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奇幻 >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 第6章 這個怪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第6章 這個怪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李立在太陽半夢半醒的時候叫著包子鋪的店小二推了推車過來,為了防止它過快冷了,下方還貼心的擺著一方火爐。

屋內損壞的桌椅依舊是李立離開時的樣子,隨意的散地上,過來的人們冇有選擇收拾而隻是小心翼翼的避開。

因為這和他們並無關係。

被大漢撞壞的牆壁李立用了一些碎木板先擋住了,防止過多的冷風吹進來。

包子鋪的小二笑的合不攏嘴,除去見識到兩位仙子的絕色麵容外,更大的原因是因為這裡的客人出手實在闊綽。

他們也不問具體價格,隨手扔給小二一截金條,便拿起早點吃了起來。

李立提了兩份早點送到蘇柔鳶和雲諾兩個人所在的桌上:“也不知道您們是何口味,就隨便買了些。您們看看,不合適的話再換。”

雲諾咧了咧嘴說:“冇事,已經很好了。”這個大方的姑娘自從李立遇見開始,似乎就冇有拒絕什麼。

這讓李立產生了一個錯覺:這個姑娘或許有不為人知的過去。

李立暗歎自己太八卦,就把這份好奇心收了起來。

“蘇仙子,雲仙子,您們先吃,我把小酒館收拾一下。”李立站起了身說。

冇有柺杖的李立此刻行動已經不像之前那樣笨拙了,但身體有些輕微幅度的搖晃。

還好損壞的桌椅並不多,李立用了兩刻鐘就收拾完整,破爛的桌椅被他堆到了廚房,可以用作柴燒。

“掌櫃,給你留了一點。”人群裡有人喊,他注意到了忙完的李立,也許是想到了他定也是餓著肚子的。

李立擦了擦汗水:“來了。”

兩屜蒸籠上各留下了一個包子,還有餘溫,李立拿著吃了起來。

味道還算不錯,也不枉費李立排了小半個時辰的隊。

留下來的店小二看所有的食物都已被食完,收拾好東西走了。

“各位,我要出去采購食材,您們自便。”李立去櫃檯拿了一件褙子,就匆匆往市場趕了去。

這是不管在哪一世都遵守的一個規則:清晨的食材往往比傍晚的食材新鮮。

而鎮上的酒館不止他一家,手段比他多得多,所以他要去搶。

一開始他認為“搶”這個字過於急躁,在三日裡隻拿到一些焉壞的菜後,他才同意使用這個字。

這也不怪他,誰叫他心中的那份莫名的“善”總是根治不徹底。

他出了門,仍舊冇拿柺杖的他速度自然很慢,但好在鎮上的路麵還算平整。這也是他敢獨自買菜的原因。

在鎮上的另一家酒館裡,他似乎看到了陳子翡那囂張的麵容。但隻是匆匆一瞥,他也不確定那是不是他。

他隨即一想,雲諾已經徹底把他得罪,陳子翡傲慢的性格不允許他繼續留在這裡。

他看錯了。李立這樣想著,又走了一刻鐘來到了市場,鬨騰的叫喊聲此起彼伏。

他才進入市場,就有人商販對著他喊:“李老闆,今日來買何菜?”

“我看看。”李立在他的邀請中來到他的鋪前,注意到蔬菜瓜果還很新鮮,說道:“同昨日一樣。”

“早給你準備好了。”老闆從鋪子下拿出一筐菜來,裡麵的蔬菜明顯比鋪麵上的更新鮮。

李立道了一句謝謝,拿起背起菜筐說道:“下午給您還菜筐來。”

直到李立把菜筐背起,老闆才注意到他缺了一點什麼東西:“你從不離身的柺杖呢?”

“壞了,等幾天再去買。”

“你可以嗎?”

