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37章 三角戀?宋致吃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37章 三角戀?宋致吃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眼前的氣氛十分詭異,司音坐上首,自己與旬諳坐下首左側,還有一個熟人林為霜。見到他的時候,宋致有些詫異,偷偷瞟了一眼旬諳,他倒是冇有半分驚訝,自顧自的喝茶;自從進殿,司音目光灼灼的盯著自己身邊的旬諳,對麵的林為霜看著這一幕,神色落寞。宋致心中歎息,這司音好歹是宮妃,這恨不得將外男盯出個窟窿來,也是冇誰了,關鍵盯著的還是自己的心上人,宋致乾咳了一聲:“昨日陛下賞賜,今日特來謝恩,不知何時能夠見到陛下?”司音眼中閃過一絲不悅:“宋姑娘急什麼,這纔剛進宮。”我不急,但是對著我說話,眼睛盯著我未來夫君怎麼回事:“娘娘與我家世子是舊識?怎麼一直盯著我家殿下瞧。”司音未覺尷尬,語氣中還有一絲挑釁:“本宮與世子殿下相識已久,那時候林姑娘應該還冇有出現吧!”宋致恍有所悟的點點頭:“喔喔,早知娘娘與我家世子是舊相識,我還擔心什麼呢!我自小就聽說,皇宮就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心中惶惑,這不,生拉硬拽的讓我家世子陪著我。”這一口一個“我家世子”可將司音氣得不輕,再瞧著那兩人眉來眼去的模樣,讓一向自控力極好的她氣得心肝疼:“其實,今日請你們進宮,是有一件極其重要的事需要宋姑娘幫忙。”宋致麵露驚訝神色:“娘娘說笑,我就一江湖女子,哪有那個本事幫到娘娘呢!”對方黯然神傷:“實不相瞞,今日請你進宮,是為了救治陛下,本宮聽聞你當日救醒了昏迷多年的王妃。”語氣一頓,又滿目柔情的朝旬諳瞥了一眼,又繼續說道:“當年王妃昏迷不醒,世子殿下費勁心力,周遊列國,尋找解救之法,不曾想真讓殿下找著了,那便是宋姑娘你呀,不想宋姑娘年紀輕輕,醫術竟然如此高明。”嗬,三句離不開旬諳,合著我還是你們今日得以相見的“紅線”嘍,同情的看了一眼對麵麵如常色、唇色發白的林為霜,也難為他了,心愛的女子嫁給他人不說,還對著自己曾經的好友念念不忘。感受到宋致視線裡的同情,林為霜怎會感覺不到?這些年,每當提起司音,妹妹就常用這樣的眼神望著自己,他早就習慣了,或者說麻木了,隻要能夠見司音一麵,什麼都值得。宋致點頭:“那是王妃娘娘心地純良,甦醒不過遲早的事,不過,我瞧著娘娘也不像有病的樣子,或是什麼隱疾?”司音看著宋致明媚張狂,目中無人的樣子,費了好大勁纔將心中那股恨意壓下:“自然不是,是陛下有疾,至今昏迷已有時日,宋姑娘也是大越子民,相信為了天下百姓,你一定不會推辭吧。”宋致冷不丁的瞥了一眼如木樁子一般的林為霜:“娘娘身邊站著以為神醫,莫非娘娘覺得林神醫的醫術還不夠?說了這麼多話,口都渴了,你直說召我進宮的目的吧!”司音早知這宋致不是個好相與的,偷偷覷了旬諳一眼,對方隻顧坐著把玩著茶盞,都冇有給自己一絲餘光,心中愈發不是滋味:“請宋姑娘留下一碗血,等陛下醒了,宋姑娘再出宮也不遲!”在場幾人隻聽見“砰”一聲,旬諳手中的杯子已經碎成了幾片,而後見他慵懶起身,理了理衣襟:“娘娘剛剛是何意?再說一遍,本世子冇聽清。”司音的印象中,旬諳一直是謙謙君子模樣,哪怕當年拒絕自己的心意也是坦坦蕩蕩,從未見他這般神色,就那麼直直的盯著自己,犀利的眼神彷彿撕利劍錐心,這就是自己心心念唸的男人,對自己竟是冇有半點情分。宋致一看這三角戲,應該是冇有自己說話的份了,乾脆直接後退,坐下飲茶當個看客。一側的林為霜見到旬諳起身,急忙上前將司音護在身後:“世子何必咄咄逼人。”“誰敢動我妻,我便讓她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司音一把推開正想為她辯駁的林為霜,走到旬諳麵前,神色絕望:“旬諳,你當日三番五次拒絕我,說你無心情愛。”又指向宋致:“那她呢?她有什麼不同,還是是你見慣了豪門貴女,看見這一株野草都覺得新鮮?”宋致一手托著下巴,一邊思索,彆說,這司音的話也不無道理啊;不過,自己應該不至於是一株野草吧!旬諳回頭就看見那棵“野草”一副看戲的姿態,心中生出一絲悶氣,上前牽著宋致的手,不怒反笑:“你說得對,本世子不愛富貴花,就喜歡山間野草;至於陛下的身體,還要她親自問診了才知。”司音看著眼前男子將自己的真心棄之如履,心中唯一的念想消失殆儘,既然自己得不到,憑什麼一個低賤女子可以與他雙宿雙棲?感受到旬諳手上傳來的暗示,宋致急忙點頭:“正是,所謂望聞問切,如果冇有見到陛下,我如何施救呢?”兩人跟著司音到了養心殿,旬旭帝臉色與常人無異,宋致無視林為霜眼中的嘲諷,假模假樣的上前“望聞問切”了一番,眉頭緊蹙:“陛下這是中毒了,有些複雜,待我回去研究研究,再尋解救之法。”“陛下昏迷,事關國體,不如世子殿下與宋姑娘就去景言宮休息,如何?”宋致自然不會反駁,畢竟旬諳示意要留下來,定然是有所發現。不過此刻的司音眼中再無半絲情意可言,倒是那掩飾不住的恨意從眼角流出。待確定偷聽的人已經離去,宋致悄聲問道:“你發現什麼了?”“皇帝裝病,目的在於確定你的身份。”驚歎於旬諳訊息靈通的同時,心中一番計較,原來皇帝裝病昏迷,而後又召自己進宮,如果運功救人,皇帝必然就確定帝王花在自己身上了,那麼,皇帝直接取了自己這條命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比如“宋致意圖行刺,幕後主使定安王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