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曆史 > 我真的不想這麼高調 > 第10章 元瑤的危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真的不想這麼高調 第10章 元瑤的危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身上力氣漸漸消失,元瑤內心更加驚慌起來。

而青年卻是邪魅一笑,似乎真的長時間的戲耍,就是為了耗儘元瑤的氣力一般。

隨著青年臉色一變,手上力氣瞬間大了幾分,壓製得元瑤不能動彈。

“哼!鬨了這麼久,也夠了。現在是該進入主題了!”

隨著撕拉一聲,衣服被撕去大塊,元瑤此時動也不能動,喊也不能喊,內心絕望至極。滿腔的求生欲卻隻換來兩眼無助的淚水。

隨著越來越多的衣物被撕去,青年臉上的異樣神色也漸濃。

“從了我,以後保你榮華富貴享之不儘!”

似乎是想打消元瑤的抵抗情緒,青年邊撕扯邊說道。

終究,元瑤還是如同可口的水果一般,被剝去了皮,隻留下誘人的果肉呈現在眼前。

青年眼中冒出一股壓製不住的急色,一邊繼續壓製著身下的元瑤,一邊快速退去衣物。

絕望屈辱之間,元瑤心如死灰,萬念俱滅。

眼神,也不由空洞了起來。

嘭!

就在青年褪去衣物之際,忽然露出一個空隙來,隻見一隻帶著憤恨的腳狠狠地踢在青年的命根上。

“啊~”隨著一聲慘嚎,青年蜷縮著身體在地上滿地打滾,豆大的汗珠不停從那張慘白得有些青紫的臉上滑落下來。

驚喜之色一閃,在愣了一瞬後,元瑤用背後的手抓住床單,順勢一滾,將身體遮住。就再顧不得其他,快速向門口跑去。

打開房門,元瑤神色大喜,轉身就快步向著屋外跑去。

兩步之後,元瑤神色由喜轉驚,再次被逼進屋內。

隻見一道人影緩緩從外麵走了進來。看到地上滿地打滾的青年後,人影眼中怒火一閃,一掌快速朝元瑤天靈蓋落下。

掌風襲來,讓元瑤瞬間大腦都一片空白。

“等下,師傅,徒兒要親手摺磨她!”就在手掌即將落下之際,那地上的青年卻是咬牙切齒道。

手掌順勢一變,一巴掌扇在元瑤臉上。隻聽啪的一聲,元瑤隻覺天旋地轉,世界忽然就黑暗了下來。

等再次眼前恢複清明,那人影已經不麵前,正扶著那青年,檢查著強勢。

“這一腳夠狠的,再多用一點力,你就直接廢了。快到我房間,先上藥,這一個月,你得好好休養了!”

將元瑤重新五花大綁之後,那人攙扶著青年緩緩走了出去,隻留下元瑤獨自躺在冰冷的地上,動彈不得。

冰冷的地麵,讓元瑤身體逐漸變冷起來,隨後在冰冷中又昏迷了過去。

不知何時,隻覺一陣劇痛傳來,元瑤迷糊的神智被痛覺神經喚醒。

屋外隱隱傳來一抹白,似乎是天要亮了。身前的地上站著那青年,他手裡的皮鞭子,正在元瑤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鑽心刺痛讓元瑤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蜷縮,卻換不來青年的良善,皮鞭依舊落下。

咬牙承受著青年的抽打,無邊的疼痛並冇有讓元瑤呻吟求饒,而是換成了無邊的殺機。

“哼!賤人!安敢傷我?”命根子差點被廢,讓青年憤怒異常。

“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你知道傷我的代價!”

隨著皮鞭不斷落下,青年那如同惡魔般的聲音再次響起:“在我手裡堅持最久的女人,堅持了八天,直到被我打得體無完膚才死,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幾天!”

隨著公雞打鳴聲此起彼伏的在縣城各處傳來,天,漸漸亮了。

許是打累了,青年停下手中動作,緩緩走到床邊坐了下來。

而此時的元瑤,渾身已經血跡斑斑,入目皆是觸目驚心的傷痕。

神智迷糊中,元瑤再次從昏迷中醒來。她已經記不得昏過去幾次,又被青年抽醒幾次了。

盯著遠處的青年,若是目光可以殺人,青年早已被千刀萬剮。

此時的元瑤,心中隻剩下了滿腔的仇恨。

“若是我不死,你必死,你必死!”若非嘴被堵住,此時元瑤心中的呼喊,怕是可以震徹雲霄。

可現實是,自己此時就是青年手裡的羔羊,無力反抗,無法反抗。

絕望籠罩而下,讓元瑤的心跌入穀底,陷入黑暗。

天光,越來越亮。

折騰了一夜,卻冇有等來絲毫訊息的張本初,此時已經坐不住,正在大廳裡來回踱步。

“兩位,還是先用點早飯。本官以為,此時還是要到紅岩寨去打探為上。”

徐誌明打著哈欠說道,和張本初兩人在這等了一夜,此時早就困頓難耐,早點送走這兩人,自己也好早點回去休息。

張本初明知徐誌明是想將自己當槍使,派出人手去找也不過是敷衍之舉,一直耗在這裡也不是事。

想了想心中可疑的幾人,張本初起身帶著司徒少一打算兩人分開行動,以免夜長夢多。

“此事,多謝徐大人了。此次事出緊急,得罪之處,待此間事了,我再來親自賠罪。”

張本初不再停留,快步走了出去。

“少一,你去青城山,我去紅岩寨,分頭行動。”

明亮的光線從窗戶照進房間,卻照不亮元瑤所處的黑暗。

迷迷糊糊中,身前不遠處一個物體吸引了元瑤的注意。

元瑤原本黯淡的眼神,瞬間閃爍起一絲光亮。身體也緩緩向著前麵蠕動而去。

看著地上的人艱難蠕動的樣子,青年放聲大笑不止,似乎這狼狽不堪的模樣,纔是其最喜歡欣賞的藝術。

眼看那東西已經近在眼前,元瑤嘴角發出一絲莫名的微笑,眼神卻依舊死死盯著青年。

似乎是被這眼神看毛了,青年收斂起笑容,快步來到近前,一腳將元瑤踢得身子翻了幾滾。

當身子停止翻滾時,地上的那東西已經不見了蹤影,原來是被元瑤抓到背後的手裡。

緩緩回過頭,元瑤那冰寒刺骨的眼眸鎖定著青年。迎來的,是青年那有些羞惱憤怒的皮鞭。

元瑤冇有絲毫閃躲,眼神依舊定在青年身上。而身後的雙手,卻在用力的在那橢圓的物品上尋找著什麼。

看著元瑤的目光,青年心底不由得泛起陣陣涼意,手上的皮鞭也揮動得更快。

終於,元瑤眼神一亮,雙手用力間,隻聽卡擦一聲,一個鐵銷子被拔了出來。

使出最後的力氣,身體一個翻滾,隻見一顆青黑色的橢圓球體順著身體翻滾的力道,飛向青年。

“去死!”心底大喊一聲,圓球裹挾著元瑤的怒氣,快速來到青年腳前。

顧不得身體疼痛,元瑤身體再次快速翻滾,向著牆角而去。

青年看到腳邊那顆奇怪的東西,又看著元瑤的舉動,不明所以的愣在原地。

這東西,似乎是在撕扯這女人衣服的時候從她身上掉下來的。

忽然,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籠罩上心頭,青年起身一躍,身子懸空就向著門口劃去。

就在這時,隻聽一聲轟隆巨響從那顆小圓球上爆發出來,青年眼前一黑,卻是失去了知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