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奇幻 >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 第4章 以仙子之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第4章 以仙子之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李立驚醒,藉著微弱的光亮拖著跛腳走到門口,還未開門,就聽到門外鬧鬨哄的響著:

“你敲門那麼大聲乾嘛?惹得仙子惱了怎麼辦?”

“那我儘量小聲些…”

“怎麼還冇來?老闆還在睡著?”

“我聽到聲音,他來了。”

眾人往後退了兩步,李立在這時恰好開了門。

他看到門前聚集著一大群人,站在最前麵的人形成一個弧麵,這個弧麵在後麵的一個呼吸的時間裡迅速被他們填滿。

“老闆,給我一間仙子隔壁的房間,價格好商量!”

李立把門停好,避免撞了他們時,就看見一個人拽著一錠元寶湊到了他的麵前。

這個人一邊把元寶送到李立懷裡,一邊又唯恐彆人搶了,所以又警惕著四周,另一隻手在懷裡掏著另一枚金錠。

“什麼?”

“雲諾仙子和蘇柔鳶仙子不在你這兒休憩?”

李立突然明白他們如此瘋狂的原因隻是因為兩位仙子下榻於他的小酒館中而已。

他想了想說:“諸位,請聽我說。”

鬧鬨哄的諸人安靜了下來,他們緊緊盯著李立,想看看他能說出什麼話來。

“兩位仙子住在三樓頂層,但三間房都已住滿,現在隻留下二層和一層。

一層價格相對便宜,十兩銀子可住。二層較貴,三十兩可住。”

圍著的人立即鬨了起來:“掌櫃,你這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鎮上其餘兩家酒館上品房也不過才三兩銀子,你收十兩,不覺得太貴?”

“貴嗎?”李立看著圍成一圈的人,似笑非笑而道,“兩位仙子在,我覺得太便宜了。我決定…一層三十兩,二層五十兩可住。”

“怎麼漲價了?”先前這位不滿意定價的人詫異問道。

“現在一層五十兩,二層七十兩。”

這人正欲說話,就被後方的人捂住了口鼻:“他不要,我要!給我一間上房!”

後方的人一邊說著,死死捂住前麵一個人的口鼻,另一隻手努力把金錠遞到李立麵前,“十兩黃金,一間上品房,不用找了。”

李立收下,轉身打開店門,去到櫃檯後,拿了本子和筆,“你的名字及來意寫下就好。”

這個人搶過本子,飛快寫好,遞還給李立,搶過他遞過來的鑰匙,衝上了二層。

這個人成功的搶到了住房僅僅是一個開始,在房門外的諸人都衝了進來。

先前持反對意見的青年此刻也加入了進來,他跑的飛快,眨眼間就在李立的本子上寫下姓名和來意,掏出兩枚金錠丟到李立懷中,說道:“鑰匙給我。”

李立把鑰匙給他,他拿了依舊是飛快上了樓。

其他人一鬨而上,試圖搶在彆人之前能率先在本子上寫下資訊,可這些是多餘的,因為本子此刻回到了李立手上。

他舉起手,示意眾人安靜:“現在二層隻剩下七間,一層剩下十五間,接下來價高者得。二層起拍五十兩。請。”

立馬就有人高喊了起來:“五十兩……”他剋製把這兩個字聲調拉長,在眾人的一陣唏噓中,他緩緩說道:“黃金。”

於是大廳裡隻剩下了沉靜。

五十兩等於六品官員一年的俸祿,是無數人高不可攀的仰望。

於是這間房就如此輕易的定下了,拿下這間房子的是位中年人,他背後的那柄古怪的長劍散發著令人膽顫心驚的恐懼。

李立明白這個人的實力或許比他的財力更濃厚,有那麼幾秒鐘,李立有彎腿跪拜的衝動。

這是凡人於仙人的差距,是李立不可能逾越的鴻溝。

“二層隻剩下六間,我們繼續。”

李立把剩下房間的鑰匙都拿了出來,橫成一排擺在桌麵上。一手拿著筆,一手按著紙,開口喊道:“二層第四間房,三十兩起。”

“五十…”

“一百!”

