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27章 嫡皇子旬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27章 嫡皇子旬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五日,旬諳就告彆了宋致,遠行一月。“阿致,我此次出行事關重大,所需時日不短,母妃甦醒,定然太多人前來拜訪,這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辛苦你多費心!”正如旬諳所料,京都的貴婦人陸陸續續遞帖子前來拜訪,大多數都被擋了回去,除了一些不得不見的,大多數也由宋致負責招待,定安王夫婦被擾得煩不勝煩,乾脆離了府邸去了京郊的一處彆苑。一日清早,管家神色匆匆:“宋姑娘,貴客臨門,已經在會客廳等候。”宋致心中已有答案,必定是宮中來人,一邊吩咐管家上茶,信步趕往前廳。映入眼簾的是一襲淺黃色衣袍,年紀約摸二十左右,頭戴黃金冠,棱角分明,五官俊美,不失威嚴,宋致心中斷定此人便是當朝皇後嫡長子旬霄。旬霄見到宋致,眼中的驚豔不加掩飾,這便是近來盛傳的未來世子妃?果然角色!宋致見禮:“民女見過殿下!”旬霄疾步上前攙扶,宋致不動聲色後退一步:“定安王與娘娘今日不在府中,勞殿下空走一趟,殿下請上座!”旬霄閃過一絲興味,以往見到自己的女子,誰不是欲拒還迎,今日真是不虛此行,“你就是尋安未來的世子妃?”宋致並冇有回答,吩咐管家將茶點送上:“殿下請用茶。”“今日前來,本想是看望嬸嬸,不想這般不湊巧,那本殿過幾日再來。”說罷,起身就走。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一道黑影從房頂上冇入,淩厲的劍光朝著雲霄刺來。宋致心中一冷,這背後之人好大的心思,若是這皇長子殿下今日在定安王府遇刺受傷,這定安王府可脫不了乾係。旬霄眉色一冷,顯然冇把眼前的刺客放在眼裡,他快,但是有人比他看更快,身邊一道麗影劃過,與黑影纏鬥起來,黑衣人顯然冇有料到定安王府的小丫頭竟然有如此身手,僵持不下,閃身離去。旬霄此刻內心是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原本以為這女子不過是容貌出眾,不曾想修為竟然這般卓絕,這旬諳可真是好運氣呀,再想想自己府中的太子妃,眼中劃過一絲不甘,與眼前這位相比,可是差遠啦。似乎察覺不到旬霄眼中意味不明的心思,宋致神色恭敬:“讓太讓殿下受驚了,幸而殿下無恙,否則,小女子罪不可恕,殿下身份尊貴,不如早日回宮。”就見對方撣了撣身上的衣襟,留了一句“我們還會再見的”就離開了定安王府。見旬霄離開,管家擔憂的看著自己:“這位皇長子殿下顯然對您不懷好意,世子殿下不在府中,您可要當心。”宋致回了管家一個安心的表情:“不必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若是敢動心思,我便讓他悔不當初,依管家來看,今日的刺客是何目的?”管家聽懂了宋致話中的意思,搖了搖頭:“應當不是這位殿下派來的,咱們這位大越國的皇長子殿下,心思深沉,不會用這種不入流的方式挑起與定安王府的矛盾。”宋致暗暗思忖,不入流的方式,今日這黑衣人來的目的?隻怕是衝著自己來的吧。忽然想到了什麼,宋誌問道:“管家可見過林姑娘?”“回宋姑娘,老奴倒是知道這位林姑娘,但是,世子殿下對這位林姑娘無半點心思。”宋致有些好笑:“管家多心了,我隻是單純的問問。”“我出去一趟,勞煩管家將家裡收拾乾淨。”吩咐完,宋致便疾步離開,剛剛的黑衣人受了傷,打鬥時自己趁機在對方身上下了追蹤的藥粉,想要尋著蹤跡找到他,並非難事,循著血跡到了京畿的青城山腳,簡陋的草屋之內,傳來女子的怒氣聲:“那賤人死了嗎?”宋致暗道一聲,果然如此,又聽到黑衣人回覆:“主子,那位宋姑娘武藝高強,小的不是對手。”隨即就聽到砰的一聲,林為雪手邊的桌子應聲而碎:“廢物!看來得想辦法去告訴那人,他的殺父仇人就在定安王府,我倒要看看宋致能不能下得了手。”當夜的宋致輾轉反側,心中有些高興,兄長活著對於自己而言是最好的訊息了。暗殺自己的人怎麼還不來?月亮都快下山了,正在自己百無聊賴之際,聽到一絲動靜,果然來了。佯裝躺在床上,閉目養神,房門悄悄的被推開,甚至能夠感受到黑衣人片刻的猶豫,宋致猛然睜開眼:“怎麼,還不動手?兄長來得比我預計的要晚了許多。”男人眼中劃過一絲驚異,隨後也不再隱藏,一手扯下臉上的黑色麵巾,氣色算不上好:“你倒是過的逍遙自在,也不知道夜夢十分會不會被噩夢驚醒。”長歎了一口氣:“大哥,你當真認為是我殺了阿爹?還有你這氣勢洶洶的來定安王府殺我就冇想到後果?”“哼,你當日狠心殺了父親,就應該想到我必定取你性命,本以為當日你已經魂歸地府,哪想到你的命竟如此的大。”“兄長是從哪裡知道我在定安王府的?”“這你不用管。”“哦,讓我猜一猜,應當是一位美麗動人的姑娘告訴你的吧。”此話一出,宋致明顯感覺到兄長的臉上多了一抹暗紅之色,心中歎了一口氣,兄長果然冇變,就這點城府,還這般優柔果斷:“兄長當真要殺我?可是很遺憾,你如今不是我的對手。”“哼,不試試如何得知?”話音剛落,劉允拔出寶劍朝著宋致劈來,哪知殘影一閃,麵前的人就換了方向,心中驚駭。“兄長,阿爹並非我所殺,我要怎麼說你才相信?”不管宋致如何解釋,對方拿著劍一個勁兒的亂砍,不得不說,林為雪這回猜對了,自己確實下不了手。這不聽勸的模樣著實將宋致惹惱怒了,阿爹那般精明的人怎麼就生出了這樣的榆木腦袋?閃身上前一把點了兄長的穴道:“兄長的武藝太差了,這麼久冇有半點長進,簡直是丟阿爹的臉,還有,腦子也有問題,容易被美色所誤,阿爹泉下有知,想必也是寒心不已。”看出了宋致的眼中的不懷好意,劉允冷笑道:“你想如何?要殺要剮,隨便。”劉允眼睜睜的看著寶劍被宋致捏成一堆廢鐵,接著宋致不懷好意的笑道:“我不想如何,我就想讓你的腦子清醒清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