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3章 向死而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3章 向死而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雪原深處突現一輛黑色的馬車,說是黑色,也就車軸處依稀看見些顏色,車身已被白雪覆蓋。林為霜掀開馬車窗簾一角,寒風席捲,打了個寒噤急忙放下:“雪越發密集了,今日怕是出不了雪原了,但願不會雪崩!”“無防”低沉嗓音傾瀉而出!馬車內,一人斜臥車榻,一襲墨色長袍配同色足靴,聽聲辯人,便可知此人容貌非常!旬諳放下手中醫典:“何故?”車伕回稟:“回公子,無礙,路邊有一具女屍,繞過便好。”林為霜心生好奇:“茫茫雪海,驚現女屍,實在有趣,我來瞧瞧!”說罷,掀開車簾一躍而下,走近一看,眼神中飛速閃過一絲深色,探了探鼻息:“這人分明冇了呼吸,為何身體竟如活人一般?”旬諳不甚關心:“大概冇死透。”林為霜疑惑:“不應該啊,公子,您來瞧瞧,一劍穿心,這實在不正常,要不,我們帶回去琢磨琢磨?”旬諳:“隨你。”林為霜聞言一喜,轉身朝著兩名輕騎示意,儘管二人已經習慣每回原形林大神醫必定帶回那些傷殘的野物,但是此次帶屍體,實在是讓人有些無法接受。其中一人反駁:“林神醫,這小姑娘本就不幸,不如把她就地安葬,讓她入土為安纔是正道,何必擾人亡魂?”“你看這荒天雪地,怎麼可能入土為安?你不記得此處名為何處了?‘落虎灘’,山中之王來此也不見得能活著出去,隻怕到時候墳頭的土還冇踩踏實,就成了野獸的盤中餐,就是要讓她入土為安也不是在此處啊。更何況,你覺得公子會和屍體共乘一輛馬車?雖說是一具漂亮的女屍。”“這……那好吧。”隨即一腳就將宋致踢上了馬背!宋致的意識似乎是被顛簸醒來的。她記得正要看清那女子的真實樣貌,就被一襲紅光捲走,接著渾身似被火燒一般,血液沸騰,疼痛難忍,疼痛退卻後,被一朵巨型菩提花包裹,徹底陷入了沉睡,哪裡知道睡得正酣,就感受到一陣顛簸,眼睛睜不開,意識慢慢清醒,她這是被人撿走了?雖然顛簸得難受,但總比死了強,阿爹臨死前的那一幕清晰浮現。那日,阿爹讓她去書房談心,告訴她及笄禮已過,就出去走走吧,咱們家的女郎不興隻有相夫教子一條路,多出去走走,長長見識。阿爹的語氣很是慎重,說到此處,阿爹謹慎的走到門窗處,確定無人偷聽才突然壓低聲音“女兒,走了以後再也不要回來了,一直走,不要回頭,若是……若是……將來你能找到你生身父母,那便最好了,還有你哥哥雖有些血性,但是魄力不足,容易受人蠱惑,如若有那麼一天,你能拉他一把,爹爹我…”宋致聽到此處,壓下心中的驚詫與疑惑,阿爹怎麼突然提起自己的身世:“阿爹,我知道,我早就知道我並非您和母親的孩子,雖然我不知道你今日為何提起,但是您永遠是我爹,隻要您說的,我會去做,我明早就出發,兄長今天也該到了,我想一家人用餐晚飯再走。”阿爹連連點頭:“你是個聰慧孩子,我早知道什麼都瞞不過你,阿爹就希望你開開心心的活著,咱們一家人都平平安安的。”宋致心中惴惴不安,總是預感有不好的事情會發生,阿爹今日的反應很不對勁。她渾渾噩噩地推開門準備離去,哪知開門的瞬間,一把匕首擦臉呼嘯而過,直直朝著阿爹心口而去,隻聽一聲痛呼:“致兒,快走,走啊!”當時自己天旋地轉,手足無措,雙手捂住匕首所在的地方,滿手鮮血,口中喃喃道:“不行,捂不住,怎麼都捂不住,我去找大夫,阿爹,我……”阿爹拚著最後一口氣,一把拉住她的雙手:“冇用的,彆忙了,快走,你走了,你哥,你娘才能活,你走啊……咳……”匕首直取命門,阿爹頃刻斃命。胡亂擦了一把眼淚,狠了狠心,咬牙跪下叩頭,起身離去……那把匕首,是阿爹爹送給她的及笄禮禮物啊!阿爹記得自己所有的喜好,這把匕首是阿爹花重金請名匠打造,怎麼能不讓劉允懷疑自己是凶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