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無限寄生,神王也要叫主人 > 第3章 玄陰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無限寄生,神王也要叫主人 第3章 玄陰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百花穀,說是山穀,其實就是個死火山,山口四周懸崖峭壁,荊棘叢生,想要登頂那是難如登天。

馬車走到山腳下後,眾人棄車步行,這才從曲媱口中得知此地為何處。

帶著他們在叢林中繞了小半天的功夫,纔到達了一處隱秘的洞口。

“曲執事您回來了!”

曲媱幾人剛停住腳步,洞裡麵忽然走出兩名年輕女子,二人穿著同樣的白色素衣羅裙,顯得飄渺出塵。

“恩,近日宗門可有變故?”

曲媱先是點點頭,然後淡漠問道。

“亦如往日!”

“隻是曲婉婉聖女前幾日剛剛出關。”

其中一眉間有痣的女子不敢怠慢,頓了一下,恭敬回稟道。

“婉婉出關了!”

“想必是突破到玄通境了吧,真是可喜可賀啊!”

曲媱聞言,臉上當即露出喜色。

曲婉婉是玄陰宗有四大聖女之一,也是曲家血脈唯一的聖女。

想要修煉宗門傳承功法,九陰玄功,必須覺醒玄陰之體,成為了聖女纔有資格。

而玄陰之體則是萬中無一的存在,在外界想要找到一個有玄陰之體的存在,隻怕是耗費千年也不一定能找到一個。

至於為何這裡會有這麼多的聖女,那就要說到玄陰宗是由來。

玄陰宗開派祖師名曰玄女,靠著一身九陰玄功,威懾八方,建宗至今已萬載有餘。

宗門能傳承至今,也正是曆代掌門耗費數千餘載,尋遍整個大陸,才找到九個玄陰血脈。

而如今的玄陰宗,正是這九個核心家族組成的,傳承血脈雖多,但不是每一代都有可能覺醒玄陰之體的。

所以曲家能出一個覺醒血脈的聖女,那就意味著可以獲得更多的宗門資源。

若是自家聖女修為進境飛快,那以後曲家在宗門的話語權也會節節攀升。

曲媱一想到這些,便再也無心思跟守衛廢話,帶著鄭景仁等五個童子,快速的進了山洞。

眾人進到洞穴之後,才發現裡麵彆有洞天,這裡不僅岔口繁多,而且怪石林立,是個典型的喀斯特地下溶洞。

又走了半個時辰,終於出了洞穴,這時鄭景仁纔算知道,這裡為什麼叫百花穀了。

原來,玄陰宗就建在這座死火山的天坑之中,放眼望去麵積遼闊,像極了一個封閉的平原盆地。

裡麵開著數不儘的奇花異草,各種靈藥靈田更是連成一片,可謂是,世間山水美如畫,不及桃園幽自清。

但盆地中央卻有著一根與火山口齊高的黑色柱子,像是一根巨大棒子直插大地,看上去詭異無比。

環顧四周則是千丈高壁,隱約間還能看到,有數不清的洞穴錯落在崖壁之上。

“係統,這裡有高手嗎?”

景仁頓時心底生出好奇。

“這裡最厲害的不過是神通巔峰境,不過她壽元將儘,命不久矣。”

係統的機械的聲音響起。

“神通境?!”

“很厲害嗎?”

景仁聞言立即有些動容。

“按照這個世界修真分佈,屬於中等修為!”

係統回覆。

“那這個世界的修為分佈是怎麼樣的?”

景仁穿越過來還不瞭解這些,所以很渴望獲取更多的資訊。

“通天大陸修真分佈如下:”

“第一階段(人道)分為氣通、靈通、元通。”

“第二階段(地道)分為玄通、念通、神通。”

“第三階段(天道)分為悟通、道通、天通。”

“第四階段(仙道)暫無,通天大陸不具備仙道世界根基。”

係統投影出一段段資訊,景仁看到最後一句,心中不由疑惑起來。

景仁一路上想著,不知何時,他們就被關進了崖壁的石窟中,而曲媱卻是不見了身影。

既來之則安之,景仁不是計較得失之輩,索性找了個角落一趟,尋找周公去了。

天坑中央,黑色巨柱的下麵,坐落著九座用黑色石塊打造成的石室。

曲媱麵帶喜色,站在其中一間石室門前,似在等待什麼。

“姑姑來了。”

“何不進來一敘。”

突然,石室中傳出少女的話語,但聲音卻是清冷淡泊,似冬日的寒冰,萬載不化。

“聖女,我過來意在祝賀,不想打擾到你!”

少女說完,黑色的石門自動打開,可曲媱並冇有進去的意思。

“本尊此次並未突破,姑姑怕是失望了。”

“什麼!”

曲媱聞言,頓時麵色變的頗為難看,猶豫了片刻,終於抬腳進去。

石室中的女子白衣勝雪,一頭黑絲如瀑,自然垂落於雙肩,隻是那絕美的容顏如她的聲音一般清冷,宛若一個冰中仙子盤坐在高台之上。

曲媱看著她,目光中露出擔憂之色,一時之間不知如何開口。

“不知為何,玄通境的桎梏一直無法破除,這次大比要讓家族失望了。”

聖女曲婉婉麵色平靜,看不出波瀾,可話語中帶著一絲惆悵。

“我此次外出,尋到幾個童子,稍後便將他們帶來......”

“這烏金玄鐵柱也無法助我突破,就憑幾個男人的陽氣,怕是也不及神柱的金烏陽火。”

曲婉婉還不等她說完,便直接打斷道。

“畢竟神柱上蘊含的金烏陽火是武火,元陽之力太過霸道!”

“既然無法突破,那試上一試又有何妨。”

“說不定古籍中記載的純陽之體,就被我們碰到了呢!”

曲媱並不氣餒,她一直堅信隻有人體內的元陽精氣,才具備自然之道,所以極力勸說聖女。

“也罷,既然姑姑一片心意,那本尊就挑一個吧。”

曲婉婉乃玄陰之體,平日修煉都是藉助天坑中央的神柱平衡陰陽,並不屑於普通弟子修煉之法,做那抽人元陽之事。

但她也不想和姑姑曲媱多做糾纏,便無奈應下。

“那我這就將那幾個童子帶來!”

曲媱見她同意,臉上隨即露出一絲喜色。

“哥,我們都成階下囚了,景仁大哥還能睡的如此之香,真是奇才啊!”

聽到景仁的酣睡之聲,坐在一旁的段飛拉了拉段虎的衣角,小聲說道。

“哎!”

“他能看淡生死,我們卻是不能啊!”

段虎歎口氣,隨即感慨道。

殊不知,景仁哪裡是看淡生死,分明是有係統加持,有恃無恐的表現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