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奇幻 >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 第8章 這個世界,那個世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第8章 這個世界,那個世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李立想到了那個世界,那個他無法再歸入的世界。

他之前其實有二十年的時間冇有想過它了,隻是這一次,他又想到了它。

想到了那個世界裡的家人,不知是否已經隨著時間把關於他的記憶鎖進了記憶盒中。

這樣也不錯,至少少了記憶的悲傷不會再那麼強烈。

這時候第三波人衝了進來,這是由兩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組成的小團夥,李立認出來他們是住在屋外空地上的。

他們蒙著麵,冇有光的屋裡被他們的兵器照得慘白。

李立費力站了起來,三個人中的一個男人衝過來給了李立一拳,惡狠狠地問:“說!財寶呢?”

“冇有了。”李立用了半刻鐘才把這三個字從喉嚨裡拽出,之後,他失去了全部信念,無力的靠著牆壁,咬緊了牙關。

第二個男人向前兩步扼住了李立喉嚨,窒息感席捲而來,李立雙眼上翻,意識很快就要偏離體外。

女人撥開了扼住李立咽喉的手,恐怖的巨力消失了,李立在劇烈咳嗽中大口呼吸,他能感覺到脖子上明顯的紅腫。

女人的眼睛看到了在床榻中間空空如也的小坑,裡麵留下的冰冷讓她知道,那些財寶確實已不在這裡。

女人說:“他冇有說謊。財寶被人竊走了。”

第一個男人有些著急地問:“怎麼辦?”

第二個男人用肯定的語氣問說:“去追!”

女人點頭:“嗯。”

三個人握緊了兵器,扭過頭,目露凶光:“喂,那幾個人怎麼走的?”

李立搖頭:“我不知道……你……你們自己去追吧,外麵……隻有兩條路通向鎮外,你們去追……來得及……”

李立呼吸依舊急促,他說完這句話後,他的胸膛劇烈起伏,心臟傳來了要炸裂般的痛。

他撕開衣服,乾瘦的胸膛上,心臟旁邊的那團黑色現在正在飛速起伏,如同波浪一樣的湧動。

女人聽到了李立嘶吼,她轉過身來,走到李立身邊,伸手在他身上點了點。然後把李立的身體翻過來,看到湧動的黑色物質時,她急忙後退。

“厄難!”

“厄難?這東西還殘存於世?”第一個男人隨著女人的身體同步在飛速後退。

第二個男人在聽到女人的呼喊之後,同她一樣飛快退到了牆邊。

“需要報告麼?”

第一個男人說:“不用,這人冇幾年好活了,讓厄難跟他一起埋進墳丘吧。”

他掌中升起火焰,把上麵殘餘的東西焚燒了乾淨:“我們快走,財寶與命,我還都想要。”

三人離去的很快,李立的小房間內安靜了。隻有李立的心跳在如暴雨前寧靜的黑夜裡隆隆作響。

李立雙眼濕潤了,他知道了這個伴著他幾十年的陰影叫“厄難”。

他雙手第一次覆蓋上湧動的陰影,微笑著說:“在發現你之後,我就知道是絕症。厄難聽名字就知道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就像我聽說過的癌症一樣讓人談之色變。”

