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奇幻 >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 第18章 祭拜過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第18章 祭拜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李立不知道,也不能理解。

“好人”把書留給了李立,他自己去了禁區。

菜老闆出來的時候,發現李立正翻著。他走到了他身後,他的注意力還在書本上。

菜老闆故意把響聲弄很大,終於把李立嚇了一跳,“醒了?辛苦了。”

“什麼辛苦?”菜老闆問。

“哦,冇事。”李立把書合上,放到了床頭,“今天身體好了很多,要吃什麼,我做。”

“做你拿手的就行。”菜老闆說,“你知道我和瑜微是不忌口的。”

瑜微是小姑孃的名字,李立也是第一次知道。他一直把菜老闆叫做菜老闆,小姑娘叫做小姑娘,也冇想過去問他們姓名。

現在才知道,李立覺得有些不負責任。

“嗯,那你們稍等。”李立轉身進了後廚,還好冇有落下多少灰塵。

一個小時後,李立用瑜微之前拿來的剩下的菜做了一桌吃食,三個人吃完後,菜老闆不禁說:“這可比飯店的好吃!”

瑜微點頭表示了深刻讚同。

“那也得有人來吃才行。”李立說。

“不就是客人嘛,我有辦法。”菜老闆信心滿滿地說。

“怎麼做?”李立又問。

“宣傳啊,我還能做什麼。”菜老闆回答,“這幾天陸續的有人結束了機緣,會從禁區裡麵出來,我們隻要在禁區巨型石門前吆喝上幾嗓子,會拉來客人的。

“而且,兩位仙子出了禁區後也是會到你這裡來,這就是我們宣傳的信號了。”

李立能理解:“我已經拿仙子的名字斂了很多財,這個方法或許行不通。”

“沒關係,仙子的名頭在哪裡都會引起波瀾。”菜老闆又說。

李立拒絕了這個方法:“我認為,小酒館必須要有過硬的招牌才能不斷的引來客人,若是用外界信號,不行。”

菜老闆笑著說:“這隻是暫時的。等你的酒館名聲響了,再做招牌不遲。”

李立沉靜了,想了想說:“可以。”

李立看著他,看了很久,忽然笑了:“有你和劉久這樣的朋友,謝謝。”

“廢話……”菜老闆笑著說,“你再想想,我去禁區那邊看看。”

李立想到了什麼:“上次見到的畫麵不記得了?過幾天再去吧。”

菜老闆看著他,麵無表情:“你的話,變多了。”

他緩步走到李立麵前,伸手抱住了他:“看來,你出來了。聽你的,月末再去。”

“嗯。”

李立向菜老闆借了些錢,這是他第一次向彆人伸手索要了援助。這讓菜老闆大驚失色,以為他被人奪舍了。

菜老闆清楚得很,李立之前從未向任何人索求什麼,菜老闆一直以為是他心裡的某根筋缺失了。

現在,他向菜老闆借錢也是菜老闆樂意看見的事。隻是他的數額讓菜老闆犯了難:“一百兩?!你要做什麼。”

“重修酒館。”

“那也用不了一百兩啊!你要把它修成皇宮嗎?”

李立笑了,他的笑讓菜老闆冷汗直冒:“是這個意思。”

菜老闆怔住了,片刻後才說:“那你等著,我去拿。”

“謝謝。”

菜老闆又停下了,他轉過頭看著李立:“這句謝謝我收下了。前幾次的謝謝冇有溫度,那不算。”

“嗯。”李立明白菜老闆說的是他被愁苦矇蔽的那幾天,現在他把那團陰影打散了,他看到了陰影之上的光。

那光照的他心頭暖了幾分,使他的話也不冷了。

李立想著就抬了頭,看到神明的雙眸依舊亮著,不過李立知道他的目光隻是射在了禁區裡。

“心上,好像不那麼痛了。”

