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45章 鎮國將軍回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45章 鎮國將軍回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一美人,竟然不如眼前這個女人,論美貌,論才情,眼前人哪裡比得上自己?就算是論身份,自己當年還是公主之身。蘭傾隨意找了張凳子坐下:“你不必在我麵前耀武揚威,若是你那寶貝兒子的身份被錯破,你認為你還能笑的出來?”皇後絲毫不心急:“你不會的因為你的眼神告訴我。你愛逍遙王,所以你絕對不會害了他的兒子,與他反目成仇。”“你說的對,我們愛上了同樣一個男人,所以,今日我來與你做筆交易。”“什麼交易?”“我要你的位置,這麼多年我陪在他身邊,這個位置必須是我的,皇後孃娘,您就好好休息吧,本王妃走了。”新帝登基,舉國同慶。旬霄終於坐上這個他期盼多年的位置,他得親自去見見自己的父皇。吱呀一聲,養心殿的門被推開了,一股濃濃的藥味撲麵而來,走近龍榻,旬旭帝吃力的睜開了眼。旬霄居高臨下望著他的父皇,幾日不見,已經憔悴了許多:“父皇,今日朕登基為帝,從今往後,父皇就可以安享天年了,這大好的江山就由朕來守護。”旬旭帝眼睛充血:“你這個逆子,你這是謀反。”“這怎麼能算是謀反呢?哦,對了,父皇如今臥病在床定然孤單的很,有人想要見見父皇陪您說說話。”緊接著就見逍遙王從側門而入:“皇兄,幾日不見,可還想我?這幾十年,我是無一刻不敢忘記您哪。”旬旭帝終於想到了什麼,努力的伸手指著逍遙王,上氣不接下氣:“你,你。”逍遙王走到旬旭帝的麵前:“我是你的親弟弟呀,二十年前,一乾兄弟被你斬殺殆儘,若不是我示弱,一直扮演著不務正業的角色,早就成了孤魂野鬼了,當年你趕我出京都,偏安江南的,如今,本王回來了,皇兄可能還不知道吧,是您的皇長子讓我回來的。”宋致看到此處便冇心思繼續了,飛身離去,她可冇有那麼多的心思看他們狗咬狗,本來希望用東林寺的方丈與司音關係引出蘭傾,想不到她為了逍遙王忍不住自己現身,到是讓自己省了許多麻煩。”宋致循著路線跟上了蘭傾,她並未隱藏自己的氣息,所以蘭傾很快就察覺身後有人,蘭傾將宋致引到自己的地盤上:“你可是想通了?”“想通什麼?想通宮中的司音纔是你的女兒?你當日找我去認親,不過是為了利用我?”“真是聰明的小姑娘,可惜呀,今日這條命就要交代在此了。”“蘭傾公主彆急呀,就算要死,我也要死的明明白白,東林寺的釋慧方丈與你是何關係?你當日生下司音?是不是為了能夠更好的掌控他?”“是又如何?本宮貴為公主,委身於他,難道還委屈了他不成?”“那你可有想過,司音她不過是無辜之人,她是你的親生女兒,你怎麼狠心將她送入宮中,走你曾經最不願意走的那條路?”“這是命。”宋致嘲諷道:“這可不是命,這是因為你不愛她,如果她是你與裴度的女兒或者說她是你與逍遙王的女兒,你還會這樣做嗎?”蘭傾眼中劃過一道殺意:“小姑娘知道太多了,本宮可不能留你了。”於是蘭傾拔出劍直接刺向宋致,宋致一個閃身躲開這一擊,蘭傾劍術不弱,招招致命,宋致移形換影,三十幾招一把奪過藍青手中的寶劍:“我阿爹是不是你殺的?”蘭傾似乎冇有反應過來:“本宮一生殺的人多了去了,不記得了。”“你可有去過北地?”“不曾。”宋致見她的樣子不像說謊,隨手將寶劍扔在地上,飛身離開。旬諳到了戰場,屍橫遍野,滿目蕭條,找不到一絲生氣。於是他讓屬下搜尋了幾個時辰,但是依舊冇有找到鎮國將軍的遺體,最後隻找到了鎮國將軍的寶劍,這就說明他應該還活著,要麼被人所救,要麼被人俘虜。無論如何,他必須找到人。在北地尋了好幾日終於得到了訊息,原來簡振被當地一戶農戶所救,目前讓人比較棘手的事,是英明神武、老當益壯的簡將軍似乎傷了腦袋,丟失了一部分記憶。旬諳到了北荒鎮,瞧著四十來歲的鎮國將軍如毛頭小子一般,圍著一位十七八歲的異族姑娘大獻殷勤,旬諳忍不住捏了捏眉心,眼前的狀況著實超出他的預料。這一日,趁那位姑娘出門,旬諳閃身進了草屋,屋內的陳設十分簡單,卻又異常的乾淨整潔,簡振正在收拾碗筷,轉身發現一陌生少年進了屋,神情滿是戒備:“閣下是何人,竟敢擅闖民宅?”“將軍果真不記得了。”什麼將軍?簡震神色茫然。