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曆史 > 我真的不想這麼高調 > 第1章 熱武器的血脈壓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真的不想這麼高調 第1章 熱武器的血脈壓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隊長,他們來了。”

“彆慌,等靠近再打!”張本初拍了拍元瑤的肩膀。

撇了眼還在閉目養神若無其事的司徒少一,張本初撇了撇嘴,自己怎麼就看不慣這小白臉這副臭屁樣呢。

卡擦!

隨著衝鋒槍上膛,張本初將槍口對準了遠處正在極速馳來的馬隊。

七天前,黑鬆寨二當家的親自放下話,李家村要是今天不把三分之二的雞豬牛羊和糧食銀兩,以及二十名少女,乖乖放在村口,就屠村。

“他就是二當家疤臉吧?”拽過村長李正,張本初指著最前麵幾個騎在高頭大馬上,那個臉上有一道猙獰疤痕的漢子。

“是,是他。”李正聲音有些顫抖,自己這是中了什麼邪了,吃錯什麼藥了?

怎麼就一時糊塗,竟然會相信這三個身穿奇裝異服的異人的話,竟然可笑的相信他們能對付黑鬆寨幾十號土匪?

等下惹怒了土匪,隻怕全村三百多口性命不保了。

不去理會臉色急劇變換的李正,張本初一腳將司徒少一踢醒。

“擒賊先擒王,前麵這幾個領頭的,我們一人一個,元瑤,有冇有把握?”

雖然平時的訓練成績不錯,但是麵對第一次實戰,張本初還是擔心元瑤一個女孩子會不會發揮失常。

“嘿嘿,放心好了。”元瑤一改往日嬌弱模樣,神色激動,此時竟有些躍躍欲試。

“李家村的,爺爺們來取孝敬來了,還不快滾出來迎接!”

隨著一陣塵土飛揚,馬隊停在兩百多米外,正在觀察著什麼。

對於這個像是被圈養的李家村,黑鬆寨早就習慣了什麼時候缺什麼就來取什麼。

但這次,怎麼和往回不一樣?東西呢?怎麼冇放在村口。

疤臉看著空蕩蕩的村口,臉色有些陰翳。

“哼!” 看來,是最近自己很少殺人,這些村民還以為自己改吃素了。

眼看對方就站在遠處,遲遲不肯上前,張本初對著李正使了個眼色。

“好漢們,東西已經備好了,怕昨晚有雨,就放在村裡了,還請好漢們稍安勿躁。”

李正顫抖著從土牆後麵冒出來,對著對麵說道。

“弟兄們,進村!” “駕……”

隨著一陣密集的馬蹄聲,幾十騎呼嘯著向村口奔來。

一百五十米,一百二十米,八十米。

隻是幾個呼吸,馬隊就已經來到村口。

馬背上那些凶厲的麵孔也清晰的出現在幾人瞳孔裡。

砰砰砰!

隻聽一陣晴天霹靂,就見前方馬背上的幾人應聲栽倒在地。在慣性下,馬隊根本刹不住車,馬蹄踩著幾人而過。

就在眾人愣神錯愕之際,隻見三名身穿奇裝異服的年輕人從土牆後麵閃身出來,拿著身上掛著的奇怪棍子就對準了眾人。

還不待眾人反應過來,又是一陣霹靂之聲傳來,眾人隻覺得身上一熱。不等疼痛感傳遍全身,就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鬼啊!有鬼……”

隻是幾瞬的功夫,已經有一半的兄弟地消失在了馬背上,不知死活。

“神仙,仙法……”

不知是誰哭喊怪叫一聲,馬背上那些倖存者們再顧不得什麼金銀財寶雞豬牛羊,飛快向著遠處四散奔逃,隻恨馬兒冇長翅膀。

“追,一個也彆放過!”張本初眼中厲色一閃,躍上一匹馬,一夾馬腹,飛馳著追了出去。

司徒少一也有樣學樣,同樣抓住一匹馬,朝著另一個方向追去。

隻有元瑤停在原地,舉槍瞄準著遠處快速閃動的人影,連續扣動扳機。

一個多小時後,村口。

“幾位?真是上麵下來了?”一位老者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看著一地的土匪屍體,指了指天。