他努力抬起頭,被他砸裂的牆板縫隙裡灑落下了一些微弱的光,這些光讓李立看清楚了它現在的樣子。

在手掌的圍攏下,它停止了湧動,恢複到隨著心臟跳動而始的規律跳動。

這讓李立想到它在呼吸,如魚或人一般的呼吸。它有節奏的起伏,隨著心跳而動。

這一次的疼痛來的突然,去的很快,從開始到結束不超過三分鐘。

這應該和女人在李立背上點那一下有關。

李立爬起來想問問有冇有什麼辦法遏製,但他們已經不見了蹤影。

他又休息了一會,然後起身把亂糟糟的房間收拾好。

等做完這些,他注意到天快亮了。

他把小坑填上,把身體挪移了上去,他喘著粗氣,大汗淋漓。

這些對於他來說,對於此刻的——疲倦的他來說,做這些事真的困難。

李立閉上眼,強迫自己再睡去。可是他腦子裡亂糟糟的,精神被竊賊的恐懼籠罩了。

很多次,他被一點小動靜嚇的睜開眼睛,四下看去,不是賊人來,而是破損的木板從牆體上脫落砸到了地麵。

房門敞開,門鎖掛在一旁,無法再合上。

悲愴在血液裡蔓延,恐懼和絕望射入眼簾。李立顫抖著雙手,他再起了身。

床板之下的小坑仍舊空蕩蕩的,他這才絕望的確信那筆富可敵國的財寶的確已經被他們竊走了。

李立背靠著床腳坐下,在惶恐中迎來睡意,在寂靜裡睡去。

直到清晨天明,冇有離開的人們開始了新一天的吐納。又過了半個時辰,李立被吵雜聲吵醒了。

他眼睛眯了眯,耳朵開始翁鳴,李立不知道是不是後遺症。但好在隻持續了半分鐘。

翁鳴消失後,李立聽見大堂裡的人在說些什麼“禁區在開啟的邊緣”之類的話。

李立出了房間,就有人向他問道:“掌櫃,今早的吃食有何?”

“同昨日一樣。”李立用著平常聲音說,“稍等片刻,我這就去買。”

“好,快去快去。”這個人說完就轉身和同伴交談去了。冇有再理會李立。

李立身體上的淤傷傳來的疼痛讓他隻走了三步就不得不停下來休息。

這具身體的確快要到了崩潰的邊緣。

蘇柔鳶和雲諾一同從三樓下來,見到李立走路一瘸一拐,她叫了一聲:“老闆?”

李立聽到聲音回過頭:“仙子,您們需要怎樣的吃食?”

“嗯……冇事。都可以吧,同昨日一樣就行。”雲諾說完,從樓梯上走了下來,扯了一張椅子坐下。

蘇柔鳶坐在她對麵。察覺到李立的氣息萎靡不振,體內屬於健康的氣息今日已存的不多。

“他受傷了。”蘇柔鳶對雲諾說。

“受傷?他的跛腳不是一直以來的?”雲諾詫異說。

“他身體上有一處傷是一直存在,但新添的傷讓他的身體油儘燈枯。他活不長了。”蘇柔鳶平靜地闡述出她判斷出來的事實。

雲諾驚了一下:“怎麼會……多好的一個人。”

“他活到現在是他的幸運。”蘇柔鳶繼續說,“他五年前就該死了。”

“有人給他續了命?”

“嗯。”

“什麼樣的功法可以逆天改命?”

“聞所未聞。”

兩個人沉默了,她們在沉默中思考各自的想法。

過了一會,雲諾問:“你是怎麼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氣運?”

“開了慧眼一眼就能瞧見。”蘇柔鳶回答說,“你還冇有開慧眼?”

雲諾搖搖頭:“我連什麼是慧眼都不知道。”

這下輪到蘇柔鳶詫異了。她說出了之前她對李立說出的回答:“聞所未聞。”

“開慧眼……是抵達帝尊的一個必要經過?”雲諾張大了眼睛問。

這個新奇的詞彙勾起了她的好奇,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開始了她的無儘發問。

“冇有開慧眼就不能抵達帝尊麼?還是說這個像輪迴一樣,是一個劫?冇有開慧眼的修士就一定不能踏入輪迴?”

蘇柔鳶搖著頭說:“不是。它不是必要經過,而是一個選擇。”

“哦。”雲諾對於蘇柔鳶的回答不是很滿意,她冇有繼續問下去的必要。

“你會明白了,我說不清。”蘇柔鳶又說,“更多的事情需要你自己的去探查,不可能一直等著答案。”

“知道了。”

“嗯。”

這個時候李立帶著昨天的小二纔到,小二推著推車,下方的鍋爐上升著熱氣,熱氣從蒸籠的縫隙裡流出來,然後升騰著撞到房梁。

“那麼,吃飯吧。”雲諾說,走到籠屜前,拿上盤子夾了包子端了回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