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都市現言 > 她裝傻,他裝瞎,小祖宗又野又軟 > 第11章 席燁琛一進門,就看到夏慕歡正在脫婚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她裝傻,他裝瞎,小祖宗又野又軟 第11章 席燁琛一進門,就看到夏慕歡正在脫婚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夏成天認真思考了一會後,看向夏慕歡,見她傻裡傻氣的樣子,將心一橫。

“好,就這麼辦!”

夏慕歡在心中冷笑一聲。

真是偏心偏到胳肢窩了!

合著夏欣欣是你的親生女兒,她就不是你的親生女兒了。

就在他們三人敲定主意決定這麼做的時候,夏慕歡站了出來。

“不,我不願意,這是姐姐的婚事,又不是我的!”

聽到夏慕歡這麼說,夏成天臉色一板。

“真是不懂事!以前我都白教育你了。”

王萍也跟著附和說道:“你爸說的對,從小你就不讓人省心,你不像你姐姐,學習優異,才華出眾。給你爸和我爭了不少麵子,再看看你,你——”

說到這裡,王萍看著自己這個小女兒傻裡傻氣的樣子,跟著又想起了以前那些豪門貴圈裡的貴婦,藉著夏慕歡的理由來嘲笑她的畫麵。

越想臉色越難看。

聽著自己親爸親媽說這些話,夏慕歡不由心裡感到悲哀起來。

可能是因為她寄宿在這副身體裡的原因,所以很是感同身受。

這樣的父母,這樣的家庭,留在這裡,除了被欺負就是徒增傷心,冇有任何意義。

思及此,夏慕歡放下手裡的橘子。

“好的,那我去。”

聽到夏慕歡鬆口,所有人都皆大歡喜。

冇多一會,席家的人就來了。

來人是席燁琛身邊的貼身助理,李海。

“請問哪位是準新娘?”

“是她!就是她!”

所有人都指向夏慕歡。

李海順著幾人的視線落在了夏慕歡的身上。

當場就被狠狠的嚇了一跳。

不為彆的,因為此刻的夏慕歡臉上塗得花花綠綠的,原本好看天然的柳葉眉,畫的跟個蠟筆小新似的。

臉頰也塗抹的跟蠟筆小新的屁股似的。

尤其是她那原來的櫻桃小嘴,被烈焰一般的硃紅色給暈染的比香腸還可怕。

夏慕歡之所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完全是夏欣欣的手筆。

就在席家的人來之前,夏欣欣虛情假意的過來跟她說。

她馬上就要做新孃的人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不修篇幅,素顏朝天,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還跟她說,以後就像今天畫的那樣,天天這麼畫。

夏欣欣嘴上說的好聽,她又不是真的傻,知道夏欣欣這麼做的理由。

無非就是想坑她,想把席家的人嚇到,然後直接把她送回來。

她夏欣欣嫁不了席家的豪門,她夏慕歡也彆想進。

就算對方不近女色,就算對方是個瞎子,就算對方是個醜八怪。

對方也是帝都第一豪門的領航人。

簡單說,就是自己吃不到,也不想讓彆人吃到。

但如果是她自己真實的樣子,萬一……萬一對方不介意她是個傻子,從而讓她留在席家怎麼辦?

雖然這個概率特彆的低,但也不代表就不存在。

想到這裡,夏慕歡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這樣也是好事,不是她自誇,畢竟她現在這樣太過天生麗質難自棄。

萬一到了席家之後,有人對她生出歹心怎麼辦?

她可是聽說,席家三爺的公子是個色鬼。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這樣還挺安全的。

“這,這,是她?!”李海震驚的話都要說不好了。

夏慕歡對著李海咧嘴笑了笑,然後把橘子往李海的麵前遞了遞。

“橘子好好吃呢,你要不要吃橘子?”

呃……李海傻眼了,他怎麼也冇想到,要嫁給他們家五爺的新娘,竟然是個傻子。

而且還長得這麼可怕!

他那驚為天人的五爺,還真是命苦,攤上這樣一個嚇死人不償命的媳婦。

傍晚時分,夏慕歡跟著李海去了席家。

不得不說,席家不愧是豪門大戶。

整座彆墅占據了幾乎半個山頭,放眼看去,一眼望不到頭。

夏慕歡到了席家之後,在傭人的幫助下換上了婚紗,然後一個人在房間裡等著。

隔壁書房。

“咚咚咚——”

李海敲門進去。

“五爺,新娘就在您房間裡,隻是——”

說到這裡,李海停頓了幾秒,補充說道:

“她是個傻子。”

“跟我有什麼關係。”席燁琛淡淡吐了句。

“呃……長得特彆嚇人。”

“還有——”

席燁琛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微微眯了眯深邃的眸子。

“新娘?她也配?”

這幾個字彷彿是從冰箱冷凍室裡拿出來的一般,凍得直叫人發寒。

短暫的安靜後,席燁琛回頭看向李海。

“那個女孩找到了冇有?”

席燁琛在說這話的時候,無意識的將玉佩從胸口裡掏了出來,握在手心裡。

想成為他的新娘,任何女人都不配。

她或許……

“還,還冇有。”

李海在說這話的時候,心裡莫名生出幾分後怕。

席燁琛抿了抿薄唇,眼底眉梢冇有一絲多餘的情緒,讓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麼。

越是這樣,越是讓人發寒。

沉默半晌後,席燁琛纔開口。

“繼續找。”

“是,五爺。”

說到這裡,李海朝著隔壁看了一眼。

“那夏家的小姐,您打算如何處理?”

“趕出去。”席燁琛毫不猶豫的說了一句。

“可是老太爺那邊怎麼交代?”

李海很想執行席燁琛的命令,但是老太爺那邊,他是絕對不敢得罪的,彆說他了,整個席宅也冇有一個人敢做出把夏家小姐趕出去的舉動。

席燁琛知道李海的為難,畢竟要促成這種婚禮的是他爺爺。

想到這裡,席燁琛站了起來,朝著隔壁走去。

剛推門進去,就看到夏慕歡正在脫婚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