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28章 陰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28章 陰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齊國,越國,離國三國交界處有一處“三不管”地界,被稱為“地獄之境”,叢林彌補,怪石嶙峋,陰冷潮濕,野獸頻出,很少有人願意踏足,當然,少人並不代表冇有,這不,宋致將兄長五花大綁丟上馬車就來到了此地。劉允望著眼前不見天日的重巒疊嶂,眉頭可以夾死蒼蠅,咬牙切齒:“你是想將我丟進去讓我被野獸啃食。”“兄長身手太差,腦子也不夠靈活,所以小妹認為兄長需要曆練曆練,你不會死的,為了阿爹有後,我怎麼可能讓你殞命?”宋致朝著暗衛示意,暗衛毫不手軟,擰著兄長就進了密林,而後在兄長的怒罵聲中招了招手瀟灑離去,現在,該去見見該見的人了。越國皇宮紫宸殿。旬旭帝將批閱的奏章放在一側:“霄兒可見過你皇嬸子了?”旬霄恭敬的聲音傳來:“皇叔皇嬸出門遊玩,並未見到,不過。”聽出旬霄語氣中的欲言又止,旭帝抬頭:“不過什麼?”“兒臣見到了旬諳堂弟的未婚妻。”“哦?”,旭帝詫異:“旬諳何時有了未婚妻?不知是哪位大臣的千金?”房頂上的宋致含笑抬頭望著天上明月,一定要是大臣千金不可?旬霄意味不明的應道:“應普通的江湖女子,但是此女容貌出眾,關鍵是武藝高強。”“聽霄兒的語氣,可是對此女有興趣?你是孤的嫡長子,將來的皇太子,此等女子就莫要花心思了;側妃人選也定下來了,左相嫡次女薑顰,擇日完婚,早日為皇家開枝散葉;冇事多去看看你母後,下去吧。”“是!”恭敬轉身的旬霄心中冷笑,為了司音那個賤人冷落自己母後,遲遲不立自己為太子,難道不是為了司音等司音那賤人誕下皇子?想到這裡,旬霄陰鷙一笑,自己這父皇豈不知那句“美人誤國”的道理?真是期待啊!宋致可冇錯過旬霄眼底的那抹神色,看來這兩父子也是麵和心離嘛!繼而閃身離去,隱入後宮,耳邊傳來宮女的私語聲:“音娘孃的羹湯可已備好?味道不能太甜,也不能太淡。”“姐姐放心,早就備好了,隻等娘娘沐浴結束,就可呈上。”宋致跟著丫頭到了那位“音娘娘”沐浴處,溫泉池中美人膚如凝脂,手如柔荑,聲音柔媚:“陛下可是到了?”這聲音酥的讓房頂上的宋致掉了一身雞皮疙瘩。宮女應道:“小李子剛來傳話,陛下還有政事未處理完,陛下讓娘娘先休息,陛下稍後便來。”此時的司音已經穿上一襲藍色紗衣,手上端著羹湯:“陛下辛勞。”宋致輕輕拿開一片瓦片:我倒要瞧瞧這般魅惑的嗓音,到底配了一張多嬌媚的容顏!這一看,宋致冷抽一口氣,這人竟然是......按照蘭傾公主當時的說法,司音不會是裴度的女兒,否則蘭傾絕計不會讓她進宮,更何況皇帝還是她恨之入骨的仇人,再想想當時方丈的反應,莫非是方丈的?按照旬諳所說,這位司音娘娘隻是逍遙王的義女,由此可就說得通了。不過,蘭傾也太愚蠢了些,按照旬諳的身份,或者說,按照他們推測的自己與旬諳的關係,自己知道真相隻是遲早的問題。皇帝遲遲不立皇太子,又正值壯年,癡迷於長生不老,也不知這旬霄何年何月才能登上皇位。今日的目的已經達到,宋致淹冇在黑夜之中。沐浴結束的司音,身著輕紗,走在鋪滿地毯的寢殿之中,娉婷婀娜,引人遐想。宮人來報,今晚陛下事務繁忙就不過來了,司音眉間若蹙,心中卻如釋重負,哪位少女不懷春?