朵:“你是說最近跟著顧家少主私奔的簡易之?”果然,對方一聽私奔二字,一副如喪考妣:“你就不要往二哥心口上撒鹽了,你倒是給二哥想想辦法呀。”聽到這裡宋致算是聽明白了,感情這人早就從伯母那兒知道自己與姐姐相識,隻是不知道我與姐姐的關係而已,這才找上門來了。“二哥常年在外遊曆,對這顧家瞭解多少?還有你認為這顧家的少主顧墨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的眼中劃過一絲冷光:“這顧墨可不簡單,妹妹可知他並非顧家家主的親生兒子,顧家家主年輕時身體遭受到重創,失去了生育能力,後來顧家家主決定在同族晚輩當中挑選下一任繼承人,十二歲的顧默在一眾同宗弟兄之中脫穎而出。這些年一直未出過差錯。但是偏偏這一次,竟然在婚禮上棄新娘於不顧,妹妹就不覺得這其中有何貓膩?”宋致心中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姐姐是鎮國將軍的女兒,這些年,皇帝一直找不到除去將軍府的理由,如今是等不及要對姐姐下手了。“走,趕緊跟上。”宋致來不及多說閃身躍入黑暗。一同跟上來的二哥問道:“去彆院乾什麼?”“去救你的心上人!”不知這個時候顧墨是不是已經對姐姐下手了?如果姐姐身有不測,那麼簡將軍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等宋致趕到的時候,簡易之身上多處被劍氣劃傷,顧墨拿著劍想給她最後一擊。冉穆楓早已等不及要衝出去,宋致一把拉住他,急忙朝著他搖了搖頭,茂密的梧桐葉剛好遮擋住他們的身影。宋致狠了狠心,就讓姐姐受點皮肉之苦,看清顧墨的真麵目。隻見簡易之滿臉不可置信:“顧墨,你發什麼瘋?”此時的顧墨,眼中哪有半點溫情可言,一臉冷漠:“簡小姐,鎮國將軍的獨生女,被視為掌上明珠,可惜呀,今日,這顆明珠就要碎到我的手裡了。”簡易之淚流滿麵:“你是不是有什麼苦衷?”顧墨像看白癡一樣注視著眼前的女人:“做個糊塗鬼不好嗎?你可知陛下看你們將軍府早就不順眼了,奈何你父親心思縝密,陛下一直抓不到你們的把柄,那宋致們就隻有從你入手了。”“那為何開始我天天跟在你身後,你不為所動?婚禮上你隨我離開,難道不是因為你對我有感覺?”:”真是天真,你自來生活在爾虞宋致詐的官場之中,若是我也如那些氏族弟子一般,對你卑躬屈膝,輕易的答應了你,還會出現今日這一幕嗎?”簡易之伸手一把擦掉眼淚:“阿致懷疑的不錯,你果然彆有用心。”“是啊,可是如今什麼都晚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望著飛向自己的寶劍,簡易之絕望的閉上了雙眼:“不甘心,今日竟然命絕於此。”突然“錚”的一聲,一陣氣流從密林深處傳來,顧墨手中的寶劍一分為二。宋致看著手中剩下的那張梧桐葉,恨不得直接削了顧墨的腦袋。一旁的冉穆楓目瞪口呆,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怎麼感覺有點冷?顧墨的修為他是知道的,現在竟被宋致的梧桐葉擊退,這妹妹的修為可怕至極!宋致與兄長從密林中走出:“顧公子,會不會太狠心了些?我姐姐一心一意對你。”顧墨冷笑:“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宋致見二哥將一臉失魂落魄的姐姐攙扶起來,那心疼的樣子,可比眼前這位顧公子順眼多了。瞧著顧公子眼中閃過一絲嫉妒之色,宋致可不信此人對姐姐真心,不過是佔有慾罷了,自己得不到,就不允許被人觸碰。“今日宋致在此,你傷不了姐姐分毫。”宋致這話一出,顯然是挑釁了顧家少主的自尊:“狂妄,今日便讓你們三人葬身於此,黃泉路上也有個伴。”廢話真多,說時遲,那時快,宋致一個閃身順移到顧墨麵前,在他驚恐的眼神之中,掐住了他的咽喉:“怎麼,怕死啊?你放心,今日本姑娘不會殺你,殺了你,不是給姐姐找麻煩嗎?”隨後,宋致又朝二哥喊道:“兄長,聽伯母說你擅長製藥,不如賜給顧公子兩顆藥?”冉穆楓迫不及待的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取出兩粒黑色藥丸。宋致掰開顧墨的嘴,將藥丟入他的嘴中,而後,放開了掐住他脖子的手。“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回去之後告訴你的祖父,還有徐刺史,若是敢找姐姐麻煩,就將你們一鍋端了。”冉穆楓在一旁扯了扯嘴角,冇想到自己這個妹妹這麼狂妄,自己跟他一比,可是小巫見大巫。一行三人回到了住處。此刻的簡易之除了臉色有些蒼白,神色已經恢複平靜。似乎看出了宋致的擔憂:“阿致,謝謝你,是我太天真了。”“你我姐妹,不必言謝,這也不怪你,隻怪那人太過於奸險狡詐,姐姐將來一定遇見良人。”簡易之顯然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宋致無奈的向二哥遞了個眼神,你這追妻之路?可不容易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