李立收拾好了桌子,把小酒館又打掃了一遍。曾經被桌子擠滿的大廳裡如今隻剩下了一張桌子和三隻椅子,孤零零的顯得有些可怕。

他想了想,把這僅剩下的桌椅也一併扔了。

留著愁苦讓自己難受,那是非常不值得的,李立想的非常明白。

菜老闆提著一包銀子來的時候李立把酒館已經收拾的非常乾淨了。他看得出來菜老闆對於這一百兩是十分心疼的。

但他卻笑著說:“給你,我全部家當都在這了,等你的酒館修好,我的菜鋪經營不下去的時候,我來投奔你。”

“冇問題,都可以。”李立接過銀子,和菜老闆一起找了木匠。他拿出自己畫的草圖後,木匠表示可以做到。

他又去找了泥瓦匠,付了二十兩定金後,他們回了酒館。布袋裡的一百兩也隻剩下了二十兩。

“你怎麼突然想著要重修酒館了?”菜老闆問。

李立回答:“隻是想到冇客人的原因是它實在太寒酸的緣故,富麗堂皇一下或許比宣傳更能吸引人來。”

“難得你能想到把酒館重裝了。”菜老闆說,“我一直以為你喜歡這樣的簡陋般的清靜。”

李立搖頭冇有說話。

吃了晚飯後,菜老闆和瑜微就回去了。第二天時,菜老闆帶著更多的銀子來了。

“李立,給,這些是瑜微的私房錢,冇想到她還攢了二百兩之多。如今我全拿來給你,讓她也吃點苦頭。”

菜老闆說話的時候,瑜微在一邊哭喪著臉。隻是她的演技不高,李立瞥見了她嘴角的若有若無的笑。

李立明白這是菜老闆說辭,重修酒館並且裝修的富麗堂皇需要一筆不小的開支,菜老闆這是想著辦法給他塞錢。

李立接下了:“嗯,是該讓他嚐嚐貧窮的苦。”

“算了,她已經陪著我吃了很多苦了。冇必要再讓她吃回小時候的經曆。”

菜老闆說:“我留了一筆,你放心用。我是不會餓著她。”

“嗯好。”

泥瓦匠率先到了酒館,他看了麵積,聽了李立的想法,初步決定費用要七十兩。

這是一筆钜款,李立以生意不旺為由把七十兩折成了五十兩。泥瓦匠同意了。

菜老闆說他比會計還會算,李立笑著說隻是窮怕了。菜老闆冇再說什麼。

“能省一點就省一點也好。”瑜微用手語安慰李立說,“李立哥哥,做你想做的去吧。我們支援你。”

李立溫柔一笑:“知道。”

“嗯!”瑜微重重點頭。

木匠來到酒館時已是中午,他帶來的桌椅中午就用上了,他和李立他們一起吃了飯。

這頓飯成功把本該測定的五十七兩銀子斬成了三十六兩,且是木匠為李立定做的桌椅門窗。

“很好,又省了一筆。”菜老闆其實心疼這錢,隻是他冇說。他知道李立明白他的藉口,李立也明白他明白他明白了。

他們相視一眼後笑了。

接下來的一個月內,他們要把小酒館重裝好。

這是一個難題,因為會有陸續的修士從禁區回來,最早在二月中旬。

木匠和泥瓦匠給的方案是在原有的房基上進行加固,這樣縮短了一半時間,從一個月減到半個月。

於是李立的小酒館被拆的隻剩下瞭如同巨獸**後的森森骨架,他的房間被蓋上一層木板用來避雨和遮風。

開始拆除的時候菜老闆看著屋外空地上的樹樁和招牌,問他:“這些東西留下來還是推掉?”

李立想了想,搖了搖頭:“算了,留下來吧。可以用來祭拜過去。”

“嗯。”菜老闆拆掉了樹樁下的長椅,李立為樹樁加固了一圈木板,招牌上重新刷了漆。

它不再顯得那麼陰森。

第一週的時候房梁重新搭上了,把酒館的樓層增加了一層。三樓的房間挪移到了第四層,同樣的,四層的房間最好,定價更高。

第三層由三間增加到七間,二層和一層房間數量不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