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奇幻 >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 第2章 第二位客人,來意不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第2章 第二位客人,來意不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天色漸晚,店外乾枯的樹樁上,血紅的招牌隨著春風飄蕩。

屬於初春的氣息隨著春風不停的灌入緣來酒館中,這讓冷清的酒館多了一絲暖意。

李立去廚房燒了一大鍋熱水,然後去樓上敲響了雲諾房間的門:

“雲仙子,您需要熱水的話就下樓來取。”

冇有聽到迴應,李立猜測她可能已經睡下,於是便下樓拿了一張字條用米粒貼在門框上,想著隻要雲諾仙子開門就能發現。

“叮鈴叮鈴…”

李立從三樓下來,纔將櫃檯後的板凳坐熱,掛在門框後的風鈴再次傳來響動。

他知道是來客人了。便急忙又拿了筆和紙趕過去。

看到來人時,李立再次一怔。

來人同樣是個姑娘,有著不輸於雲諾仙子的美貌。隻是哪怕她嘴角噙著笑意,也依舊顯露著她骨子裡那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

但她的聲音相對於她的麵容則是要暖了不少:“老闆,還有房嗎?”

“有的。”李立這才慌張的回過神,遞上了手中的表格,“仙子要住多久?”

姑娘接過表格,隨意掃了一眼,在姓名框中寫下自己的姓名,隨後平靜回答道:“到機緣結束。”

“好的。”李立接回表格,看到了上麵的名字,心中再起波瀾。

眼前被的姑娘又是一位仙子,她的名字卻不符合冷漠的氣質:蘇柔鳶。

又一位仙子嗎?怪不得和雲諾仙子的樣貌不相上下。

李立不解,為什麼兩位仙子都會看上我這破舊的小店?

他的想法有些可笑,他之前可是一直想著有人來,但一天內的兩位仙子住店,他卻又惶恐起來。

他把表格放到櫃檯上,去抽屜中取了鑰匙,側身做出請的姿勢說道:“蘇仙子,請隨我來。”

李立前麵引路,蘇柔鳶緩步跟上。

李立將蘇柔鳶引至三樓,到了第二間房門前,遞給了蘇柔鳶鑰匙後說道:“三樓隻有三間房,隔壁已經住下了一位仙子,您看看房間內還有冇有什麼需要添置的。”

蘇柔鳶疑惑了一下問道:“一位仙子?”

李立點頭回答道:“是雲諾仙子。”

“哦。”蘇柔鳶平靜地應了一聲,開了鎖推開門,隨意看了一圈,然後點頭,“還不錯,老闆你去忙吧。”

“好。”李立回答道,轉身後又回頭問道,“仙子需要熱水的話,我等會給您端上來。”

蘇柔鳶征了刹那後看向李立的腿上,搖了搖頭:“我一會自己下來盛。”

李立揮手笑道:“好,那就辛苦仙子自己下來取了。我先去把水加熱一番。”

“嗯。”

李立拄著柺杖緩慢到了樓梯口,蘇柔鳶才把門關上。

房間內的陳設比較簡單,正對門的木牆上半人高的位置上嵌入了一扇窗。

清涼的微風徐徐灌入,致使房間裡哪怕半年不曾開啟所產生的氣味也並不讓蘇柔鳶覺得沉悶。

窗的右側安放了一張小桌,左側則是一張木床,地板上的鋪設蘇柔鳶不認得那是什麼,不過閃著整潔的光輝,卻也十分好看。

入口右側有一方小隔間,蘇柔鳶推開後才注意到裡麵放著一隻恭桶。

而在隔間之外,則放著一隻巨大的木桶,桶內乾淨,不見一絲灰塵。

木桶似乎嵌在地板上,桶內有靠小隔間的位置留了一隻漏孔,一旁放著一隻木塞。

房間內的佈局讓蘇柔鳶很不解,她還冇有見過哪個酒館采用的是如此佈局,但看起來似乎還不錯。

李立才走到樓梯口,也就是蘇柔鳶關上門的瞬間,雲諾就推開門走了出來,叫住了他:“老闆,有熱水冇有?”

李立回過身,回答道:“我之前燒了熱水,這會應該涼了,您等一下我給您送上來。”

“哦,好,謝謝老闆。”雲諾說道,想了想又問道,“隔壁房間來客人了?”

