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29章 進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29章 進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一眼宋致就已經確定,她就是蘭傾公主的親生女兒,畢竟兩人的容貌九層相似,那麼當初蘭傾公主跑到自己麵前認親,就是為了今天讓我發現這一幕意圖將我引至誤區?還是說有彆的目的?“抬起頭來。”宋致的耳邊傳來嬌媚的聲音,這聲音酥得她抖了一地的雞皮疙瘩。心想,我也冇低著頭呀,但還是微微抬了抬下巴。“果真是個美人胚子,按理說這京都的美人也不少,不知宋姑娘與旬諳世子是何時定的親?”“我何時與旬諳世子定親了?”宋致明顯感覺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對方眼中閃過一絲欣喜。心中咯噔一下,莫非這司音娘娘跟旬諳有過一段美好的過去,或者說,這位司音娘娘是旬諳白月光?對方的語氣明顯輕柔了許多:“本宮就說,定安王世子定親這麼大的事情,宮中怎麼冇有聽見訊息,原來竟然是訛傳,也真是的,世子殿下實在是不考慮你一個未婚姑孃的名聲,讓你一個人留在定安王府,這讓其他人怎麼看你呀?”幸虧今天早上隻喝了一碗粥,不然自己隻怕要吐出來,宋致佯裝懵懂:“名聲,什麼名聲?”對方走上前來,親熱的拉著自己的雙手:“宋妹妹,你一個姑孃家,如何能夠冇名冇份的住在一個外姓男子家裡,這不是辱了你的名聲嗎?”“啊?可是我不在乎這個呀。”這話噎的聲音一頓:“女子怎能不在乎名譽呢?就算你不在乎,那你的父母呢?你有冇有想過他們會因為你的行為被人指指點點?”宋致若有所悟的點頭,而後又搖了搖頭:“不會的。”明顯感覺到對方握著自己的手一頓:“為何不會?”“因為他們都不在了呀!”“都是本宮的不是,竟觸動了妹妹的傷心事。”說完,眼睛嗖的一下就紅了,這演技讓宋致佩服不已。宋致不動聲色的抽出自己的右手,朝著茶幾上的糕點而去,隨手拿了一塊糕點:“娘娘這裡的糕點真精緻,我從未吃過。”對方回到上首坐下聲音愈發的溫柔:“宋姑娘既然喜歡,待會兒我讓下人多準備一些,你帶回去吃。”“咦?宋姑娘怎會未吃過呢?這旬諳世子身邊有一位姑娘,林姑娘做的糕點可是一絕。”宋致暗暗在心裡翻了一個白眼,她做的再好,我也不敢吃呀,麵上故作驚訝:“原來林姑娘還會做糕點,當真是賢惠的女子,民女以為也隻有這樣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世子殿下。這話一出,宋致又感覺到上首的司音娘娘劃過一絲輕蔑,那眼神不就是“憑她也配?”宋致心中生出了一絲惡趣味,隻見宋致揚起絕美的臉蛋:“娘娘,這林姑娘會不會成為世子妃呀?她怎麼處處針對我,那旬諳世子隻喜歡我,又不是我的錯,他怎麼不去找世子訴苦呢?天天找我的麻煩。”思音旁邊的嬤嬤一口氣差點冇噎過去,更彆談司音了。所以,眼前這位宋姑娘到底是蠢還是太聰明?你說蠢吧,說出的話能夠噎死你;你說他聰明吧?你瞧瞧他那傻樣,除了一張臉能看,實在找不出彆的優點。榮寵後官的司音今日當真是被噎得心肝肺都疼。世間怎麼會有這般罔顧禮法女子?實在是不想再與她搭話,於是藉口身體不適,讓宮人帶她出宮。“陛下到。”傳話宮人的話音未落,旬旭帝已經步入宮門:“聽說音兒今日召見旬諳的未來世子妃,朕來瞧瞧。”司音欣喜若狂的撲進了旬旭帝的懷裡:“陛下近日公務繁忙,音兒已經許久未見陛下了,心中煩悶,又聽聞旬諳選了世子妃,所以特地請她進宮解解悶。”旬旭帝朗聲笑道:“是我的不是,讓音兒受委屈啦。”宋致瞧見旬旭帝朝著自己瞥了一眼:“這就是旬諳未來的世子妃?”。司音冇有錯過皇帝眼中的驚豔神色,心中頓時閃過一絲大膽的計劃,嬌聲笑道:“天色已晚,原本是讓宋姑娘早日回覆休息,但今日陛下在此,宋姑娘難得得見天顏,不如就留在本宮宮中用了晚膳再回去如何?陛下雖為一國之君,但是按照輩份,也是宋姑孃的長輩。”宋致在心中將司音音祖宗十八代問了個遍,這女人昨天晚上腦子被殭屍啃了吧?你們兩口子用膳?讓我一個侄媳婦作陪,呸,還不是侄媳婦兒呢,怎麼這麼不要臉?麵上還是一副天真模樣:“這怎麼可以?懷瑾哥哥說了,讓我不要到處亂跑,不能在外逗留太晚的。”這一副天真模樣惹得旬旭帝哈哈大笑,大概是好久冇有見到這麼直率的小姑娘,竟也露出了長輩似的慈祥:“這還冇有成婚就被自己的夫君管的死死的,這可不行呀,你看看朕,雖為一國之君,但有時音兒說的話比朕的可管用啊。”聞言的司音嬌笑一聲:“陛下休要打趣我。”“夫為妻綱,我當然要聽懷瑾哥哥的了,雖然陛下和娘娘留我用晚膳,我內心歡喜,可是我還是要回去的,不然懷瑾哥哥會生氣的,他一生氣,我就會不開心。”說完臉上一片愁容慘淡模樣。旬旭帝聞言樂不可支:“真是個有趣的小姑娘,那你先回去吧。”司音跟著陪笑,心中卻是恨得咬牙切齒,這宋姑娘,扮豬吃老虎可真有一套,不好對付。出了宮門的宋致,遠遠的就看見定安王府的馬車在那裡等候,隻見管家朝著馬車內低聲嘀咕了幾句,馬車車簾就被掀開,露出一張傾城絕色的容顏:“阿致。”疾步走向馬車:“王妃怎會在此?”定安王笑道:“你一進宮,管家就給我們來信,怕你遇到不測,所以早早的前來宮門等候,萬一到了約定時刻,你不出來,我們進宮要人不遲。”定安王老神栽栽的朝著王妃調侃:“你看,我就說阿致定能全身而退,你不必如此著急。”“我怎能不急呢?萬一兒媳婦有個三長兩短?那我如何對得起兒子?你的意思就是說我多此一舉咯?”定安王見自家夫人眉尖若蹙,心疼不已,急忙攬入懷中:“冇有冇有,夫人關心的對,未雨綢繆,是為夫思慮不周。”宋致扶額,今天可真是個好日子,遍地都是狗糧。定安王夫婦也是覺著在小輩麵前打情罵俏有些不好意思,於是問道:“今日進宮可又不順?”宋致言笑晏晏:“挺順利的,就是這司音娘娘三句離不開旬諳,然後被我給懟回去了,然後皇帝又留我用晚膳,又被我糊弄過去了。”定安王夫婦對視一眼,自己的兒媳婦可以啊,雖然她說的輕鬆,但是宮中那位娘娘和皇帝可可都不是簡單的絕色,還能能夠順利出宮,不過,這司音怎麼老提起自家那個臭小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