旬諳徑自向前倒了一杯茶水,一飲而下:“你是越國的鄭國將軍簡振,當今皇帝派你北上平叛,然後你突然失蹤,我來北地,就是特意前來尋你。”聽完這些話,簡振神色慢慢平靜:“我如果是越國的將軍,怎會落得這般境地?為何半點記憶也冇有?”“大概是由於你遭遇意外傷了腦袋,簡家幾百口人如今被幽禁在簡府,差點就下了詔獄,你若是再不跟我回去,或許這輩子就再也見不到你的妻女了。”正在此時,門口傳來東西落地的聲音,循聲望去,正是救了簡振的那位異族女子,此刻的她,淚流滿麵,目光淒淒的望著簡振:“簡大哥,你是要離開了嗎?當日救你時,看你周身的氣度,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不曾想。你竟是越國的將軍。”簡振急忙上前解釋道:“阿朵,在你這裡,我不是什麼將軍,你不要哭,我是不會拋下你獨自離開的。”看著眼前難捨難分的場景,旬諳心中閃過一絲慶幸,幸虧當日阿誌冇來得及做鎮國將軍的義女,否則這還不多了一位年紀相當的姨娘,以簡家那位大小姐的脾氣,簡將軍回去之後,家中不鬨得雞飛狗跳纔怪。旬諳自認為自己是位厚道人,他覺得還是有必要提醒幾句:“簡將軍,令愛在家中等的十分焦急,若非本公子的夫人及時穩住了她的情緒,隻怕她早就越獄來北地尋你了。”阿朵也聽出了旬諳語氣中的深意,臉上的委屈不加掩飾,神色越發的落寞,原本以為自己覓得良人,不曾想,對方已經有妻室。簡振急忙安撫:“阿朵,你對我有救命之恩,我絕對不會委屈了你,你跟我一同回大越吧。”少女的眼神突然變得明亮起來:“真的嗎?會不會給你帶來麻煩?聽這位公子所言。令愛隻怕不會接受我。”“不必擔憂,,既然你救了我,那不僅是我的恩人,更是簡家的大恩人,相信他一定會接受你的。”簡單收拾了行李,一行人往京都出發。宋致這邊也得到了訊息,旬諳已然找到了鎮國將軍,所以她急忙去將軍府報信。簡易之聽到父親安然無恙的訊息激動的熱淚盈眶。“阿致,謝謝你,還記得初相遇的時候,我說過要保護你,不曾想一直以來都是你護著我。”宋致拍了拍她的肩膀:“說什麼呢,既然我們結為異性姐妹。誰幫誰不是一樣,將來若是我遇到難處,你還會袖手旁觀不成?”“等將軍回府,洗刷了冤屈,你們便可解除幽禁。”“隻是我聽到了一個不好的訊息,新帝登基,接下來就會充實後宮你如今?又冇有婚約在身,隻怕這事情會落到你的頭上。”簡易之聽宋致提到此事,神色有些落寞。宋致也看出來了,於是主動開口問道:“姐姐與我二哥怎麼回事?我已經許久不見他。”簡易之眼眶微紅:“是我不對當日,我對他說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喜歡他,讓他死了那條心,把他氣走了。”說到此處簡易之無奈的扯了扯嘴角,也許他再也不會回來了吧。“哎,我原本以為你們已經修成正果,畢竟二哥是真心喜歡你,你們若是能夠成就一段姻緣,那便是天作之合。”宋致不說這話還好,一提到冉穆楓,簡易之的淚水就止不住的流下來:“阿致,我後悔了,我當真是喜歡上他了,可是如今,我不能拖累他,我也慶幸當時將他氣走,不然捲入朝堂紛爭,也許會為冉家帶去災難。”一位小廝急匆匆的跑過來神色興奮:“大小姐,大小姐,將軍回來啦。”院中的一行人神色激動,尤其是將軍夫人,急匆匆的前去相迎。剛剛推開大門,就見簡將軍站在門口,簡夫人激動的迎了上去:“將軍,你終於回來了,妾身以為此生再也見不到你了,說罷就撲了上去。”失去記憶的簡振不找痕跡的後退一步,簡夫人撲了個空,簡夫人神色錯愕:“將軍,您怎麼了?”阿朵的聲音從後麵傳來:“簡將軍受傷失憶,不記得前塵往事。”簡夫人夫人這才仔細的打量自己的丈夫,簡將軍高大的身軀之後出現一道纖細的身影,簡夫人隻覺得晴天霹靂。雖說自己已經失憶,但是看到簡夫人的神情,想必他們二人夫妻感情不錯,所以簡將軍有些尷尬的將身後的阿朵扶上前來:“夫人,是這位阿朵姑娘救了我。”阿朵急忙上前行禮:“見過將軍夫人。”簡夫人一看到他們二人的親昵神色,哪裡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當即臉色就變了,但是又想到大庭廣眾之下,忍了忍纔出聲:“多謝阿朵姑娘救了我們將軍,都進府吧。”一旁的簡易之氣得渾身戰栗,若不是宋致拉住她,她早就上前質問他的好父親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