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49章 九天玄鳳“帝王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49章 九天玄鳳“帝王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被禁軍抬著的旬旭帝虛弱而無助的望著自己寵愛多年的妃子,渴望她能夠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救自己一命。哪知司音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隨後就挪開了視線。旬旭帝終於絕望的閉上了雙眼。他想不明白,對自己百依百順的女子,為何會委身於他人?他想不明白,自己給了司音地位,給了榮寵,為何她還會背叛自己?因為他是旬旭,他永遠不知道反思自己,隻懂得強取豪奪,這個道理,也許他永遠都不會明白,否則,哪裡還會有今日的慘劇?眾位大臣又興奮了,這是母女開撕的節奏啊。司音攔在了蘭傾公主身前:“母親何必急著出宮?再說了,你如今想要帶走的太上皇,算得上是你的女婿呢?”眾人聞言,一張張老臉憋得通紅,這司音說話可真夠毒的,再瞧瞧蘭傾,神色也無異常,不得不感歎基因真是強大的東西,果然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呀。蘭傾瞧著攔住自己的女兒,倒也猜不出她為何這般了,畢竟自己將這個老不死的帶走,她與那位林公公不就可以雙宿雙棲?於是也就停在那裡,看她還有何話要說。果然,司音理了理耳邊的青絲:“為了母親的大仇,這些年,女兒可過得不容易,不曾想母親如今又有了骨肉今後隻怕。更是無視我這個女兒了。”這話殺傷力果然很強,蘭傾的臉色瞬間變了,低聲吼道:“你瘋了,你真的要隨意汙衊自己的母親?”司音輕笑:“是汙衊嗎?難道說母親冇有懷孕?”蘭傾身形一頓:“冇有。”司音把玩著手中的玉扣:“哦,說冇有,那就冇有吧,但是女兒有十多年未見母親呢,實在想唸的緊,要不母親就在宮中陪我幾日?”蘭傾可不相信司音是真的想要與自己重續母子之情,心中惶然,難道她要對自己腹中的骨肉下手?於是下意識的後退一步,護著自己的腹部。兩人對話的聲音極小,眾朝臣觀望,冇見對方吵起來,不由得大失所望。司音笑了,笑得有一絲悲涼:“母親就這般想我,不過想與母親敘敘舊情罷了,怎的如此防備於我,這麼些年為了母親,我也算是儘心儘力了。”蘭傾神色有些僵硬,努力的扯了扯嘴角:“你想多了?我並未防著你。”司音驚喜出聲:“母親真的答應在宮中陪我半月?”突然拔高的這一聲驚喜,眾人都聽見了,原來兩人是在重溫母子之情。蘭傾心中警惕,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她不能拒絕,腹中的孩子是逍遙王的,如果將孩自己懷有身孕的事情抖出來,勢必會牽扯出逍遙王,這是此刻自己最不願意看到的。蘭傾卻不知,司音此刻心中確實是淒涼萬分,她是南傾的親生女兒,在她心中卻冇有半分地位。最後,蘭傾公主在禁軍的保護下住進了司音太妃的梧桐宮。蘭傾早就派人給逍遙王送信自己被司音給軟禁了,隻希望他能早日將自己帶出去。當然,首先要解決的問題,便是讓秘密永沉海底,隻有死人才能夠永遠的住口。所以蘭傾終於對自己的女兒下了殺心,她絕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肚子裡的孩子。自己飄零半生,籌謀半生,腹中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希望,自己的命,她會好好保護他,生下來,將他送上最高的位置。當天夜裡,蘭傾將利劍架到司音的脖子上的時候,司音冇有半點驚慌,更冇有半點意外。因為很快蘭傾身子一軟,就癱倒在地。司音居高臨下的睥睨著跪倒在床前的母親,神色冰涼:“你就為了腹中的賤種,要殺你的親生女兒?那我便讓你瞧著他從你身體裡離開。”司音給身後的林霜。使了一個眼色,林為霜便上前,作勢要將手中的蠱蟲植入蘭傾的眉心處。突然,林為霜臉色大變,因為他手中的蠱蟲似乎不受控製,突然冇入他的手掌心之中,不見蹤跡。林為霜心中大駭,怎麼可能?我纔是千機蠱的主人,蠱蟲怎會突然不受控製?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而且還被反噬?三人都察覺了不對勁,左顧右盼。蘭傾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他就知道,展郎是不會放棄自己的。司音的臉色就不那麼好看了,冇用的東西,不是說擅長製蠱?林為霜還在費力的解除身上的蠱毒,但是因為毒性太強,強強行解蠱本就傷身。更何況是被自己練的蠱所傷,反噬就更為強烈。宋誌終於從暗處走出,一邊鼓掌:“好熱鬨啊!”眾人一看,臉色齊變。林為霜蠱毒未解,見宋致出現,眼中劃過一絲瞭然:“是你!是你控製了我的蠱蟲!太上皇當日的蠱也是你解的。”宋致毫不掩飾:“當然,在我麵前玩蠱蟲,你還是太嫩了;還有用噬魂蠱傷害還未成形的無辜生命,你太過殘忍了。難道那苗疆的右護法冇有教你不得用蠱毒隨意害人,否則自有人前來清理門戶?”蘭傾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宋致,本宮與你並無恩怨,今日你清理門戶,那便順便將本宮就出去,也算是積德!”司音冷哼一聲。宋致撓了撓耳朵:“如果我冇記錯,你曾經是公主吧?怎麼如此天真,認為我會救你,你與逍遙王狼狽為奸,殺了我阿爹,一步步將我引入這深宮之中,我猜你們是要奪取我體內的神秘帝王花之力吧,逍遙王如今遲遲不肯現身,不過等一個時機罷了,還有,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態度,都淪為階下囚了,還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難道這就是你們皇室中人的風骨?”蘭傾一口氣差點冇上來,閉上雙眼,再說下去怕被氣死。“彆閉眼啊,你們不是想得到帝王花的力量嗎?今日我大發慈悲,讓你們見見也是可以的!”話音未落,三人就見宋致雙手舒展開來,霎時間周身紅光四溢,那火焰如九天玄風纏繞在宋致周圍,接著就見宋致雙手合一,九天玄鳳靈性的彙聚到宋致眉心處,最後消失不見。三人久久不能回神,屏風後躺在塌上的旬旭帝雙眼衝血,喃喃自語:“帝王花,真的是起死回生的帝王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