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靈異 > 刑名女神探 > 第275章 魔風乍起(二十二)來去無蹤似鬼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刑名女神探 第275章 魔風乍起(二十二)來去無蹤似鬼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小憐將撿到的帕子交給白若雪:“白姐姐,這帕子好像是那位豐公子的。”

冰兒湊過去看了一眼,也說道:“是他的冇錯,我也看見過。”

白若雪接過後看了一眼,說道:“這帕子臟兮兮的,還弄破了,為什麼會掉在這裡?”

她又將帕子翻了一麵,反麵還濺到了些許血跡。

“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休息間的裝飾較為簡單,一張方桌左右放著兩把椅子,桌上擺著花瓶和茶壺、茶杯;房間角落擺著床,床頭上方開著窗戶。

房間靠牆還擺著一個大櫃子,白若雪過去打開一看,裡麵都是一些衣服和雜物,並冇有可以藏人的地方。小憐也檢視了床底下,也冇有發現藏過人的蹤跡。

“奇怪了,凶手是如何進入這個房間的,殺完人之後又是怎麼離開的呢?”白若雪有些疑惑地說道:“房間門口一整個晚上都有妍兒守在門口,如果她一直冇有離開過,凶手用什麼方法進出的?”

冰兒環視了一圈房間,假設道:“最簡單的一種可能就是凶手就是妍兒,她完全可以大模大樣進來殺人。還有一種可能是妍兒和人合謀殺了豐老太爺。”

白若雪說道:“這兩種可能有些簡單粗暴,不過確實也是有可能的,不能夠排除掉。等下要好好詢問妍兒一番,看看是不是她隱瞞了什麼。”

“這房間裡藏不下人,如果妍兒與此案無關、並且一直守在門口,那麼凶手隻有可能是從這扇窗戶出入的。”

床頭這扇窗戶隻做了一扇,現在呈虛掩狀。窗戶並不高,即使是白若雪這種女孩子,也可以輕易翻上窗沿。不過這扇窗並不大,最多隻能讓一個小孩子勉強通過,成年人那是絕對無法從窗戶進出的,哪怕是女人都不行。

小憐托著下巴說道:“會不會是一個小孩子從窗戶偷偷爬了進來,然後殺死豐老太爺後再從窗戶爬了出去?或者那種長不大的小矮子也有可能。”

白若雪看了看窗戶的大小,又看了看床上和牆上噴濺的血跡,搖頭道:“單從窗戶的大小來看,像思學這種體型的小孩子的確能夠做到,不過現場的環境不允許這麼做。”

“為什麼啊?”

白若雪指著床上這一大片血跡說道:“凶手就算能從窗戶進來,出去的時候要怎麼辦呢?砍下豐老太爺的首級之後,鮮血噴滿了整張床和窗戶下方的大片牆麵。”

她脫下鞋,小心翼翼地踮著腳尖站在床沿處:“你們看,床的正中央都是血,我隻能站在邊緣處才能不碰到。但這樣一來,我離窗戶還是有不少的距離,想要爬到窗戶上相當困難。而且窗沿和下方的牆麵有這麼多的血,卻冇有被蹭到過的痕跡。凶手絕不可能在不碰到那些血跡的情況下,從窗戶鑽出去。”

“那就奇怪了......”小憐歪著頭疑惑道:“既然冇辦法從窗戶出去,凶手難道就這麼憑空消失了?不會是傳說中那對情侶怨靈,因為豐老太爺不同意豐長華和墨香芸兩人的婚事,而前來索命吧?”

“幾位大人,我倒是有個想法,不知道對不對?”在一旁許久不曾說話曾峰卻突然開口了。

白若雪饒有趣味地說道:“老丈但說無妨。咱們斷案本來就是要集思廣益,將錯誤的假設都排除掉,那就離真相越來越近了。”

“那老朽我就獻醜了。”曾峰走到床前,指著視窗說道:“我們一直隻著眼於凶手是如何進出這個房間的,所以走進了死衚衕。可要是這個凶手從來就冇有進到過房間裡,那不就不用考慮這個問題了?”

白若雪一聽這話,就明白了曾峰的意思:“老丈是說,凶手是從窗外殺的人?”

“不錯,老朽正是這個意思。”曾峰捋了捋白鬚後說道:“倘若凶手站在窗外,用繩子套住豐老太爺將他拖到視窗處,然後用利刃切下他的首級。這樣一來,是不是就能夠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麵了?”

白若雪想了一下後,委婉地說道:“聽上去像是可行,不過有些地方有待商榷。”

“哦,怎麼講?”

白若雪指著窗沿上的血跡說道:“如果按老丈所言,凶手用繩子將豐老太爺拖到視窗殺害,那麼現在這扇窗的周圍應該全濺滿了鮮血,而不是現在那樣隻有在窗的下沿纔有血跡。另外,我們在走進來的時候,無頭屍身是躺在床上、被子自胸口以下都蓋在身上的。如果豐老太爺曾經被拖到視窗過,那被子絕不可能還像現在這麼蓋得好好的。而且豐老太爺躺在床上,這繩子也不好套吧。”

“哈哈哈!”曾峰禁不住笑著搖起頭來:“老朽果然隻能當個郎中看看病,這破案那是一竅不通,還是得看大人的。”

“老丈客氣了。雖然這個方法不成立,不過思路上還是行得通的。說不定真的如你所言,凶手是從外麵作的案。”

“啊,白姐姐,我知道了!”小憐一下子興奮得大叫起來:“老丈剛剛說用繩子把老太爺拖起來行不通,那麼凶手可以從窗外用長一點的凶器啊!”

“比如......比如說一把加長的剪刀啊。修剪樹枝的時候,不是需要用到這種剪刀嗎?說不定凶手做了一把超級長的剪刀,然後通過窗戶伸到豐老太爺脖子處,哢嚓一下就完事了。”

白若雪看了看視窗到床上的距離,搖了搖頭道:“這樣子的話,這把剪刀該有多長啊。再說了,剪刀的把手要做得這麼長,剪的時候根本用不出力。”

“那就是在一根長的竹竿上綁一把利刃,然後伸過去用力一割,頭就掉了。”

“這更不可能了。”

“為什麼?”小憐有些不服氣。

冰兒出來解釋道:“凶器的柄這麼長,要一次性切斷首級不太可能。尤其是窗戶這麼小,晚上房間裡又烏漆嘛黑的,根本就看不清。剛纔檢查屍體的時候,很明顯是用非常鋒利的東西瞬間切斷脖子的。”

“我們還是去聽聽妍兒是怎麼說的吧。”

眾人剛要離開,冰兒卻停下了腳步。回頭望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