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一代武君 > 第44章 遲來救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代武君 第44章 遲來救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馮大膽最後的全力非常恐怖,將聶挽枝拋回了江麵之上。

馮大膽的力道漸漸消散後,她看了一眼身下的黝黑江麵。

縱然下邊是水,可從如此高度掉下,便與砸地無二,搞不好會當場摔死。

何況,如今時至凜冬,江麵雖未結冰,但水下定是異常冰冷,落在水中,隨時有凍死之危。

想罷,她當即連續旋身空翻,以此消去下落慣力,又以輕功在半空中來回踏步,最後才頗為狼狽地摔在了一葉小舟之上。

她一手攀著船板扶起身子,精疲力儘地瘋狂喘氣。

但還未等她稍作歇息,便聽得一陣大喊:“妖女!往何處跑?!”

她回頭一看,發現非城四子正劃著一艘小船飛速地朝她靠近。

她心中怒罵一句,卻也不敢磨蹭,趕忙強撐著劃槳。

她本便未完全恢複,又以一挑五耗損了元氣,接著又在與何霜雪的交戰中受了內傷,以至於連看家絕招都不敢使出來。

如今真要對上非城四子,她勝算極低!

而非城四子也是料到了這點,方纔不要命地追來。

不說報仇,聶挽枝乃煙雲的卯旗旗主,光是她的一顆人頭便價值千金!

隻要把她的人頭帶回去邀功,榮華富貴觸手可及!

於是,他們像瘋狗一般追著聶挽枝不放。

一連追了好一會兒,眼看越來越近,非城四子當即將船帆丟棄,踏著蹭蹭的輕功飄到了聶挽枝的船上。

聶挽枝自知避無可避,亦是將船槳丟棄了,拾起了血跡斑斑的鸞刀。

非城四子將她前後包圍,那手持鋼棍的男子沉沉道:“如何不跑了?”

聶挽枝冷哼一聲:“一群鼠輩,中原人便隻會以多欺少嗎?”

這話卻激不到鋼棍男子,他看著聶挽枝的頭顱,如同在看著一堆金燦燦的金元寶。

她確實很美,美得不遜何霜雪分毫,但凡是個男人,都捨不得這位絕代佳人香消玉殞。

但是,這美人是剛烈狠辣的帶刺之玫,誰敢動那歪心思?

所以,她隻能死!

冇有再多說廢話,四人立即朝聶挽枝打了上來,小船上再度爆發了血腥緊張的廝殺!

此時,距碧蘭江北岸百丈之外的江麵上,一排佈置有弓弩、火藥與各式兵器的船帆在緩緩前行。

船帆中央是一艘威武的紅漆戰船,上置投石器與各類兵器,船口處還放置著一尊蓋著紅衣的鋼筒,似乎隨時將來犯之敵一炮轟滅。

炮筒的身旁立著幾道身影,為首的是一名身穿繡刀黑袍、肩掛夜叉麵具的男子,他負手而立,凝望著對岸上的篝火長城。

他對著下人吩咐:“再快一些,方纔那聯絡彈定是我煙雲中人所發,看看能否救得回來。”

雖說被中原武人包圍,生機已是渺茫。但隻要有一絲希望,他也願去看看,或許有奇蹟發生呢。

身旁一名部眾亦是看到了對麵的無窮篝火,對著他道:“堂主,真如名公子所料,中原武林那群混賬確是要打我煙雲的主意。”

孟子鳳不屑地道:“來了便好,就怕他們不來。這一次,他們可不像無涯天塹時那般走運了。”

無涯天塹一戰,煙雲是因中了埋伏纔會損失慘重。

這一次,煙雲做足了準備,正敞開了口子等中原人鑽進來。

乙堂乃十大堂中最驍勇精悍的先鋒堂,故而,徐賀纔派他們鎮守碧蘭江中線,直麵對上中原武林大軍。

那部眾嘿嘿一笑,似是討好般地說:“可惜芳堂主未能一同前來,倒是遺憾。”

這話說得突兀,以他的身份來說,此話是為不敬。

不過孟子鳳性情爽朗,不太計較上下尊卑,擺擺手道:“她又冇長我身上,怎能時刻與我同行。對了,她現在可有好些了?”

自從聽到徐傲的噩耗後,白遠芳便徹底消沉了,整日將自己關在房中以淚洗麵,狀態極差。

徐賀理解她的心情,並未催促,所以她至今還未上職。

部眾回答:“屬下聽說,芳堂主還是那般茶不思飯不想,誰勸也不聽。”

聽到這話,孟子鳳也冇再說什麼了。

這時,另一個部眾忽然喊了一聲:“堂主!那有人在交手!”

這一聲立即將孟子鳳的注意吸引了過去。

順著那部眾所指的方向看去,在上遊二三十丈處,確有幾個人在一艘小船上打鬥。

有人仔細看了一眼,當即臉色一變:“那好像是聶旗主啊!”

這一下,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孟子鳳用手掌遮住額頭仔細一瞧,發現那確實是聶挽枝,而且情況不容樂觀!

他二話不說,當即將肩膀上的麵具戴上,拾起一塊木板迎空一拋!隨即縱身一躍!身影頓時消失在了茫茫雪夜中,隻留下越來越遠的撲風之聲。

船上,聶挽枝狠狠地摔在船艙之邊,手上的鸞刀掉落於地。

她在方纔的交手中再度遭到了重創,身上出現了不少血淋淋的傷痕,耗儘了她所有的力氣。

她靠坐在地,腦袋垂下,一頭帶著血跡的雜亂長髮遮住了她的臉蛋。

但是,方纔的交手,她依然把非城四子傷到了不少。

非城四子受了痛後更加憤怒了,圍在聶挽枝麵前,抬著手中的刀,隨時將她的腦袋砍下。

她已經冇有力氣再站起來了,嘴角的血一滴又一滴地掉落,這一刻,她覺得世界忽然變得無比靜謐。

靜得,好像隻剩下了她一個人。

她雙手緩緩緊握成拳,一股內力緩緩上浮,輕輕地挑起了她的長髮。

她嘴角一挑,淡淡說道:“傲哥哥,我來陪你了。”

這是她的絕技,一個消耗巨大、此刻便可令她當場暴斃的絕技。

可是,與其死在彆人手中,還不如自我了斷。

而且,就算死,她也要拉這四人陪葬!

死了也好,下去後,她不再是旗主,徐傲亦不再是少主,他們都一樣,都是孤魂野鬼。

到時候,她定要找徐傲問個明白。

就在她下定了決心時,一道沙沙之聲飄了過來。

扭頭一看,發現有道身影正踩著在水麵上飛滑的木板迅速朝此靠近。

非城四子驚了:“那是什麼?”

冇等他們看清楚,便見那道身影狠踏一腳!激起層層浪花,雙臂一張,如同夜中黑蝠一般蕩空而來!

手持鋼棍的男子意識到來者不善,他從那道黑影中嗅到了一股極為凶狠的殺氣!

他正要提醒兄弟們注意,便見兩隻大腳攜著一股狂風猛然出現!狠狠地踹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