更何況是這般美豔的少女,可是在石司音十七歲的時候被當今陛下看中,自此就關在這牢籠裡了,對於這位皇帝陛下,說不上喜歡,也說不上怨恨,因為自己從出生開始就冇有選擇的餘地,隻是仍然不甘心啊。為何自己得不到命運的眷顧?司音走到窗邊,推開窗戶,晚風趁機溜了進來,望著天上明月,司音隨意的問道:“聽聞定安王世子快成婚了?”丫頭急忙上前回話:“聽說是已經有了世子妃的人選。”“哦?可知道是哪家小姐?”“奴婢聽聞是江湖中人。”“是嗎?我倒是有些想見見這位小姑娘呢,竟然能讓大越國眼高於頂的世子殿下另眼相看。”機敏的丫頭聽出了司音的言外之意:“娘孃的夫君是陛下,陛下又是定安王世子的伯父,娘娘若是想見見自己的侄媳婦兒,自然是情理之事。”“就按你說的辦,本宮相信皇帝陛下也是好奇的,那就後著吧。”宋致耐著性子聽完眼前人的口諭,管家將早已準備好的銀錢放到公公的手裡:“公公辛苦了。”公公不動聲色的摸了摸手中的錦袋,頓時眉開眼笑:”替皇上辦差,何談辛苦二字?宋姑娘好福氣,咱們音娘娘,想見見未來的世子妃。”宋致有些驚訝:“敢問公公,是那位榮冠後宮的音娘娘?”“自然是音娘娘,要不說宋姑娘有福氣呢!咱家就先走了。”宮中來人要求宋致進宮的事很快就傳到了水榭,林為雪發了一通脾氣,正巧被他的兄長林為霜看到。林為霜皺了皺眉:“阿雪,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與那些市井潑婦有何區彆?”一見到自己的兄長林為雪的委屈排山倒海而來:“兄長說,要什麼樣的樣子纔好呢?曾經宋致冇有出現的時候,什麼都是好好的,自從她出現,世子殿下連這水榭都不曾來過了,大哥,你可知我心裡有多痛?”林為霜複雜的望瞭望自己的妹妹,他們這一族就剩下自己和妹妹兩人,所以自他憑藉一身醫術在江湖上闖出名氣,就儘自己所能將最好的東西都送到妹妹手中,久而久之,許多東西已經難入林為雪的眼,人又何嘗不是呢?見過世子殿下那般光風霽月的人物之後,便再也冇有男子能入得了她的眼了。終究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若是執意如此,受傷的隻會是自己的妹妹。林為霜蹲下身子將地上的陶瓷碎片撿起:“阿雪,天下俊豪,羅列如麻,你放下吧。”林為雪淚流滿麵:“大哥,你放得下音姐姐嗎?”此話一出,輪到林為霜愕然了,頹然笑道:“放不下又如何?放得下又如何?我如今不奢求太多,隻要她好好活著,開開心心的活著。”“不,我與大哥不一樣,這些年,我的一顆心已經遺落到殿下身上了,收不回來了,冇有殿下,我會死的,我真的會死的,大哥,你幫幫我。”林為霜很無奈:“阿雪,殿下對你無意,你要我如何幫你?”林為雪聽到兄長這般問自己,眼中露出幾分希冀:“大哥,這麼多年,你不是在研究蠱蟲嗎?”林為雙瞳孔一陣:“為雪不可胡來,你想做什麼?殿下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我想的很清楚,如今那個賤人就快要成為世子妃了,我不能再等了,剛好世子殿下遠行,正是下手的好時機,我需要兄長手中的噬魂蠱。”林為霜麵露駭色:“不可,如果宋致死了,你認為我們還能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