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曆史 > 我真的不想這麼高調 > 第11章 一聲驚雷殺機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真的不想這麼高調 第11章 一聲驚雷殺機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張本初和司徒少一邁著急促的步伐,快步走出縣衙。

卻在此時,那一聲驚雷讓兩人立即停下腳步。

“手雷!”司徒少一驚呼道。

在這裡,有這種東西的,隻有自己三人,現在手雷在縣衙後院爆炸,其中緣由不言而喻。

“徐誌明,你找死!”

張本初暴怒轉身,飛速向著後院而去。

忽然聽到爆炸聲,剛剛躺下的徐誌明刷地一聲從床上彈起,暗叫一聲大事不妙。

“徐福,徐福你個狗東西死哪裡去了?”

顧不得穿衣,徐誌明快速從臥室裡慌亂的跑了出來,撞在趕來的徐福懷裡。

“快,快召集人去後院,先把這三人拿下,要快!”

眼看徐福快步跑了出去,徐誌明眼底擔憂之色漸濃。

“冇用的東西,好的不學,就學壞的,這次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兩人穿過前院,來到後院。隻見徐福帶著二三十人手拿長矛弓箭和砍刀,正凶凶從側門跑來。

看到進到後院的兩人,徐福怪叫一聲:“速速拿下,生死無論!”

此時的張本初,早就紅了眼,心底的怒火伴隨著槍聲招呼在衝來的家丁身上。

隻是一個照麵,家丁們如同鐮刀下的麥子,倒成一片。剩下的幾人看到同伴瞬間死傷過半,直接嚇破了膽,四散奔逃,隻有幾人還在頑固抵抗。

不再理會家丁,張本初再次向著聲音傳來之處飛奔而去,留下司徒少一斷後。

聽聞隔壁的爆炸聲,一道人影快速從不遠處的房間裡竄了出來。

身形幾個閃動間來到門口,隻見屋內一片狼藉,濃密的煙塵嗆得人看不清東西,人影一時間也不敢貿然進去。

等了一會,待煙塵稍稍散去,人影快步推門而入。

隻見地麵上出現了一個大坑,而門口不遠處,一道人影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徒兒!”人影驚呼一聲,快速上前抱起地上的青年。隨著人影在青年身體上一陣點指,又拿出一小瓶子,快速將裡麵的東西灌入青年口中。

過去少許,青年這才悶哼一聲,悠悠轉醒。隨即,就是青年忍受不住劇痛而傳來的慘叫聲。

“這邊!”聽到遠處的聲音,張本初掉頭快速朝著聲音處而去。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人影放下青年,兩步越躍出屋外,盯著來人方向。

“是!你!” 張本初暴喝一聲,槍聲隨之響起。

這人,正是三人昨天來時,在大廳一側閉目養神的老者。

隻見那人影快速閃挪,在空地上留下道道殘影,似乎子彈也打不到他。

忽然。張本初停下了動作,原來,是子彈已經打光了。

顧不得換彈匣,掏出手槍再次射擊。

人影剛落下出了口氣,又看到張本初掏出一個比較短的奇怪武器,眼神一縮,身子以一個奇怪的姿勢向著屋裡而去。

隨著槍聲停止,下一瞬,隻見那人影懷抱著青年,快速衝出門口,向著遠處跑去。

張本初直接將彈匣裡的子彈傾瀉而出,換來的,不過是人影的兩次停頓。

就在此時,司徒少一也趕到。就在人影翻越牆頭時,司徒少一舉起步槍,快速射擊。

隨著一聲慘叫,人影抱著青年已經消失在牆頭。

邊跑邊換上彈匣,張本初快速來到牆頭。

可此時的牆外,哪裡還有兩人的影子。

“快去看元瑤!”眼看司徒少一要追來,張本初製止道。

看著遠處錯落的住宅區,張本初從牆頭躍下,向著房區而去,卻是不見了兩人的身影。考慮到元瑤還在縣衙後院,張本初隻能咬牙放棄追趕,掉頭向著縣衙而去。

牆角處,渾身是血的元瑤毫無動靜,要不是還有微弱的呼吸,張本初此時說不定已經開始屠徐誌明一家了。

仔細檢查了一遍,發現都是皮外傷,冇有致命傷後,張本初這才放下心來。

“我先去把徐誌明拿下!”司徒少一紅著眼睛從地上暴起,快速向著門外跑去。

張本初將元瑤抱起,從床上抓過一張被子包住身體,抱著元瑤來到隔壁另一個乾淨的房間。

“隊,隊長~”元瑤在模糊之間,似乎又看見了那個人。

“我在!”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元瑤一顆心這才放了下來。

“我先去殺個人,你在這裡等我!” 看著床上淒慘的人兒,張本初心中抽痛。

將一把上膛的手槍放在元瑤手裡,張本初快步走了出去。不將徐誌明拿下,後患無窮。

聽到前院傳來的槍聲,張本初快速跑了過去。

一路上,都可以看到被盛怒之下的司徒少一打倒的屍體。來到前院,隻見司徒少一踩著徐福在逼問著什麼。

“徐誌明呢?”

“跑了,隻抓到這老小子!”

“說,徐誌明在哪裡?”張本初一槍打在徐福大腿上,暴喝道。

少傾,張本初來到徐誌明的房間,掀開了床板,一個黝黑的通道出現在眼前。

冇有多想,打開手電筒,張本初快速鑽了進去。

通道僅有一人高,並不寬闊。不知走了多遠,纔看到前方傳來一絲光亮。

順著洞口出來,竟是一片密林,地上的樹葉很好的隱藏了踏過的腳印。

張本初仔細辨認一番後,還是找到了蛛絲馬跡,快速追了上去。

一道人影踉蹌著不停向前奔跑著,不時回頭張望,似乎背後有什麼大恐怖一般。

看他肩頭那個大包裹,其沉甸甸的樣子,若非這包裹拖累,想必他已經跑出更遠了。

眼看直到現在也冇有人追來,人影漸漸放慢了些腳步,繼續向著遠處而去。

“徐!誌!明!”

隻聽背後遠處傳來一聲暴喝,徐誌明如同驚弓之鳥,臉色霎時間變得慘白無血。

魂飛天外的徐誌明快步向前跑去,哪怕一次次跌倒,手上身上血流不止,也不敢停下。可奇怪的是,已經到了此時,他卻不肯放下身上沉重的包裹。

砰!

隻見一個血洞出現在小腿上,徐誌明慘叫一聲,再也爬不起來。

看著漸漸走近的人影,徐誌明開始哭哭啼啼的哀求起來。

一把抓起徐誌明,張本初快步向著來時的路走去。

走到半道,張本初將徐誌明丟在地上,俯身蹲了下來。

“徐誌明,你知道欺騙我的下場嗎?”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這件事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是南宮老人,是他乾的,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回到縣衙,將徐誌明丟給司徒少一看管。張本初再次來到南宮老人逃走的圍牆處,看著地麵上的血跡,一路追了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