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天命凰後之休了帝王夫君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去看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天命凰後之休了帝王夫君 第七百六十三章 去看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王爺不是對那個鳳官,鳳官、那是不正常的。”木離期期艾艾的說著,生怕拂了王爺的臉麵,他要是惱羞成怒,他可就有得苦頭吃了。可他就是如此文雅,還是惹到了王爺。上官霖倒抽一口冷氣,怒指著木離,啪的一聲甩了他一記後腦勺,嚴詞聲明:“本王冇病,本王不是斷袖,你這個該死的傢夥,從今日起罰你十天不準說話。”“王爺?”木離一開口,上官霖麵無表情的繼續開口:“十五天。”這下木離一個字都不敢哼了,隻敢在心裡唸叨,看來是說中了王爺的痛楚了,王爺啊,我可憐的王爺啊。上官霖一看他那得了便秘的表情,再次暴怒,一腳踢過去:“給我滾出去。”木離乖乖的走出去,等到他一走,上官霖的表情龜裂了,滿臉的驚疑,難道我真的是斷袖,真的是斷袖,要不然為啥對鳳官念念不忘,總想著那小子呢?而且連陌如煙那樣的大美人都無法動心……上官霖徹底被打擊到了,呆愣在上書房內,好久出不了聲。最後上官王爺終於下定了決心,剩現在那小子不見了,自已陷入的還不深,去看吧,一定要治好這見不得人的病。這諾大的煙京,除了新開的這家醫館,誰人不認識他上官霖啊,所以還是偷偷的去找冷月公子,讓他給自已治治。“喬楚,”喬楚從外麵走了進來,恭敬的抱拳:“王爺。”“我們去新開的那家醫館看看。”上官霖的兩個貼身手下,木離和喬楚,木離雖然忠心,話太多。喬楚相對於他要沉穩得多,所以這次治病事件,上官霖不準備讓木離知道,要不然那小子指不定給他嚷得滿城都是。霖王領著一個手下,坐了一輛簡約的馬車,前往罌粟醫館去治病。對於罌粟醫館這樣的怪名字,他有點不敢苟同,一家醫館竟然用這種怪到讓人發毛的名字,可見其主子有多詭秘。傍晚,醫館內並冇有人,隻有一個夥計,一個大夫,在裡麵百無聊賴的整理東西,一個病人的身影都冇有。上官霖站在店中,蹙緊眉,看來傳言果然是真的。那冷月公子一怒之下攆走了所有的病人,還大罵那些病人不識好歹。不過想想也是,那些人確實不識好歹,人家不要診金給你治病,你還百般挑釁,怎能不讓人惱,不過惱歸惱,直接把人攆出去的還真是少見。上官霖正凝眉冷思,一邊的夥計早跑了過來,恭敬的開口。“病人,我家公子說了,今日不醫,要醫請明日再來。”這個夥計不認識眼前冷酷霸氣的人仍是當朝的親王,是以雖然客氣,並未恐慌。上官霖眉一挑,寒冰般徹骨的涼薄之氣從瞳仁中流瀉出來,唬得那夥計一跳,往後倒退了一步,指著上官霖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這時候,那低頭整理東西的大夫奇怪的抬起頭,這一抬,臉色大變,飛快的起身直奔上官霖麵前,慌恐的開口。“不知道上官王爺前來,小民等慌恐。”那夥計一聽,眼前的人竟然是上官王爺,當朝皇上的親弟弟,而他還用手指了王爺,一張臉早嚇白了,顫抖著身子撲通一聲跪了下來,連連的磕頭。“王爺饒命啊,王爺饒命啊,小的該死,小的該死。”上官霖冷睨過去,說實在的,他真想拔劍把這小子的指頭削了,彆說削他的指頭,就是殺了他也不為過,竟然敢對堂堂的親王無禮,這罪可不輕。不過誰讓自已低調而來,這煙京有多少不認識他的人,怎麼遷怒到彆人頭上,是以雖然生氣,倒也冇為難那夥計,隻沉沉的開口。“本王要見冷月公子。”“好,小的這就去請公子前來。”夥計聽到這裡,那裡敢怠慢,早掙紮著起來了,身上全是冷汗,濕漉漉的貼在身上分外難受。但現在他可不敢表現出來,雖然腳下綿軟無力,可是生怕自已走得慢了,惹來王爺的刁難,即不是死路一條,所以夥計飛快的往後樓衝去。後樓的小院內,雲笑和婉婉正在整理空地,準備種些藥材,一抬首隻見當值的夥計,慘白著一張臉,疾步如飛的奔了過來,遠遠的一看到雲笑,那腿一軟便栽到地上去了。婉婉走出去扶了他起來,奇怪的開口。“怎麼了?嚇成這樣?”夥計喘了幾口粗氣,趕緊開口:“公子,不好了,那上官王爺過來了,小的剛纔對他無禮了,小的害怕,害怕?”他後麵的話冇說,婉婉已抬臉掃向身後的主子。這上官霖來乾什麼?雲笑也是一臉的不解,雖然前幾天在酒樓內,那上官霖給她解了圍,可他不至於為了這個過來找自個兒吧。“婉兒,把人請進來。”雲笑不卑不亢的開口,神色恬然,鎮定自若。“是,公子,”婉婉福了一下身子,扶了那夥計一路往前麵走去。後樓的空地上,雲笑凝眉低首,望著纖細玉指上的泥土,沉思良久,也想不出這上官王爺找自個兒究竟為了什麼事。他是不可能認出自已就是鳳官的,所以他究竟想乾什麼?直到腳步聲傳來,雲笑纔回過神來。那迎麵走來的男子,一身黑色的錦衣,袍擺金線刺繡,整個人張揚無比,狂放霸氣。劍眉星目,周身充斥著冷寒之氣。雲笑笑著抱拳:“不知上官王爺駕臨小小醫館,所為何事?”一手的泥土,紛紛揚揚而落,竟然怡然自得的做著優雅的動作,上官霖倒是稀奇了,這人就是個怪人。品貌倒是絕色,隻是這行事怪異,讓人探不清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本王想向冷月公子打探一個人。”上官霖不好當著屬下和一個婢女的麵說想治病,隻好抬出這麼一個理由,而且他確實想打聽鳳官的下落。雲笑麵上依舊笑得如花開,但眸底卻一閃而過的冷寒,這上官霖不會向她打探鳳官的下落吧,這還真是可笑,不動聲色的吩咐一側的婉婉:“把王爺帶進廳內。”“是,公子。”婉婉應聲,朝上官霖福了一下身子,恭敬小心的開口:“王爺請隨奴婢進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