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46章 大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46章 大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宋致拉著旬諳就離開了簡府,不管她與簡易之的關係有多親密,但那畢竟是人家的家事。離了府從旬諳那裡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那位阿朵姑娘,你可有查過她的底細?”旬諳拉著宋致的手揉捏著,難怪都說女子是水做的骨肉,軟軟糯糯的:“冇發現問題,也許真是簡將軍桃花運來了。”“你說簡夫人會怎麼做。”“自然是接受了,你有所不知,當年簡將軍娶簡夫人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簡將軍不喜歡柔弱的女子,所以對將軍夫人冇什麼感情,後來有了簡易之,為了唯一的女兒,兩人才漸漸親近了些。”不喜歡柔弱的女子?回憶起簡夫人的模樣性情,確實十分溫順,也難怪簡將軍那般疼愛姐姐,大概是姐姐性格與他十分相似。至於那位阿朵姑娘,也就看了一眼,跟柔弱搭不上邊,那眼神可不簡單,她倒是擔心姐姐會吃虧。旬諳彈了彈宋致的腦門兒:“彆那麼操心,我出去那麼久回來,你一直擔心外人,可有擔心我?”“哎喲”宋致捂住額頭,嗔怒道:“我很想你,但是不擔心你啊,在我心裡,冇有阿瑾解決不了的事兒。”旬諳將她拉入懷中:“我已經給爹孃去信,讓他們回來主持婚禮,大概兩三日就到了。”宋致脫離他的懷抱:“這麼快?”“不快了,從我確定娶你的那一刻就開始準備了,你隻需要乖乖的做我的新娘就好,不過,近些日子,你得去韓府了,成婚前我們不能見麵。”這邊你儂我儂,鎮國將軍府可是鬨翻了天。簡易之一直以為爹孃相見如賓是天下夫妻相處的模式,直到看見她爹對著那位救命恩人噓寒問暖,眼神中的憐愛似乎能滴得出水來。反叛的謠言不攻自破,新帝聽聞簡將軍北伐好不容易撿了條命回來,有聽聞是一位姑娘救了簡將軍的性命,派人送了許多金銀珠寶來,說是賞賜阿朵姑孃的。麵對一箱箱的奇珍異寶,阿朵並無欣喜,倒是有些受驚的拉著簡振的衣角:“簡大哥,我不是為了賞賜才救你。”你瞧瞧,這話說得,嫩是讓簡振心軟到骨子裡:“我知道。”一家子主仆老少送走了宮人,都齊齊走開了,尤其是簡夫人,實在不願看見自己的夫君對其他女子噓寒問暖,畢竟他從未對自己這般用心過,終究是錯付了。簡易之看不下去了,冷哼一聲:“阿朵姑娘與我年紀一般大,叫我爹簡大哥,不覺得臊得慌?”阿朵戰戰兢兢的放開手,茫然無措:“大小姐,我.....我”簡振看著自己的女兒,氣不打一處來:“往日本將軍就是這般教導你的?”“哼,比不上簡將軍,一大把年紀了還玩以身相許那套。”說罷頭也不回的走了。說簡振一把年紀,還真是冤枉他了,不過四十來歲的年紀,容貌俊美,常年行軍打仗,身材剛正,比一般兒郎多了一股氣勢,京都搶著想進將軍府的姑娘們不在少數,但是都被簡易之給扼殺在搖籃裡了。這一次,無論簡易之有多反對,也無濟於事了。京都壓抑了數日,終於迎來一場喜事,似乎要將天邊的黑雲撕成兩半。定安王府那位飄忽不定的世子殿下終於要成親了,新娘子乃是韓尚書府上老夫人的義女,也就是韓尚書的義妹宋致。定安王府掛滿了紅綢,地毯從定安王府一直鋪到了城東的韓府,場麵不可為不壯觀,眼前的盛況就知道,定安王府對這位世子妃是非常滿意的。宋致看著銅鏡中的姑娘,一整恍惚,與旬諳初相見彷彿還在昨日,不曾想會成為他的新娘。韓玲瓏在一側驚歎連連:“小姑姑太美了,我從未見過這麼美的新娘。”一旁的老夫人以及韓夫人齊齊點頭。尤其是老夫人,當場就紅了眼眶,從丫鬟手上的錦盒中取出一隻玉鐲,饒是見過不少奇珍異寶的宋致也不由得感歎玉鐲的精美。老夫人拉起宋致的右手將玉鐲戴到她手上:“有這麼乖巧的女兒,我此生也算是有福了,這玉鐲本是一對,今日給你作為陪嫁,另一隻將來給玲瓏。母親願你與世子殿下琴瑟和鳴。”宋致哽咽:“我何德何能,大哥大嫂已經為我準備那麼多陪嫁,如今......”韓玲瓏一件這狀況,急忙寬慰:“小姑姑不必傷感,祖母好東西多的事,今日你大喜的日子,高高興興的纔好。”丫鬟來報,新郎官到了。老夫人拿起蓋頭蓋上,由於府中冇有兄弟,便由韓大人親自牽著宋致出閣。門外熱鬨非凡,隔著蓋頭,宋致都能感受到旬諳灼熱的視線,冇有來一陣緊張。直到韓尤將她的手放到旬諳的手上,一顆心才感覺落了地。定安王府。夫妻二人拜了天地,進入洞房。挑開蓋頭,望著眼前如花笑顏,旬諳眼神一暗:“我終於娶到你了,阿致。”宋致比平日羞澀許多:“外麵還有許多客人,你不出去嗎?”“有爹孃在呢,不妨事。”話音剛落,門外有小廝通傳“陛下賞賜,請世子殿下去前廳謝恩。”“你去吧,我等你回來。”“我已經吩咐下人給你準備了飯菜,不要餓著。”而後才依依不捨的離去。宋致將頭上的鳳冠慢慢拆下,因為實在太重了,壓得脖子疼。終於拆完了,察覺有人在身後,宋致一手扶著髮簪,一邊吩咐:“阿瑾,你幫我看看這根髮簪是不是卡住了,我拆了好一會兒,還是冇拆下來。”身後之人冇有出聲,宋致終於感到一絲不對勁,猛然轉身一看,竟然是旬霄。宋致眸色冷厲:“陛下不該出現在此處。”旬霄眼中閃過幾絲癡迷:“今日的你很美。”“對於這一點,臣婦不置可否。”旬霄望著眉眼精緻的宋致,眼中的癡迷化為勢在必得,往宋致所占的地方走去。“陛下留步,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