李立點頭應道:“來的是蘇柔鳶仙子,您或許認識。”

雲諾哦了一聲,臉上由才產生的興奮而轉為失落,“原來是她啊,我還以為誰呢。”

“老闆你去忙吧。等會我下來拿熱水。”

雲諾正要關門,卻又忽然想起了什麼,向李立問道,“老闆,那隻木桶是用來做什麼的?”

李立趕緊回答道:“可以用來沐浴,雲仙子需要沐浴的話,我就多燒些熱水了。”

雲諾瘋狂點頭:“可以可以!”

“那您稍等。”

李立緩步下了樓,去到後廚,伸手碰了碰鍋內的水,確實已經涼了。便坐下再次取柴加熱。

通紅的火光照著李立有些消瘦的臉上,讓他感覺到灼熱的臉往後退了退。

左手一側的窗半敞開著,初春的暖意徹底隨著時間而儘數退散,來自於晚冬殘留的冷意從窗戶灌了進來。

李立添了一把火,這才站起身想著是時候該打烊了。

畢竟現在已經臨近二更,多數人都已經睡下,除了似是而非的奇怪東西,街上已經見不到了半個人影。

隻是當他走到櫃檯時,門口處的風鈴傳來響動,一位氣宇軒昂的年輕人推開門走了進來。

他一身赤色長袍,背後揹負著的一柄長劍同樣是赤紅色,他進來的瞬間似乎連帶著房間內的溫度也增加了些許。

他環視一圈,臉上露出一絲驚訝後,便是一股自上而下的高傲:“蘇柔鳶住在這裡?”

李立拿了本子和筆,聽到來人的不客氣的話,頓了一頓說道:“有什麼事嗎?”

少年從李立的話語中幾乎確定了蘇柔鳶的確是在這裡,再次不客氣的開口道:“讓我住在她隔壁。”

“我很想幫助公子您,隻是仙子隔壁兩間房都已有客人住下,如今隻剩二樓五間上品房。”

少年臉色一怒,瞪眼喊道:“確定冇有了?”

李立淡定自若的點了頭:“的確已經冇有了。”

少年抽出了劍,寒光直指李立咽喉:“我相信你有辦法讓她隔壁的兩間房空出一間來。”

李立背脊一寒,雙腿一彎,死亡的威脅讓他身體發軟。

劍刃抵上他的咽喉,陣陣冷意自咽喉處傳向靈魂深處。

“客官高抬貴手,我這就去問問,您在此地稍等片刻。”

李立恭敬的顫抖著說的話讓少年收回了劍,坐到板凳上,微笑著等著李立的答案。

直到長劍入鞘,李立才扶穩了柺杖,一步一頓上了樓。

在三樓的樓梯前,李立隻猶豫了半分便敲響了蘇柔鳶的房門:“蘇仙子,熱水已經燒好了,不知蘇仙子何時需要?”

聽到是李立的聲音,蘇柔鳶很快打開了門,回答道:“我這就隨你下去。”

“也好。”李立說著就來到樓梯處,“蘇仙子,剛纔來了一位身穿著赤色衣袍的少年,他拿著長劍問我您在不在這,我便告訴了他您在這。然後他便執意要住你隔壁…”

蘇柔鳶眉頭微蹙:“你答應他了?”

“冇有。”李立迴應道,“他來勢洶洶,我懷疑他圖謀不軌,於是便想著應該告知仙子一聲。”

“原來如此。”蘇柔鳶鬆開了皺著的眉宇,帶上了從骨子裡透露出來的冷漠,“無礙,走吧。”

“若他執意如此,那你答應他便是。”

李立回答道:“好。”

兩人緩步下了樓,纔到樓下,蘇柔鳶甚至還冇有見到少年的麵容,少年便急沖沖的跑了過來。

他一直跑到蘇柔鳶麵前,興奮的喊道:“蘇柔鳶你果然在這!”

蘇柔鳶悄無聲息的挪開了些位置,少年的身體便衝向了空處。

她用著毫不在意的語氣道:“與你何乾?”

少年不覺得氣惱,哈哈一笑:“說什麼呢,你遲早是我的夫人,希望仙子你還是儘早認識到自己的身份纔好。”

“嗬嗬。”蘇柔鳶骨子裡的冷漠不容許讓她顯露絲毫惱怒。

她一直以來的孤傲束縛著她,致使她哪怕極不情願承認這門親事,卻也始終避重就輕般的“嗬嗬”嘲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