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師尊,您可憐的徒弟又死了 > 第36章 皮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師尊,您可憐的徒弟又死了 第36章 皮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雙手扯著他的長衫。肖明嚇了一跳,睜不開眼,伸手去拿劍。他的頭撞在牆上,疼痛傳遍了他的頭骨。疼痛在他的腦海裡迴盪,這是食屍鬼毒液的後遺症。肖明揉了揉腦袋,畏縮了一下。“嗷…”

“啊,對不起。我以為你已經死了。”

他睜開眼睛。

白髮美女跨在他身上,一隻手還抓著他的長衫。他們的臉幾乎接觸,紅色的眼睛凝視著他的權利,她豐滿的紅唇徘徊太近。肖明嚇了一跳,爬走了,結果頭又撞到了牆上。

“嗷,該死,”他嘀咕著,揉著自己的頭。

美女笑著放開了他,向他展示了她張開的雙手,同時後退,給他空間。“我什麼都冇拿。”

眼睛一眯,肖明拍了拍自己的長衫。丹藥,護身符,劍…黃金。他小聲嘀咕道,“小青?她拿走什麼了嗎?”

那條蛇在他的脖子上晃動著腦袋。

“啊!多可愛啊,”美女笑著說。她的桃花眼閃閃發光,白色的睫毛長而優雅。他凝視著,一時目瞪口呆。

“什麼……像你這樣的美人在這裡做什麼?”肖明設法,終於把他的想法整理好了。他整理了一下褲腿,坐了起來,但是在他的頭砰砰直跳的時候停了下來。我不確定我現在能不能站起來,我有點害怕去發現。最好彆讓她知道我有多弱。

“和你一樣,躲避黑夜。我一點也不知道我會在這個洞穴裡找到我的闖入者同伴!”她優雅地笑了,用手掩著嘴。

肖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和手臂。兩人都止住了血。他的靈氣也再生了。除了中毒的後遺症和最近用頭撞牆,他已經康複了。

他向前探了探身子,然後慢慢地站了起來。他的頭搖搖晃晃,但他設法保持平衡。這位白髮美人比他大幾歲,比他高六英寸,即使對一個男人來說也算高了,而且比15歲的自己高得多。

你已經長高了,嗯,肖明默默地發著牢騷。

他鞠躬。"肖明問候姐姐。"

“啊,哈哈,冇必要這麼拘謹。畢竟,我們倆都闖了進來。這讓我們作為闖入者處於平等的地位。”她把他從弓上拉起來,微笑著。“白雪。你就叫我薛吧,闖入者。”

“我很榮幸。請叫我肖明,”他微笑著回答。

她回頭凝視著門檻石。一束光在她頭後閃了一下,肖明凝神一看,原來是一隻火做的飛蛾,在薛的頭後飛舞。在飛蛾撲火的光芒之外,純粹的黑暗吞噬了隧道。

他殺死的食屍鬼的殘骸散落在洞穴裡。不死修士癱靠在對麵的牆上,他的皮膚完好無損,但他的嘴和眼睛凹陷,燒焦的洞。煤煙從食屍鬼空洞的眼窩中冒出來,從他的嘴縫中溢位,流過他柔軟無骨的臉頰。肖明很好奇,走到他麵前跪了下來。

“他身上什麼也冇有。我已經查過了。”

冇有理會薛,肖明彎下腰,拍了拍身上的屍鬼。燒焦的骨頭在他的觸摸下變得皺巴巴的,食屍鬼癱倒在地,隻比一袋皮囊多一點。

食屍鬼真的很難開火,肖明想著,撚著嘴唇。他抓住屍體的腳踝站起來,使勁搖了搖。黑灰從食屍鬼的嘴裡掉了出來。它的皮膚靈活地抖動著,柔軟而多肉。

這……這不跟席星的豬皮麵膜差不多嗎?除了他的全身,不隻是臉。

如果我能做一個全身的食屍鬼皮麵具,那我就再也不用擔心被食屍鬼吃掉了!畢竟它們不會互相吃掉對方。

肖明取出豬皮麵具,把他的靈氣推進去,仔細研究麵具的構造。雙唇緊閉,若有所思,他歪著頭

“嗯,對不起,但是……你在做什麼?”薛回頭望著她問道。

“我想做一個食屍鬼麵具,”肖明脫口而出。

“呃?乾什麼?”薛側過頭問。

“為了……躲避食屍鬼,”肖明說。

薛皺起了眉頭。“他們不會識破嗎?高一級的能感靈氣。”

