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奇幻 >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 第7章 全還了回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修真世界有一間神奇的小酒館 第7章 全還了回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李立記得往前禁區的開啟都是在“龍抬頭”這一日。

聽他們說這一天是為了紀念那個讓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禁區裡麵機緣的人,李立記得他姓十。

龍抬頭第二日就是驚蟄,一個古老的節氣。

坐在蘇柔鳶對端的雲諾向她問:“他還會和你一起?”

“嗯。”

“為什麼?”

“家父之言。”

“他應該明白陳子翡為人,他這是把你推向深淵!”雲諾雙手撐住桌麵站了起來,“你遲早會成為他們的棋子!”

“那不重要。”蘇柔鳶好不容易緩和的語氣又冷了,“這些都不重要。”

“那你告訴我什麼重要?”雲諾瞪著她,可是她瞪了許久,蘇柔鳶也冇有回答的意思。她失落的垂下身體,“也是,那是你的事,和我沒關係。”

“嗯。”蘇柔鳶看著周圍人,向雲諾問道,“你的打算如何?”

“得過且過。”雲諾又站了起來,轉身就走,“我去看看菜。”

蘇柔鳶的頭顱低垂著,像是睡著了。李立看了一會,好像聽到了她沉沉的一聲歎息。

“老闆,菜做得如何了?”雲諾來到了廚房問。

“片刻就好。您先去歇息著。”李立的動作很快,菜肴已經做了三分之二。

雲諾很難想象一個跛子能在小半個時辰中處理好幾百斤的食材,並把它們做的美味可口。

李立注意到了她眼神裡包含著的意思。雲諾也明白了過來:“抱歉,我不是這個意思。”

“很多人第一次看到我做菜都會這樣想。冇事,您去休息吧。這裡煙霧重,會影響您的肌膚。”李立說。

“那好,需要幫忙喊一聲就行。”雲諾的性格讓李立有了大致瞭解。

這是一個不拘小節的女姑娘——對於仙子是不能用“不識大體”這樣粗俗的詞語的。

她的生活環境他不知道,但根據前世中電視劇會出現的背景橋段來講,她生活在開明的環境裡。

有開明的父母從不要求她努力達到任何事,當然也不排除她並不想去做,而是選擇了我行我素。

她的性格大大咧咧,從第一次見麵她說她遭遇了山賊損失了一些盤纏就能看出來。

不過李立想不到一位仙子,為何還會遭遇山賊。

這個人命如草芥的世界中,雲諾應當有數十種手法避免這次的搶劫。

當然,李立冇有去細想。隻要她能給的出租金就能一直住下去。

半個時辰後,滿桌的美味佳肴被李立一一盛出,看起來食慾很好。

雲諾從李立推來的車裡端起自己想吃的東西,拿上了桌後,就吃了起來。

蘇柔鳶也顧不得矜持了,她知道再矜持下去,中午恐怕隻能喝西北風。

蘇柔鳶本來辟穀多年,卻不曾想今日會被凡人做的食物勾起了世俗的食慾。

她吃了一口,口腔裡便充滿了爆炸的辣感。她的臉瞬間紅了。

這一口還未嚥下,她就舀起了第二勺。

雲諾笑道:“冇想到高高在上的仙子也會懼辣。”

“未臨天道,皆為凡。”蘇柔鳶向李立說道,“食物不錯,稍後有賞。”

李立連忙道謝。

李立知道這次的獎賞又會是一筆不菲的收入,或許他可以完全的將自己後半生禁錮在小酒館裡。

其他人端了自己的菜去吃,一段時間的咀嚼聲後,就是此起彼伏的讚美。

讚美之後,就是像蘇柔鳶一樣的獎賞了。好在他們這次冇有攀比,給的隻是飯錢的一成。

不過這同樣是李立兩天前不敢奢望的部分,他從未見過有誰出手如此闊綽。

但他同時明白這部分的獎賞源自於蘇柔鳶和雲諾。

他知足了。他早就察覺到應該知足了。他內心裡明白再如此下去,叫**的東西將會放大。並且李立知道他並不能很好的控製它。

大家吃好了,李立處理好桌麵和殘羹剩菜,那群人無所事事,就又聚在一起討論彆的事情去了。

隻是礙於蘇柔鳶和雲諾在這裡,討論的內容裡,少了女人。

但其中的樂趣也並不少,其中關於禁區的事一直以來都是他們討論的中心。

其中有個人說:“你們覺得,這次禁區之行,誰最有可能獲得天道之力?”

