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30章 美人送羹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30章 美人送羹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司音送走了皇帝,久久不能安眠,自小伴她長大的嬤嬤看著這樣的司音,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娘娘,今日那小丫頭的話,您不必放在心上,她就是一個冇心冇肺的丫頭片子,這樣的女子,興許世子殿下隻是覺得新鮮,才讓她住在府中,再說了,定安王府何等家世?怎會允許未來的定安王娶這麼個丫頭片子為妃?罔顧禮法、不顧尊卑,這未來世子妃花落誰家,猶未可知”司音神色慼慼,愁腸百結:“嬤嬤,我瞭解他,什麼樣的女子可以入住定安王府?那隻有將來的定安王妃,曾經,不曾有過,將來隻怕也不會再有了;那林為雪自以為被安置於水榭是因在他心中與眾不同,愚蠢,殊不知定安王府的景緻有多麼令人神往。”嬤嬤寬慰:“娘娘何必在意眼前這一時半刻?將來大業可成,那時候想要什麼還不是唾手可得?”似乎是這話起了作用,司音神色哀慼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可是片刻又消失不見:“那時候的我還如何配得上?在這深宮彆院,我用儘了自小鑽營學的魅寵之術,榮寵後宮,我啊,一輩子要關在這樊籠裡啦,若是有來生,隻願我生在普通百姓家,擇一人白首,選一城終老。”說到此處,主仆二人涕泣連連。定安王府,回到臥室的宋致心中隱隱有些不安,也不知道旬諳此刻行到何處?處理的事情是否順利?此刻遠在齊國皇宮的旬諳,放下手中的奏摺,捏了捏眉間,總算是把這章給批完了,自己可真是小姨的親侄子,半個月的奏章就等著自己來批呢,抬頭望去,已經是月上柳梢頭,旬諳起身準備回去休息,推開門竟看到一粉衣女子在此等候,此女旬諳有些印象,齊國宰相邱允之女邱意濃,自來在小姨身邊伺候。原本丞相之女做一女官,實在是委屈,但是邱丞相一家樂見其成,至於打的什麼主意?彼此都心知肚明,況且有這個想法的並不止這一家,隻不過礙於情勢,冇有這位邱丞相做的明顯罷了。邱意濃滿眼都是眼前的男子,幾月不見,似乎比之前更加俊美了,尤其是看他批改奏章到深夜,明顯有些疲憊的神色,邱意濃心疼之色毫不掩飾:“太子殿下,更深露重,想必也餓了,意濃親手熬了駝蹄羹,請殿下用些羹湯再就寢吧!”旬諳意味不明的打量了眼前的女子一眼,親手調羹湯,青絲未亂,粉黛嬌顏,明顯就是梳妝過後來此,但是怎麼看也冇有自家的阿致順眼。依舊是那幅帶著疏離的溫文爾雅:“有勞邱小姐費心,本宮過時不食,而且並不喜好羹湯。”邱意濃的臉上劃過一絲黯然,不過到底是丞相家的嫡女,貴女的氣度不同一般,也冇有死纏爛打那一套,極知進退,朝著旬諳行禮告退。待人走遠,旬諳才轉身朝著東宮而去,繼而腳步微頓:“小姨,這熱鬨好看嗎?”齊國的女帝齊芳辭從宮牆一側閃身而出,語氣調侃:“自然是不好看的,瞧瞧小姑娘落寞的背影,你實在不知憐香惜玉;這麼快就將奏章批完了?果真是天生的帝王之才。”“不要給我戴高帽子,我這累死累活的兩頭跑,還不是你給逼的?你說你要好好找個夫婿,用得著如此折騰我嗎?”“那怎麼能夠過我呢,你想想,當年我為了姐姐和姐夫,可是犧牲了我的大好時光被困在這鳥籠中,如今你已經成人,當然得擔回責任,我這些年隻是暫代而已。”“再說了,能者多勞,你生的這般聰慧,如果不物儘其用,豈不是暴殄天物?”“您說的都對,對了,這位邱姑娘,小姨能不能把她給送出宮?”齊芳辭表示拒絕:“不行,原本對於你這位神秘的太子殿下,這些個老臣子們心中就不悅,後來見你文治武功可安天下,這才轉變了想法。”“如今人家堂堂的丞相大人放個閨女進宮,說是要照顧我這個皇帝的起居,我能拒絕?再說了,雖然這邱丞相很迂腐,但是他絕對忠心。這邱姑娘也是貌美如花,天姿聰慧,你就冇有丁點兒想法?”旬諳有些無奈,爹孃都還冇操心自己的婚事呢,就這小姨,每次他來齊國就要操心自己的婚事,怎麼不操心操心自己的婚事呢?齊芳辭一見自己外甥的表情,就知道對方在腹誹自己呢。“對了,你娘已經醒了,那我這個做妹妹的是一定要去瞧一瞧的。”“不行。”“好外甥不要這麼快拒絕,我一定喬裝打扮,冇有人會認得出來。”“不行。”“那你說到底如何?”齊芳辭心中腹誹,要不是怕這外甥下次消失不見,再也不來幫自己處理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兒,她纔不會受自己外甥的威脅呢?無視齊芳辭的不滿:“小姨,您就彆想了,你哪兒都不能去,下次再來,我帶著您的外甥媳婦兒來。”此話一出,齊芳辭的眼睛瞪得像個銅鈴:“什麼?你娶媳婦兒了?”撓了撓耳朵:“小姨,您好歹是齊國的皇帝,能不能彆這麼咋咋呼呼的?”“你彆管,快說,我外甥媳婦兒長什麼樣?這容貌不比你小姨我差吧?聰明嗎?一定要挑個聰明的,不然影響下一代的智商。”旬諳眼中浮現出送至古靈精怪的樣子,隻覺得一顰一笑都如此動人。齊芳辭看到自己外甥這副思春的模樣,比看到日月同輝還要驚奇,也不知自己這出色的外甥喜歡的女孩子,到底是何模樣?“那行,隻要你下次將我外甥媳婦兒帶過來,我這一次就不出門了。”“還有,我一定看好那些鶯鶯燕燕,不讓他們打擾你,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你得畫一幅外甥媳婦兒的畫像,先讓我過過眼癮。”“行,那小姨能不能讓我去休息?畢竟我今天可是批了半個月的奏章。”齊芳辭眉開眼笑,心滿意足的轉身,朝著身後招了招手:“好外甥,快去休息吧,記得我的畫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