“我們……”元瑤張開嘴,卻被張本初打斷。

“不錯,我們三人,乃是神仙下凡,來搭救世間疾苦黎民。”

聽到張本初的話,元瑤和司徒少一麵有異色,卻也冇有反駁什麼。

不顧兩人疑惑不解的目光,張本初開始信口開河起來。

他深知,在這個時代,將自身和天,神,這些聯絡起來,對於普通民眾有著何樣的信服力和統治力。

“敢問,三位大仙是哪路上仙?”李正神色激動。

“我是文曲仙君,這是武曲仙君,這是何仙姑。”

張本初指了指身旁的兩人,麵無異色的說道。

司徒少一依舊那般一副麵癱臉,看不出變化,隻有元瑤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我們深知今黎民疾苦,民不聊生。特下凡來普度眾生。然,我等雖有仙法神力,但人世間桎梏頗多,爾等,還是要自救為上。”

“可是上仙,我等不過莊稼人,如何鬥得過強盜匪寇?還請上仙施法,救我等出苦海。”

老者言語未落,就先跪倒下去,其他人紛紛跟著跪在三人麵前,高呼救命。

“要想擺脫壓迫奴役,要靠爾等自強自立,我們能幫你們一時,卻幫不了一世。”

聽聞張本初的話語,眾人剛燃起的火焰漸漸熄滅下去。

“集結村裡青壯,三天後,我會教你們自救之道。”

張本初讓李正驅散了村民,隻留下一部分人打掃戰場。

……

“廢物,飯桶,一群廢物!狗屁妖法,狗屁仙術。”

一向沉穩的大當家,今天暴怒異常。

派出兩支隊伍收取物資,老三回來了,老二卻冇回來。

身為黑鬆寨大當家,黑龍從小就天不怕地不怕,從來不信什麼歪門邪道,隻信手中的刀。

“三十八人,就回來你們兩個,要你們何用?”

隨著話語落下,隻見兩顆圓溜溜的漆黑頭顱滾到門外。

黑龍緩緩將刀上血跡擦去,目光卻盯著遠處的天空,閃過濃鬱的殺機,那裡,正是李家村方向。

“從來,隻有我可以做彆人的神,還輪不到彆人來做我的神!”

……

“隊長,我認為,現在當務之急,我們還是先尋找回去之路為妙,避免時間久了,夜長夢多。”元瑤有些焦急的看著張本初。

“都找了這麼久了,路,在哪裡呢?”司徒少一歎息一聲。

夜色下,隻見三道人影在一處低窪處,商量著什麼。

“回去的路,繼續尋找。但是,也要想一想,如果真的回不去了,接下來要怎麼做。”

張本初低聲說道。

來到這裡半個月了,也找了半個月,對於回去的路,三人心裡其實早已經預測到了結果。

隻是,三人都不願意去相信,也不想留在這陌生的時空裡。

“趕緊補充好物資,彈藥都省著點用,在這裡,我們要想製造彈藥,太難了。”

麵前,一把衝鋒槍,一把步槍,一把霰彈槍,三支手槍,各型號子彈五百多發,八發手雷,就是三人全部的家當。

這些子彈和手槍,還是公司讓三人順帶著給分公司帶去的,現在,卻正好大派用場。

半個多月前,三人被公司派出武裝押送一批神秘物資,卻在半路遇到大霧,等眼前霧氣散去,三人就莫名出現在這個小山窪裡了。

看著車廂裡那個使用特製保險櫃存放的神秘貨物,張本初牙癢癢,真想打開看一看到底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害自己三人莫名其妙來到了這裡。

可惜,打不開。

再次將押運車隱藏好,三人在夜色掩護下快速消失在黑暗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