“兩百…”

於是價格一路攀升,拔高到了李立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五百兩黃金。

他第一次見到明晃晃的黃金擺在眼前是一種怎樣的感覺,這遠比他先前所有的幻想都來得更加驚心動魄。

接下來事情的順利在他的意料中,第五間,第六間,第七間都在六百兩左右。

這一筆豐潤的財富足以讓李立在後半生的時間裡衣食無憂。

直到二層樓房都住滿了客人,一層的客房都拍出了三百兩的高價時,李立明白該適可而止了。

最後一間客房售出,李立麵前的櫃麵上堆滿了黃金白銀。

它們毫無生氣的壘起,泛著令人心動的光線。

它們此刻的壘起卻隻是因為兩個仙子在這裡而已,與其他並無關係。

他抱起頗有分量的真金白銀,對其他躍躍欲試般模樣的人說道:

“諸位請回吧,我這裡的房間已售罄。”

這些人卻又笑嘻嘻地的問道:“掌櫃,你屋外的地域是你的嗎?”

李立點著頭說:“怎麼?”

這個人大笑起來:“你把外麵的空地租給我,按一分三十兩算,我在外麵搭個帳篷住都行。隻要你讓我留在這裡,離仙子近一點。”

“現在夜晚依舊會涼,初春之時晝夜交替氣溫變化異常,你確定要這樣?”

李立擔憂的問了一句。

其他人也搖頭回答道:“怎麼會,帳篷雖說肯定不及房屋,但我乃修行之人,早便習以為常。

“況且為了這次機遇,哪一位又不是奔行了百裡千萬裡,席地而睡,小問題。”

“那好。”李立抱著真金白銀進了櫃檯後的內屋,片刻後拖著寬大的木板走出。

到了屋外,李立把木板一一鋪好,向他們說道:“現在你們搭帳篷吧。

“木板可以保證你們夜晚不會著涼,租金就免了,空地本就是閒置,就供你們休息。

“若要吃的,進來吩咐一聲就是,但需另算。”

“掌櫃,我們明白。”

他們立即忙活起來,不多時便把住所搭好,不簡陋,也不奢華。

直到這時,李立才注意到濃霧變成了薄霧,太陽的光照在薄薄的霧氣上形成了一圈圈光暈,像是前世李立近視時在夜晚取下眼鏡後看到的朦朧的路燈光。

很好看,很靜謐。

習慣於早起的修行人拍下了住所後便在房間中運行起了功法,於是一團團各色的光彩從一間間房間中瀰漫而出。

這些光讓李立明白,這間原本冷清的小酒館終於活絡了起來。

李立回到櫃檯後,聽見從三樓傳出的一聲咆哮:“是誰在和本爺搶晨曦之力?!”

緊接著就是房門被撞開的聲音,樓梯上傳來急促的腳步,呼吸之間,陳子翡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一樓大廳中央。

他怒目而視,各個房間中的光彩刺入他的眼裡,他繼續怒喊說:“都給出去!”

見冇有人動,他便自己動起了手。他衝入最近的一間房內,一掌將這個人轟出門外。

其他人聽到聲響,都從房間內探出了頭,見到陳子翡惱怒的麵孔,他們齊齊身體一顫。

陳子翡的麵容早就刻在了他們腦海裡,在來的路上一直在祈禱著不要碰上這位恐怖的人物。

隻是多日來虔誠的祈禱顯然冇有具備作用,這些人恐懼的原因隻是因為陳子翡這易變的性格。

陳子翡作為世家陳府獨子,在自幼便錦衣玉食的環境裡養出一副囂張跋扈的模樣想來也是情有可原。

隻是奈何即使是十七年的囂張跋扈也未能放縱他恐怖的修煉天賦,如今舞象之年就抵達了普通人一生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

所以隻有他存在的地方,烏煙瘴氣已不足以形容。被他糟蹋的人們想出手,但都被陳府善了終。

可謂是敢怒不敢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