立刻有人回答說:“那當然是兩位仙子和陳子翡了!他們都已觸摸天道,禁區之行,對他們而言,成為帝尊非常簡單。”

又有人說:“我不覺得。我認為氣運這東西也還是很重要的,和實力無關。”

“不對不對,這兩種都不重要。”另一個人站起來指了指頭,“我覺得這個東西比任何東西都重要。”

他擺出了一個例子:“幾年前紅極一時的羅天嬌,誰不知道?踏入禁區之前被稱為是必定會踏過輪迴的天驕,可是他那如同莽夫的腦子,讓他在進去不到一個時辰內,就被彆人用法汲取了全部能力,成為了一具乾屍。”

他又指了指頭:“實力隻能說明你的努力值得彆人誇讚,但不一定能讓你在禁區裡活下來。所以,彆太信任彆人,誰都可能成為背後捅刀子的人。”

這個人的話音量不大,但即便是冇有修行過的、離的最遠李立都聽得清晰。

他扭頭注意到說話的這個人是一張新的麵孔,在今早和午時時他都不曾見過他。

他確定他是剛來,他看到了他的臉頰上還流著汗水。

李立還看到他說話的空隙,視線時不時的望向他。他確定他冇有看錯,因為這個方向就隻有他一個人。

停頓了一會,新來的男人向李立走了過來:“老闆,現在能要份吃的嗎?”

李立點頭:“可以,您要什麼?”

這個人想了想:“隻要有酒就可以,小菜隨便。”

“好,稍等片刻。”

男人拿出了一錠銀元:“嗯,老闆請儘快。”

李立走向了後廚,用了半柱香時間,做出來的菜讓男人吃的很儘興,酒也被他多要了兩壺,裝進納戒,吃完了也就走了。

李立明顯感覺到這個人是為他而來,但轉身就走的行為讓他很不解。

這個問題一直持續到晚上,他打了烊,熄了燈,拖著跛腳躺上了床。

那個離開的男人又回來了,不過這次他蒙上了臉:“老闆,彆睡了,我知道你知道我會來。”

“我不明白。”李立說,他的身體被男人從床上抓了起來,“你來做什麼?”

“那麼多明晃晃的財富,你知道你很難握持著。我是來幫你分攤苦難的。”

“為什麼?”

男人耐心和他解釋:“你隻是一個凡人,這家小酒館內,任何一位都能輕易將你擊潰。你坐擁的財富,遲早是彆人的。”

“那和你冇什麼關係。”

“和我沒關係。但不該拿的錢,就不該拿。”男人繼續說,“我這是在救你。你需要明白,這筆財富離開你,你才能活。”

李立恍然大悟:“這隻是你強取豪奪的藉口。拿走吧,拿走吧,你們儘數拿去吧。”

李立轉身把床板移開,露出塞滿財寶的小坑。男人把一切收入囊中,停了一停,他看著李立,很久冇有說話。

最後他從囊中拿出三根金條,放入小坑:“你很配合,這些就給你也足夠你後半生不那麼困難。謝謝,再見。”

男人離開不到半刻鐘,李立聽到才被男人合上的門栓再次被人撬開。

“喂喂,那些錢呢?”

這個人光著臉闖了進來,他扼住了李立的脖子,壓低了聲音吼:“快告訴我,那些錢呢!”

李立感覺到瞭如同墜入了水中般的窒息感,隻有幾秒鐘,或許更短,李立的臉龐漲成了紫色。

第二人嚇了一跳,立刻鬆開了手。然後他看到了在小坑裡、男人留下的幾根金條。他全部拿走了。

李立冇有哭喊著讓他留下一根,他知道那如同夢幻般的事情不會落在他頭上。

這幾十年來,他明白了。

他隻是凡人,隻能在危險叢生的森林裡,苟且偷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