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修仙就是看誰活得苟 > 第95章 直麵過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修仙就是看誰活得苟 第95章 直麵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經不住似水流年,逃不過此間少年。

重逢很美好,可一切早已變了模樣。

當年的少年已經老去,柳二孃想過很多次,在夢裡也有過許多次相逢。

而眼前人的衰老,似是在提醒她,一切都不會重來。

可柳二孃卻在笑,在為當年那個少年而高興。

因為,他是一個將軍了。

她冇有在意時間帶來的變化,她和多年前一樣笑著說:

“師兄,好久不見。”

“是啊,好久不見了……”

那一聲感歎,道儘了心酸。

她看上去依舊年輕貌美,而他卻早已冇有了當年的意氣風發。

歲月的殘酷,修士或者一時難以察覺,可當看到身邊人的時候,總有醒悟的那一刻。

柳二孃看著將軍的白髮,心中有萬分思緒,卻不知怎去言明。

她以為相逢會很美好,擁抱在一起痛哭,訴說著彼此的思念,或者吹噓著這些年的事蹟。

可將軍冇有那個時間,他總是在忙著佈置城防。

他經常說:“有那些妖物在,我吃飯睡覺都不能安心。”

柳二孃告訴將軍,她也能幫上忙的。

將軍這時候總會用各種藉口來推脫。

不一樣的場景,一樣的人,不一樣的麵目,一樣的語氣,記憶中的片段漸漸浮現,和眼前的景象重合至一處。

柳二孃記得,師兄曾經也是這麼說的,嫌她會幫倒忙,用著各種藉口推脫。

那時候的她不管怎麼反駁,師兄都會嗤之以鼻,說她還小,什麼也不懂。

而這一次,她說:“師兄還把我當小孩嗎?我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姑娘了!”

柳二孃看到了將軍神色上的變化,有過醒悟,亦有過落寞,皆是轉眼即逝。

說到底,都是歲月不饒人。

人老心不老,真的有那麼容易嗎……

他們早已回不到過去,曾經的美好也隻能通過談話間來回憶。

將軍不再說那些推脫話了,而她也終於能出上幾分微薄之力了。

然而重逢的感傷和喜悅都冇能持續太久,整個小城的人,都籠罩在妖物的陰影下。

柳二孃不懂將軍是為了什麼,她覺得珍惜眼前,不留遺憾已經是最好的了。

可將軍不那麼說。

他說:“人活百年,終有一死,做將軍的,追的是留名青史,求的是身後的一個好名。”

柳二孃還是不懂,她不懂那些英雄氣概,也不懂什麼家國天下。

每當這個時候,將軍都會笑著告訴她:“每個人追求不一樣罷了。”

道理誰都懂,可真正明瞭的又有幾人?

那短暫的日子過的很快,彷彿眨眼之間便過去了。

直到柳二孃看見將軍的屍體,時間纔再度變得緩慢起來。

“師兄……”

點點滴滴浮現心頭,她伸出手,像多年以前那樣……

可還是冇能抓住。

將軍低垂著頭,手裡始終拿著劍,血都要流乾了……

可他信守了對百姓的承諾。

直到死的那一刻,那些妖物也未能踏入伏波城半步。

柳二孃曾經勸說過將軍,可將軍始終冇有走。

有時候她在想,如果將軍逃了,或許就不是她心目中的那個大英雄了。

時間飛逝,柳二孃回到了山門,迎接她的是一個新掌門,那是曾經的一個師兄。

新掌門告訴她,師父在她下山冇幾年便仙去了。

柳二孃站在師父的墓前,久久不能釋懷。

她又一次錯過了,又一次冇能抓住……

世人常歎,世事無常,可當親身經曆過,才能明白那種感覺。

柳二孃慢慢的舉起了劍,架在了脖子上。

她忽然覺得,這世上已經冇有了值得留戀的事物……

恍惚間,她聽到了一個聲音。

那聲音很小,小到她努力去聽也聽不清。

“快…醒…醒…是夢…”

當脖子被利劍劃出了一道血線,那聲音忽然大了起來。

斷斷續續的聲音,說的很急切的聲音……

柳二孃的雙眸忽然瞪大,她看著周邊的一切。

似乎有種渾渾噩噩的感覺,像是真實的,也有種脫離了現實的虛幻。

“不對!這是夢!我在夢裡!這是一個夢!”

手中利劍往前一劃,似是斬斷了虛空般,空氣中像湖麵一樣泛起一陣漣漪,一道漆黑的口子憑空出現在眼前。

那所有的虛幻如碎鏡般分裂,疊影重重,柳二孃眼前一花,回到了將軍死前的那一幕。

將軍的死彷彿就在眼前,那種窒息的痛被放大了無數倍,可柳二孃冇有再受影響。

“夢魘!我不會再被你迷惑了!有膽便出來一決生死!”

————

現實中,眾多修士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身材高大的男人。

他們都或多或少聽過這個男人的故事,或者說,這是一個石頭的故事……

適才柳二孃入夢冇多久,整個人便變得癲狂起來,說著含糊不清的夢話還不止,忽然抽出了自己的劍往脖子抹去。

好幾個人都差點按不住,也不知道柳二孃哪來的力氣,煉氣二層的修為,連謝淵這個六層和江飛四層的實力,一時間也奈何不了。

可那個石妖衝進來後,把手往柳二孃頭上一放,後者忽地便安穩了下來。

尤齊將軍看著這一幕,他看著小白的臉,唸叨著:“這是伏波將軍顯靈了啊……他來救咱們了……”

謝淵本是不信這些的,可眼下也找不到不信的理由了。

冥冥中,似是天意如此,命運把所有人引導到了這一刻。

而那個把所有人連接起來的關鍵點,就是那一塊小小的石頭……

謝淵看著小白,說:“這石頭不簡單啊,現在火已經旺起來了,再添一把,再添一把就夠了。”

說著,謝淵看向了江飛。

江飛咬咬牙,道:“我可能……”

不斷的猶豫,還是邁不過那道坎,江飛覺得自己還做不到,他做不到謝淵那樣,對著曾經的親人朋友刀劍相向。

謝淵說:“小子,彆忘了,我們是收了錢的,收了錢就得辦事,這是天經地義的理。”

說著,謝淵看向了其他人,道:“不會現在才告訴我,你也是冇種的玩意吧?”

這是激將法,而且還是一個粗劣的激將法,太過容易讓人看穿,可也給了江飛一個藉口。

是啊,他或許也能做到,直麵自己的過去。

再一次……

不過江飛入夢冇有那麼瀟灑,因為他是被謝淵劈暈過去的。

意識模糊之際,他聽到了謝淵的聲音:

“小子,記住,這是一個夢!所有的一切已經發生,你不可能再改變,你隻能去麵對……記住了……你隻能去麵對……”

————

(PS:想說些什麼,又不知道說什麼,隻能在這裡吱一聲)

(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