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44章 風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44章 風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皇後一來,他就知道,定然是為了那個位置,他偏偏不會如她的意。旬旭帝恨得磨牙:“朕還冇死,你就等不及了?”旬旭帝此次病得蹊蹺,宮中太醫束手無策,診斷出來的結果就是焦慮成疾、勞累過度,也用了藥,但是遲遲不見好轉。皇後並不準備多費口舌,從袖中拿出早就理好的傳位聖旨:“聖旨已經擬好,今日來就是為了告知陛下一聲,您就等著做太上皇吧!”說完施施然離去,這一次帝後可就真正撕破臉了。皇後走出養心殿,天色已經昏暗,她必須儘快讓霄兒繼位,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隨即招來自己的親信,在那人耳邊低語,而後那人急匆匆往宮外去了。宋致十分納悶,宮中連續發生這麼多事,逍遙王怎麼還不動作?按道理來說,司音是逍遙王的義女,如今皇後又跟逍遙王扯上關係,但是據她觀察,皇後孃娘跟司音並不知道對方的底細。細思極恐,不得不感歎一句,這逍遙王的城府比旬旭帝可要高明多了。宋致心中隱約不安,她不能夠留在宮中了,必須回定安王府才能夠掌握全域性,而不是在宮中束手束腳。也不知道鎮國將軍府眾人目前怎麼樣了?宋致決定去找旬霄。說來也巧,旬霄剛從宮外回來就聽說宋致找自己有事,他霄以為宋致想通了,急忙去了偏殿,就見宋致一臉怪異的瞧著自己。旬霄被瞧的有些莫名其妙:“宋姑娘為何這般瞧我?可是覺得本宮比你那未婚夫還要俊朗。”宋致心中腹誹,你隻怕眼睛有問題。就我這眼神,怎麼看也不像是傾慕吧。旬霄饒有趣味的望著宋致生動的表情,心中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愉悅,如果今後的時光都如此刻一般,那麼坐上那個位置,自己應該也不會孤單吧?宋致開門見山,直奔主題:“太子殿下,我要出宮。”“宋姑娘,這是食言而肥?”宋致搖搖頭:“並非如此,我是想要威脅你。”旬霄覺得好笑:“不知本宮有什麼把柄落在了宋姑娘手中?”“自然是你的身世。”這下你笑不出來了吧。旬霄大笑:“本宮的身世,宋姑娘有何證據?”宋致從袖中拿出一張舊黃的宣紙張夾在指間:“證據就在這裡,這便是皇後孃娘與逍遙王的信件。”此話一出,旬霄的眼神中佈滿了殺氣:“本宮確實對你有好感,但是也並非不會殺你。”宋致彷彿聽了什麼笑話一般:“殺我,你確定?你不是本姑孃的對手,更何況,你若敢動本姑娘一根毫毛,旬諳是不會放過你的。”“哼,旬諳?那也要他回得來纔是,你以為鎮國國將軍怎會突然失蹤”“那又如何?今天我一定要出宮,如果你不同意,那麼不出半個時辰,全皇城的人都知道你並非皇上的嫡子,到那個時候,你以為你能夠順利登基為皇?”二人正僵持不下,門外傳來聲音:“霄兒,放她出宮,關鍵時候,不能有任何閃失。”旬霄終於妥協,宋致疾步離去,果然,在她出宮的路上,發現那些禁衛軍都換了新麵孔,這些人想必都是皇後一派的人。宋致到了府中發現有人在等候,原來是旬諳所說的小姨夫,宋致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小姨夫,今日進府可有要事?”邢參擺了擺手:“倒不是什麼大事,隻是聽聞你差點被幽禁在宮中,特來瞧瞧,既然你回來了,我也就走了,否則不知道旬諳那小子擔心成什麼樣?”說罷,邢參從袖中拿出一塊玉佩,遞給了宋致:“這塊玉佩你拿著,如果皇帝再召你入宮,想要對你不利,這塊玉佩可以救你一命,我知道你武藝高強,但是雙拳難敵四手,有時候殺人並不需要武器。”“謝謝小姨夫。”“不必言謝,今日幫你也是在幫我自己。”啊?這話宋誌有些懵。邢參神秘一笑:“將來你就知道了。”“我走啦,有事可以派人到我的住處給我遞訊息,天塌下來,還有咱們這些高個子頂著呢。”宋致眼睛滴溜溜的一轉,這小姨夫可不簡單啊:“等等,小姨夫,您可知蘭國的蘭傾公主?”形參點頭:“認識啊。”“當年跟裴度愛的死去活來,最後還是能得個和親的後果。”“認識就好,我有一事相求。”邢參轉身:“你說。”“當今陛下的寵妃司音,就是蘭傾公主的女兒,也就是逍遙王的一女,我懷疑司音的生父是東林寺的方丈,所以請小姨夫派人將東裡寺的方丈引進京都。”“你是想讓他們父女相認。”宋致神色自若:“是的,如今蘭傾公主在暗處,我必須用東林寺的方丈和司音的關係將她引出來,據我瞭解,東林寺的方丈本身不壞,大概是為情所困,很多事情不得不為之。”司音很可能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誰,蘭傾公主一直用仇恨來牽製她,若是司音知道她的母親是騙她的,她的父親根本就不是裴度,那麼按照司音的性格和她從小到大所經曆的一切,很有可能做出對我們有利的一些決定。“好,我馬上派人去,接下來你準備如何?”“接下來,就等魚兒上鉤,宮中馬上就會上演一場大戲。”“據我所知,這越國皇帝都爬不起來了,這戲如何唱?”宋致神秘一笑:“太醫查不出來,那是因為冇有對症下藥,皇帝不過是種了蠱而已,至於這蠱的來處,當然是他最寵愛的司音了。”說到這裡宋致有些唏噓,她是真冇有想到,林為霜竟然會為了司音淨身入宮,寧願斷了林家的香火,也要陪在心愛之人的身邊,說句不好聽的當時他的妹妹自殺而亡,也冇見他這般傷心。不得不說兩兄妹都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將自己標榜的多麼深情,還是掩蓋不了自私自利的本性。所以,宋致一定會讓旬旭帝“生龍活虎”,至少也要堅持到蘭傾公主與逍遙王將戲唱完,纔對得起他們精心準備這麼多年,不是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