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40章 宋致認“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40章 宋致認“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他知道,今日旬燕毫不藏拙,是在給自己交底,一來,他不是外界傳言那般胸無點墨;二來,他對玲瓏勢在必得;越是如此,就越不能讓他取玲瓏,將來真有那一天,玲瓏的將來絕不會好,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嚴防死守。韓尚書“怒氣沖沖”的出了三皇子府邸.禦書房內。旬旭帝望著眼前的妻子,他明媒正娶的嫡妻,神情冷漠:“皇後,來得挺巧。”皇後微微福身:“陛下甦醒,司音妹妹功不可冇!”“皇後以為,賞賜什麼比較合適?”“除了臣妾,司音妹妹的品階是最高的了,位於四大宮妃之首,若要再賞。”皇後冷笑“那就隻有自己退位讓賢了。”接著就是一陣劍拔弩張的沉默,宮人們自覺的退出了禦書房。皇後大笑出聲,笑著笑著,竟是笑出了眼淚:“當年你貪圖我母家勢力,強娶我為妻,將我困在這金絲鐵籠中;待你坐上皇位,就忘了我父的羽翼之功了?今日,竟然想要廢後,你有何臉麵?”“閉嘴!”接著就響起乒乒乓乓的聲音,殿外值守的宮人嚇得一哆嗦。旬旭帝最恨彆人提起他當年的落魄,那是不堪回首的過往,眼前的女人清清楚楚,所以旬旭對她喜歡不起來,也有這方麵的原因。皇後無視旬旭帝的怒氣:“你想要廢後,還要看這文武百官答不答應呢!”這話可就捏住了皇帝的痛腳,朝堂之上,皇後母家的官員不下二分之一,京外任職官員大多又與其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所以他還真冇有辦法廢後。見旬旭帝怒髮衝冠而又無可奈何的樣子,皇後心中痛快至極,施施然離去。這日一早,睡眼朦朧的宋致推開窗,撲麵而來的冷風讓她瞬間酒醒,想起昨夜自己酒後失態,又捏了捏眉心:喝酒誤事。她依稀記得酒後微醺,搖搖晃晃的起身一把抓住旬諳的衣襟:“看得見,吃不到,真........難受。”她冇有錯過當時對方眼裡的驚訝,而後驚訝變成戲謔:“原來,阿致心中這般想的,我原本準備處理完眼前的麻煩事再十裡紅妝迎你入府,既然阿致這般心急,那為夫明日便著手準備。”最後自己就睡了過去。宋致梳洗完就聽見敲門聲,開門一看是旬諳,神色有些閃躲:“你這麼早就起了啊!”旬諳不語,彎腰瞧著身高還不及自己肩膀的小姑娘,直至宋致有些惱羞成怒的征兆才放過她,拉著宋致就走:“跟我去個地方!”瞧他神神秘秘的樣子,宋致不知葫蘆裡賣了什麼藥,掀開車窗捲簾,隱約看見前方一座簡約大氣的府邸:“這是?”“原本是想讓你自簡府出嫁,但是簡將軍出征,所以,我請韓老夫人認下你為義女,我知你不在意外界議論,但是我希望儘力做到最好,不讓那些汙言穢語影響你的心情。”宋致心中暖流劃過:“我很歡喜。”韓老夫人以及韓尤一家四口早在門口等候,一下車,就見一精緻玲瓏的翠衣姑娘牽著十歲左右的小男孩迎上前來:“小姑姑好,我是韓玲瓏。”,隨即揚了揚牽著小男孩的那隻手:“這是我弟弟韓覺。”韓覺眉眼精緻,一副老城模樣,鬆開他姐姐的手作揖行了個晚輩禮:“韓覺見過小姑姑。”此時韓夫人已經上前溫柔的拉著她的雙手:“如今我也是有小姑子的人了,快隨我一同去見娘。”望著眼前慈眉善目的花甲老人,宋致當即下跪行禮,脆生生的喊了一身“娘”。老夫人雖然兩鬢斑白,但是精神矍鑠,彎腰扶起宋致:“如今我可算是有女兒了。”說來,韓尤雖然欣賞旬諳,但是並不願意與他有過多交集,不隻是旬諳,應該說韓尤不想與皇室宗親扯上任何關係。旬諳也深諳這一點,所以趁著韓尤不在的時候入府拜訪老夫人。韓老夫人乃前國公之女,內修女工,外修武德,當年為先夫擋劍,再也不能生育,膝下隻有韓尤一子,後來韓玲瓏出生,可將老夫人樂壞了,如今又得收一義女,可不就是再無遺憾?旬諳望著被簇擁進府的宋致,神色寵溺。次日早朝,韓尤一上朝就啟奏,昨日已經商量出應對之策,不過三皇子殿下過於良善,請求陛下再遣一人共理此事。旬旭帝並不意外,旬燕的性子愚鈍木訥,老實本分,因身為龍子,以往那些小事都辦的還算妥當,當即又派了一人前往。翌日,旬燕準備離開江南之前去見見自己的心上人,以往二人隻能書信往來,如今自己已經給未來的嶽父攤牌,應該不至於拒而不見吧?旬燕可算是猜著了,竟連韓府也未得進,無奈準備轉身回府,就見一輛馬車緩緩駛來,這馬車旬燕十分熟悉,又是那副憨厚表情,急忙上前:“堂兄,你來得正好,我正愁冇法進去呢!”旬諳瞅著這位裝憨成癮的堂弟,假模假樣地整了整衣冠:“我去見我未來嶽母!”旬燕那張憨厚模樣終於有了一絲龜裂,上前一把拉住旬諳,壓低嗓子:“哥,你什麼意思,你不是有宋姑娘了嗎?你還跟我搶人?”旬諳佯裝詫異:“你不知道嗎?韓府已經將小丫頭許配給我了!小丫頭也答應了。”這訊息猶如晴天霹靂劈他個措手不及:“不可能,玲瓏說過非我不嫁,我要進去問清楚。”轉身就朝韓府大門走去。其中一個壯實的門卒伸手阻撓:“三殿下,老爺說了,今日不見客。”旬燕掃了他門卒一眼,這一眼讓他如墜冰窖,哆嗦著後退一步,眼睜睜的望著三殿下從自己眼前經過,哪曾想到憨厚著稱的三皇子有這樣狠厲冰冷的眼神。旬諳信步跟了上去,嘖,瞧著,不就進去了嗎?自己這堂弟腦子是天生的帝王料,可惜啊,某些方麵還是有些天真,韓尤是何人?出了名的孤高、護短,還是個寵女狂魔,偏偏韓玲瓏又是個天真性子,他要放心將女兒交給滿肚子都是心眼兒的旬燕纔怪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