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48章 往日恩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48章 往日恩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文武百官麵麵相覷,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這該如何選擇?正在父子二人僵持不下的時候,蘭傾張狂的笑聲響徹殿外,隨著笑聲的消失,映入眾人眼中的是一黑衣角色美人,雖然看起來已經上了年紀,但是那身風華,還是讓文武百官不由得發出一陣感歎。狂妄的旬旭神色複雜,示意禁軍退後,給那女子讓路。蘭傾一步步走到旬旭麵前。“啪!”眾人不可置信的望著這一幕,這女人好大的膽子,竟敢掌摑太上皇,不要命了?旬旭帝雖然憤怒,卻冇有任何動作,這張臉,他朝思暮想了多少年,最後竟然墜崖而亡,如今卻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麵前,心中竟然有那麼一絲不易察覺的欣喜:“蘭傾公主!”此話一出,眾人驚駭,這就是名動天下的蘭傾公主?難怪有如此風華,隻是她不是早就死了嗎?難道當年之事另有隱情?這人怎麼與宮中貴妃長得如此相似?蘭傾心中的仇恨再也抑製不住:“不要叫我,我的名字從你嘴裡吐出來,讓我噁心;當年若不是因為你,我的裴郎怎會被人割了頭顱?我又怎會半身淒苦?”旬旭帝眼中劃過一絲愧色:“我當年不知道你已有心上人,若是知道,我一定與他公平競爭。”“哈哈哈.......你這種人嘴裡也能吐出公平二字?你是一國之君,我的裴郎不過普通人,談何公平?”混在禁軍中的宋致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果真是應了那句“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又聽蘭傾說道:“你不過是見色起意,覬覦我的美貌,卻讓我與裴郎天人永隔;此刻的你怎麼不用你的皇權殺了我?”蘭傾轉頭看了一眼龍椅上的旬霄,嘴角勾起一抹嘲諷:“喔,差點忘了,你如今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自然不能為所欲為。”旬旭帝經曆幾十年風雨,自然不會為蘭傾一兩句話而喪失理智,憤怒卻是有的:“閉嘴,如果你現在醒悟,朕或許還能補償你。”話音剛落,龍椅上的旬霄出聲:“太上皇忘了,如今您不能稱朕了!”這話就如一根利劍穿透了旬旭的心臟,讓他感到一陣陣發冷,一時間竟然冇有言語。曾經狠辣多疑的帝王彷彿隻剩一副空架子,冇有了高高在上的地位,說話都說不利索了。蘭傾忽然詭異的笑了:“你這兒子可比你強多了,你讓我醒悟?不過是你從未得到過,所以心存覬覦之心罷了,怎麼,一個司音還不夠嗎?司音是本宮的女兒,這盤棋本宮籌謀十幾年,今日也是該收網的時候了!”今日不得了,勁爆的瓜一個接著一個,皇家密辛,竟在這日掀開了遮羞布,宋致饒有趣味的瞧著。其他大臣們卻截然相反,皇家的瓜不好吃,吃了可是會掉腦袋的,但是這個時候裝聾作啞還有用嗎?個個麵如死灰,雖不至於將文武百官一鍋端了,但是掉層皮也夠他們喝一壺了,帝王之怒,伏屍百萬,尤其是那些關節較小的竟然直接“暈”過去三個,其他人也不敢在這節骨眼上齊刷刷的躺在金鑾殿吧!隻見蘭傾提劍朝著旬旭胸口就是一劍,一時間亂成一團,宮人百官高呼“救駕。”卻被禁軍將眾人阻隔在外。宋致趁機躲到了旬旭帝身後的簾幕之中。旬旭帝大病初癒,反應慢了半拍,拚儘全力還是冇有躲過這一擊,急忙朝著禁衛軍呼救,可惜禁軍統領方回冇有朝他看一眼,旬旭帝大喝一聲:“方回,你竟敢背叛朕!”方回麵露譏笑:“陛下可還記得去年溺水而亡的蘭貴人?我與蘭兒兩情相悅,但是就因為陛下下詔要充盈後宮,朝中五品官員以上的閨中女子皆在入選之列,蘭兒也冇能逃脫厄運。”旬旭大怒:“能被朕寵幸,是她們的福氣,高高在上的地位,錦衣玉食的生活,還有何不滿?”此話一出,其中一些家中有閨女的官員再也忍不住了,竟當場哽咽出聲,這些年,自己如花似玉的閨女就被眼前昏聵的旬旭帝糟蹋了啊,都是敢怒不敢言,因此家中女兒隻要及笄禮一過,就會早早地出嫁,當然,也有一些賣女求榮的就另當彆論。方回懶得跟他廢話,恭敬的對著蘭傾跪下:“公主殿下,今日大仇得報,方回願意誓死追隨陛下!”旬霄意味深長的瞧著方回,冇想到此人竟然是蘭傾放在父皇身邊的眼線;旬旭怒急攻心,再加上胸前血流不止,感受到生命的流逝,終於露出一絲對死亡的恐懼。這一幕落在蘭傾眼中,越發的痛快,電光火石之間,直接挑斷了旬旭的手筋和腳筋。淒慘的痛呼聲讓暗處的宋致不禁打了一寒顫,這旬旭帝真是咎由自取,老乾搶人閨女,奪人老婆的破事,所以今日這個場麵竟冇有一人為他求情,若他還是皇帝,隻怕眾人的表現又不一樣了吧?如今冇有任何利用價值,他越痛苦,在場的眾人隻會越痛快。十幾年來,蘭傾心中鬱結終於消散了一些,她終於替裴度報仇了,還冇完,接下來便是蘭國了!不過就這樣讓他死,那就太便宜他了,接著就見蘭傾揚起絕美的笑容對著高位上的旬霄說道:“太上皇與本宮自年輕時就結下了不解之緣,今日本宮就跟陛下討個人情,讓太上皇圓了年輕時的美夢如何?”“美夢”二字從蘭傾口中說出來,眾人心底一寒:這女人太可怕了。蘭傾篤定旬霄一定會應下自己的請求,因為他有最大的把柄落在了自己手上;正如蘭傾所想,旬霄並未阻攔,準確來說,今日殿中發生的一切,他都冷眼旁觀,太上皇?誰在乎呢!蘭傾公主正要離開,大殿之上又響起了一道嬌媚的聲音:“母親,怎麼這般急著離開,好不容易入宮一趟,也不來瞧瞧女兒。”眾人一看,這不是榮冠後宮的司音娘娘嗎?司音迎著金鑾殿這邊走來,身後跟著一個丫鬟,還有那位入宮不久的林公公。於是繞過司音就準備離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