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53章 驚豔眾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53章 驚豔眾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性格溫軟?剛剛大言不慚的說不與人共侍一夫,自己善妒的人是誰?相貌平平?嗬,看看這大殿之中,哪怕在無雙公主與司音娘孃的麵前,那美豔的臉蛋也毫不遜色,你這話說出來是將在座的女郎貶到什麼地步呀?你這樣都算相貌平平?那我們隻能算粗鄙不堪?黃姍神色尷尬,她本以為自己如此挑釁宋致,她會答應應戰。而後旬霄出聲了:“今日國宴,有外國使者入我大越,自當彰顯我越國應應有的氣量,世子妃何不獻上一曲,讓人一睹為快?”宋致起身認真的打量了一眼眼前的黃姍,人倒是美人,不過眉宇之間的那抹陰鷙與傲慢破壞了美感:“本世子妃答應為你伴奏,但是曲目由我隨心而定,如何?”這一口一個“本世子妃”氣得黃珊心肝肺都疼起來了,宋致心中小人兒手舞足蹈:看我不膈應死你。黃姍輕蔑一笑,傲然道:“本就是黃姍請求宋姑娘伴奏,樂曲變換自然由你定。”宋致接過宮人取來的琵琶,轉軸撥絃三兩聲,就將琴絃調好,就這一個簡單的動作,讓那些善彈琵琶的閨閣貴女們,眼中不由自主的劃過一絲讚賞,好精妙的手法。宋致問道:“黃小姐可準備好了?”黃姍給了她一個不屑的眼神,似乎在說,架勢倒是擺的挺足,就是不知有幾分本事?出來丟人現眼。接著,宋閉上了雙眼,彷彿進入了無人之境。一曲《昭君出塞》從她的指尖流出,哀怨婉轉,纏綿悱惻悱惻,眾人被帶入到她的情緒變化之中,似乎親眼見到昭君離彆家鄉,離彆故土,去往塞外的那段歲月;更是有人聽得潸然淚下,想到自己遠嫁的女兒,多年不曾相見。再瞧著黃姍的舞姿,也是配合的極好,娉婷婀娜,舞曲配合得天衣無縫。不知不覺,琵琶聲變得高亢激昂,閨閣貴女們麵麵相覷,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驚駭之色,這是《十麵埋伏》,這樣的曲子饒是她們之中最擅琵琶者也不敢輕易在人麵前彈奏,因為樂曲的內容壯麗輝煌,風格雄偉奇特,這一幅生動感人的古戰場畫麵似乎浮現在眾人麵前,聽得眾人激情澎湃,似乎感受到了戰爭的激烈戰況。繼而,琴音低沉婉轉,忽而又變得清麗曠遠,這是《陽春白雪》,琵琶聲中流露出來的積極進取、樂觀向上,與大自然合二為一的境界充斥在大殿之中。一曲作罷,眾人已沉醉不能自拔,直到宋致回到座位,眾人還在恍惚之中。無人瞧見那跳舞的黃姍早在《十麵埋伏》的曲子之中扭傷了腳,落寞不甘的被人抬到了座位。眾人神色各異,旬霄滿眼不甘,眾位大臣們眼中露出讚賞之色,那些閨閣貴女們無一不驚羨,神色最喜於形的當屬定安王世子了。那雙眼睛盛滿了碎碎星光,今日的阿致給了他太大的驚喜,他從來不知,阿致在琵琶方麵竟有此等造詣,這些年來,他聽過的琵琶曲也不少,無一人能與自己的世子妃相比。離國的三位皇子最先回過神來,接著,大殿之中就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太子殿下阮莫離走到對麵的宋致麵前:“世子妃的琵琶聲當真是世間少有。”阮莫離的眼神寵溺,宋致有些莫名其妙,這不會是看上自己了吧?倒是不奇怪於他讚美自己的琵琶曲,隻是那寵溺的眼神是怎麼回事?自己可從未見過他呀。於是,側頭望瞭望旬諳,旬諳仿若不知情似的;再看對麵的離國二殿下與三殿下,他們眼中的眼神與阮莫離的眼神如出一轍。旬致懵了,一把抱住旬諳的胳膊:“多謝太子殿下青睞,隻不過宋致心中除了夫君,再也容不下其他人。”此話一出,眾人是目瞪口呆,唯有黎國的三位殿下“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宋致納悶,太子殿下在我麵前如此殷勤,那寵溺的眼神,難道是自己會錯意了?冇來由的感到麵紅耳赤:太丟人了。旬諳也是啼笑皆非,趕緊將宋致拉到懷裡,對著站在麵前的阮莫離說道:“大舅哥,你就不要再逗我的夫人了。”這一聲“大舅哥。”一石激起千層浪,大殿之中,直接炸開了鍋。旬霄麵前的酒杯滑落在地,其他大臣也隨之安靜下來,但那臉上的求知慾是怎麼也蓋不住。阮莫離這才解釋道:本太子此次來越國出使,一是為了促使兩國交好;二是為了尋找我那失散多年的妹妹,也就是貴國的定安王府世子妃旬致。”有驚愕的,有嫉妒的,司音扯了扯嘴角,原本以為,不過是江湖女子,不曾想,竟然是那山間明月,隨即嘲諷的看了一眼主位上滿眼不甘的皇帝陛下,這下,要想搬倒定安王府,無異於蚍蜉撼大樹。最為不甘的,便要數黃姍了吧。掀掀了掀嘴角,語氣譏諷:“太子殿下,可是已經查證清楚了?畢竟,皇室血脈不容玷汙,誰不想從平民女子一躍成為公主殿下呢?”黃尚書臉色鐵青,黃夫人臉都嚇白了,扯著閨女的袖口讓她閉嘴,奈何黃姍被嫉妒衝昏了頭,阮莫離不大反問:“敢問這位女公子?官居極品?在何處任職?”。將手中的酒盞放下:“貴國的禮儀,實在讓本太子歎爲觀止,皇帝陛下還未說話,大臣的女兒為此出頭?”黃姍後退一步,臉色蒼白:“臣女的父親是兵部尚書。”宋致好想提醒她看看,黃夫人直接暈過去了,黃尚書離暈過去也不遠了。賢王阮莫痕嘴角微微勾起,端的一副溫潤如玉的模樣,說出來的話卻如淬毒的利劍:“原來是兵部尚書的女兒,本王還以為是兵部尚書呢,什麼時候越國的大臣之女也能妄議國事,質問我離國的太子殿下了?”這一頂帽子扣下來,可就是滅九族的死罪,一時間噤若寒蟬,黃姍直接被嚇暈了過去,秦霄的臉色自然也不好看,兵部尚書黃秦踉踉蹌蹌離了座位跪下賠罪:“小女久在閨中,不知進退,雖說是為了離國的皇室清譽著想,但是言語無狀,頂撞了太子殿下,是老臣教導無方,還望太子殿下恕罪。”這話說的就可有技巧了,什麼叫做為了離國的皇室清譽著想?翼王阮莫塵一聲冷哼:“我太子皇兄在韓尚書眼中這般無能?自己妹妹都能認錯?更何況,我離國的清譽何時輪到爾等置喙?你算什麼東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