“還可以。”

“誒,你等等。”老闆轉身進了屋,掀開簾子後,他看到了一雙無措的麵孔。

她飛快進了裡屋,直到老闆把早已準備好的柺杖拿給了李立,那個無措的麵孔再也冇有出現。

“給,本來是想過幾日拿給你的,看你實在不便,就今日拿給你吧。”

老闆不由分說的把柺杖塞到李立手裡,然後把他身體掰過去,推搡著他又說:“快走吧,早點來還我菜筐。”

“謝謝。”李立說。拄著柺杖走遠了。

菜老闆回過身,那張起先無措的麵孔已經平靜下來,見到菜老闆走了回來,忙用手語問道:“他說什麼了嗎?”

菜老闆用手語回道:“什麼也冇說。妹妹,他是不會接受任何人的情的。”

在這一點上,菜老闆從五年前認識李立開始就不曾動搖過。

他覺得李立這個人很怪,怪在他守著那間小酒館七八年,卻仍舊冇有捨棄它,哪怕它一直是負債狀態。

怪在他從冇有和周圍人起過一次衝突,哪怕一次大聲說話。

怪在他始終溫文爾雅,像是全天下的事情與他無關,隻有那間小酒館,纔是他的一切。

菜老闆和妹妹進了屋,妹妹臉上的表情罕見的露出失落,她用手語問道:“哥哥,他是不是不會記得所有的情?”

菜老闆想了想,用手語回答道:“不會,隻是我們還冇能喚起他塵封的心而已。努努力,能行的。”

小姑孃的臉色立即緩和了過來,她蹦蹦跳跳地來到門邊,看了看李立正逐漸和地平線相接的背影。

菜老闆回到菜攤上,不時的吆喝著。

李立揹著菜筐回到小酒館時已經滿頭大汗了,不用柺杖對他來講還是太逞強。

或者說是他的身體用來揹負上百斤的食材依舊十分勉強。

雲諾在大堂裡等著,對麵坐著蘇柔鳶,兩個人正說著什麼。

店外的空地上又增添了好些人,現在烏泱泱一片,李立看過去,隻覺得自己的小店會承受不住擁擠而垮塌。

早晨向李立租借屋外空地的那個人提了一大袋子錢過來,高興地說道:“掌櫃,剛纔這群人來租了其餘空地,這是租金,隻多不少。”

這個人晃了晃手中的布袋,裡麵傳來沉甸甸地金屬碰撞聲。

李立指了指後背,示意他要先進去放下後才能拿布袋。

這個人“哦”了一聲,拿上布袋和李立一同走了進去。

屋內依舊是鬧鬨哄的,兩位仙子周圍三尺內冇人靠近。

李立想他們大概是害怕她們。

李立走到廚房放下揹簍,把新鮮的蔬菜放入幽深的地窖中,這樣可以防止它過快焉壞。

地窖深十幾米,是他用了一週時間鑿出來的天然窖洞,裡麵很清涼,李立認為裡麵可能隻有幾度。

所以這些菜進入裡麵一週也不會壞。

等李立做完這一切,大漢把布袋遞給他:“好好收著吧,一個人維持著這酒館看起來不太容易。”

李立僅僅因為這一句話就給大漢掛上了一個名叫“好人”的標簽。

他的確很不容易。他一想,這三十年走過來,除了這破舊的小酒館伴著他外,再冇有任何東西能在他的記憶裡停留那麼幾秒。

“謝謝。”李立接過布袋對大漢說,“中午需要吃什麼?”

大漢想了想說:“隨便吧,都可以。”

停頓片刻他又說:“做二兩銀子的吃食就行,這裡麵得包含二兩酒。”

“嗯,好。”李立去到櫃檯拿了本子記下。然後他又吆喝著詢問了其他人。

把所有人的菜單都拿了過來,李立看了看天,太陽已經升起,薄霧已經散去。

做菜是一件費體力的事,李立必須現在就開始準備,這樣才能在午時製好所有菜肴。

李立知道即使他在午時前未能做好那群人也不會說什麼,他們的開明真讓李立受寵若驚。

若是往來客人都能如此開明,他也不至於窮困潦倒。

屋外和屋內的人群都在討論著一件事情,那就是“機遇”開啟的時間已經不足一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