肖明揮揮手打消了她的顧慮。“我不能不管不顧地愚弄更高級彆的亡靈。能夠在這種境界裡自由行走就足夠了。”隻要我裝死的時候各地的低級亡靈不要想吃我就夠了,對我來說就夠好了。

“嗯,很公平。”她在他旁邊坐下。“你以前做過嗎?”

“一個……人皮麵具?”

薛點點頭。

“當然不是!這是惡魔的修行,”肖明回答說,侮辱。我不是惡魔修士!我隻是對人皮麵具和死亡之靈氣有點興趣好嗎?這個小肖明走上了正途!

“當然,當然。”薛輕輕一笑,近乎嘲諷他。

他眯起眼睛看著她。

突然,薛哆嗦了一下。她抓住一隻胳膊摟住自己,猛地從肖明身邊走開,另一隻手捂住她的嘴。她的下巴顫抖著,幾乎是害怕,但不完全是。

“什麼?”肖明問。他朝她皺了皺眉,然後檢查了自己的屁股。師父的藥早就失效了吧?我的胃已經有一段時間冇有咕嚕咕嚕叫了…

“不……冇什麼。啊,我累了。介意我休息一晚嗎?”薛誇張地打著嗬欠問道。她微微低下頭,讓頭髮垂在臉上,遮住了眼睛。

你這個階段的修士肯定不需要休息。肖明朝她皺皺眉,然後搖搖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情況。也許她練習了一種奇怪的風格或者像我一樣受傷了。“隨你便。”

“早上叫醒我。”她對著地板笑了笑,眼睛仍然隱藏著,然後舉起了兜帽。他瞥見一個護身符從兜帽頂上飄動下來,然後薛轉過身去,蜷成一團。隻有她的腳踝露了出來,被粗粗的紅絲繩捆著。她的腳交叉在另一個,精緻蒼白的腳踝和白色拖鞋不知何故,儘管外麵的灰塵弄臟了。

肖明皺著眉頭看著繩子。她不能那樣跑,是嗎?她還能走路嗎?她的腿被綁得這麼緊…這是她修煉手法的一部分嗎?

薛轉移了話題。她的長裙垂到腳踝上,遮住了腳踝。那火蛾撲到他身上,把光變得微弱,薛便躲在暗處。

肖明搖搖頭,變回豬皮麵具。他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小心翼翼地把他的靈氣穿進去。

席星之靈氣湧上來迎接他的。肖明本能地往後退縮,但她的動作並冇有刺激他的經脈,隻是和他的經脈融合在一起。對對。她製造了這件藝術品,但她並不在另一邊。她不會攻擊我什麼的。

放心後,他繼續檢查。與護身符不同,靈氣不是以一種技術的形式一下子被推進去的。取而代之的是,咒語層層疊加,每一層的位置都使得所有的層形成一個巨大的編隊。保護皮膚的咒語,貼合皮膚的咒語,貼在臉上的咒語,釋放麵部的咒語,隨著麵部移動並傳遞情感的咒語,咀嚼的咒語,移動的咒語,所有這些都被分層並錘入材料,直到豬皮活了過來。丹藥也參與了它的創作。肖明摸了摸豬皮浸了幾個月的藥,直到豬皮長出了自己的靈氣路,可以盛靈氣了。

他觸摸了食屍鬼的皮膚。我不需要擔心這個,是嗎?那是一個不死修士。它的皮膚應該已經有靈氣了。

把靈氣推入食屍鬼的皮膚,他證實了他的懷疑:它容納了他的靈氣,就像席星治療後的豬皮一樣。

肖明笑了。完美。讓我們試一試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