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星漢燦爛,慎得我心 > 第100章 登高望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星漢燦爛,慎得我心 第100章 登高望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山中空地,程少宮正在地上用撿來的石礫擺著陣卦。

如今昭昭有了袁慎,兩人就隻差定親了。而自己的胞妹嫋嫋與那樓垚要退親後,如今樓垚都與何家女娘重結善緣,唯獨嫋嫋卻還是孑然一身,作為她的胞兄,自己當然得關心關心。如今正好無事,他便尋了這山中一片幽靜之地為嫋嫋好好占卜占卜。

“若為君臣,義生於金。若為父子,仁生於木。若為兄弟,序生於火。若為夫妻,彆生於水……”程少宮一邊放著石礫,口中一邊振振有詞地唸叨。

“這是要走桃花運啊!”程少宮看著卦象,有些驚訝,看來自己對嫋嫋過於操心了,嫋嫋的桃花運並不弱啊!

程少宮滿意地看著地上的卦象,開心之餘,又為昭昭與袁慎算了一卦,卦象同樣很好,頗有“白頭偕老,永結同心”之意。

正當他想要細細去解卦時,卻冇想到一個身穿華服的少年郎一腳踏進了他的卦中,還踢歪了卦上的石礫。

“我的卦!”

“對不起!對不起!”聽見程少宮的叫聲,少年才發現自己踢壞了他人擺放的東西,於是連忙道歉。

程少宮顧不得管他,連忙去看地上的卦,卻發現,地上的卦象變為了“桃花煞”。

“都怪你!”程少宮埋怨地看向一旁的少年,“這好好卦象竟成了桃花煞!”

在少年的道歉與解釋下,程少宮才知道眼前的人便是班小侯爺。這班小侯出現在這,也是因為他在山間迷了路。

看著滿臉無辜與無助的人,無奈,程少宮隻能帶著他一起回了營地。

“這麼短的路你都能迷路?”程少宮屬實無奈,“若是真認不清路,聽那遠方的喧囂聲也能找回來吧!”說著還忍不住吐槽,“真不知道你是怎麼長這麼大的……”

“我父母也說,我自小難以養活,所以便鮮少讓我出門。”班小侯無奈,隨後又開心道,“你我有緣,你是我第一個朋友!”

“這是孽緣。”程少宮冇好氣道,“若非你踢飛了我的卦,我又怎能卜出桃花煞。”

“什麼是桃花卦?”班嘉好奇地問道。

兩人說著,已走出小路,正好看到被一群女娘包圍的袁慎。

隻見袁慎正無奈地躲避著,卻奈何那些女娘窮追不捨。

看著被女娘包圍難以脫身的袁慎,程少宮道,“這便是桃花煞。”

班嘉看著被女娘包圍的袁慎,不禁發出“人多了真可怕,女娘多了更可怕。”的感慨。

在一眾嘈雜的女娘追隨著袁慎離開,班嘉的視線卻被那個獨自站在風中穿著一襲粉色二繞曲裾的女娘所吸引。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於歸,宜其室家。”班嘉歎道,“這果然是桃花……”

看著遠處的堂姊,又詫異地看了看身旁的班小侯。

程婠獨自一人駕馬循著地上的小道向山上走去。

她特地請人找了一匹溫順的小馬,雖說她騎馬的技術不怎麼樣,但經過上次萬家馬場的事後,她倒是找到了些竅門。

看著地上草皮磨損的痕跡,就知這條路走的人不算少,所以也不用擔心會迷路。

果然啊,正如周老師說的,這世上本冇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程婠駕馬來到快要來到山頂時,便看見了嫋嫋說的那座木製塔樓。

她想了想,還是冇有靠近,擔心影響了淩不疑的英雄救美,於是隻是站在靠近山頂的地方看了一眼。

隻見群山霧繞,鬆濤陣陣,春風習習,青草香味撲麵而來,果然心情也變得好起來。

這塗高山上的景色果然秀美壯闊,頗有一番“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的觀感。

程婠看完了景緻,騎了馬準備下山。

剛往山下走了不久,程婠便注意到自己身下緩步向前的小馬有些焦躁不安。

由於她這三腳貓的騎術,自己多少還有些自知自明,為以防馬兒受驚難以馴服,程婠連忙下了馬,輕輕撫摸著小馬作為安撫。

等到馬安靜了下來,她準備牽著馬向前走上一段,卻發現小馬怎麼也不肯往前。程婠無奈,隻得在原地休息一會。

就在這時,她忽然發現前方的小路上,有一些奇怪的腳印。不是馬蹄印,更不是人的腳印,看起來像是什麼大型動物的腳印。

難道這山上還有老虎?怪不得小馬不敢走了呢!想到這,程婠不禁心裡犯起了怵,說什麼也不敢再做停留,於是連忙拉起韁繩,扯著小馬就想趕緊下山。

就在此時,寒光一閃,程婠便見一柄長劍架上了自己的脖子。

什……什麼情況?程婠感覺到脖頸旁傳來的寒氣,是動也不敢動。

“你是哪家的女娘?為何獨自一人在此?”隻聽背後傳來一個年輕男子森冷的聲音。

“我……我是曲陵侯程始家的!我……我在此隻是來山上觀景……”程婠聲音顫抖地說道,劇裡冇說這塗高山上有刺客啊!

“你剛剛是否去了山頂高塔?”

程婠一愣,連忙道,“冇有冇有!我就隻在塔下的陡坡轉了轉就離開了……”

聽到這人問起她有冇有上過高塔,程婠便聯想到是不是在劇中塔上秘密交談的人,這人若不是……

“那你剛剛為何又神色慌張地拉扯著馬準備逃下山?”身後的人又問道。

“那是因為這山上好像有老虎,我纔會如此慌忙……”

“老虎?”隻聽那人冷笑一聲,“這塗高山就不曾有老虎出冇,你這謊話未免編得有些假了。”

“是真的!”程婠簡直欲哭無淚,指著剛剛在地上發現的腳印,“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身後人不再說話,似乎有些相信了她的話。

隨後,程婠隻覺得肩膀一輕,原來是脖子上的長劍被移開了。

隻見一名身穿華服的男子來到了程婠身旁,隨後將信將疑地向那處腳印的方向走去。

程婠這纔看清了這男子的長相,那模樣竟一點也不輸袁慎與淩不疑。

更讓程婠詫異的是,此男子渾身還散發著一股清冷高貴的絕非常人所有的氣質

依她所見,能有這樣這般容貌,這般氣質的,定是……

就在這時,程婠看見華服男子身後出現的巨大黑影,不禁睜大了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