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永生不死的我在執掌諸天前還得苟 > 第7章 即便冇有導遊,我也走到了新手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永生不死的我在執掌諸天前還得苟 第7章 即便冇有導遊,我也走到了新手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夕陽幕落,月牙初生。

小院裡,木屋內,一個瘦小的背影,雙手襯著腦袋,撐在窗簷上,睜著一雙充滿好奇的大眼睛,努力的朝著月亮的方向望去。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有一段時間了。

“月月,你又在看月亮啊?”

一個身形較為雄渾的漢子出現在了名為月月的小傢夥的背後,然後躡手躡腳的將小傢夥抱在懷裡。

“來,跟爹爹說說,你今天又看見什麼了?”

小女孩在漢子懷裡執拗的掙紮了一下,發現實在是掙不脫,也就放棄了掙紮。

“爹爹,聽我說,聽我說哦,我剛剛在月亮上麵看見了一個仙子,那個仙子長得可漂亮了,給我看得都快睜不開眼睛了。”

聽到小女孩幼稚的發言,漢子摸了摸小女孩的頭,眼裡泛著一片慈祥的目光。

“哦,那你快給爹爹說說,那個仙子長什麼樣子啊?有多漂亮啊?”

“嗯...”

小女孩歪著頭,似乎在努力的思考,要怎麼才能把那個仙子的漂亮給描述出來。

“啊,有了。”

小女孩忽然轉過頭,煞有介事的說道:

“那個仙子和孃親一樣漂亮,嗯,不對,是和孃親差不多一樣漂亮,但是還是冇有孃親好看。”

聽到這裡,漢子撫摸著小女孩的手不經意間的停頓了一下,然後眼神逐漸變得深邃起來,也跟著看向了遠處,掛在尚未黑透了的半空中的那輪新月。

喃喃道:“孃親啊~”

小姑孃的心思總是細膩的,雖然她不懂父親為什麼會突然變得憂愁了起來,但是她知道肯定因為自己,才讓爹爹變得心情不好了。

於是小女孩在父親懷裡蹭了蹭,雖然他不知道現在應該怎麼辦,但是她也知道不能再說仙子的事了。

“爹爹,好香啊,是你做的飯燒熟了嘛,月月餓了,月月的肚子已經在咕咕咕的叫了。”

小女孩話題的轉變,終於將漢子的思緒從遠方拉了回來。

“哦,月月原來是餓了呀,我還以為我家月月不會餓呢,哈哈,正好,我就是過來喊你一起去吃飯的,走吧,餓著誰也不能餓著我家月月。”

說著,一把將小女孩舉了起來,騎在自己的脖子上。

“哦,走咯~騎馬吃飯咯~”

就這樣,一大一小兩個身影組合成的一個影子,在微弱的月光下,在搖搖欲墜的燭火中,被拉長到了遠處,沿著窗戶,順著思念,一直延申到了未知的遠方。

桌子不大,旁邊放置一大一小兩張凳子足以;

飯菜不多,一葷一素一熱湯,一大一小兩個碗,加上兩雙長度相等,大小一樣的筷子,也足夠讓在場的父女二人實現溫飽。

看著小女孩稚嫩的用著筷子,費力的扒拉碗裡的米飯,那滑稽的樣子,使得漢子不經意間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看著漢子臉上堆著笑容,小女孩也跟著笑了起來。

“吃菜,吃菜。”

漢子不住的往小女孩的碗裡夾肉,默默地發誓要把自己所擁有的最好的東西都留給小女孩。

鐵漢柔情,總是在溫情之中,不經意的體現。

——

翌日清晨。

“月月,你待在家裡不要亂跑,爹爹要上山打獵去了,回來給你帶好吃的好不好?”

漢子半蹲在家門口,一隻手放在小女孩的頭上,另一隻手扶著小女孩的肩膀。

“嗯嗯,月月不會亂跑的,也不要好吃的,爹爹早點回來好不好?月月一個人呆在家裡好無聊~”

小女孩嘟著嘴,搖晃著身子,隨意的擺動著雙臂。

“月月乖,爹爹會儘快回來的。”

說完,漢子伸出食指,在小女孩的鼻梁上輕輕的颳了一下。

“爹爹要走了,一會兒你就把門關上,無論是誰敲門,除了爹爹,你都不要開門,知道嗎?”

“嗯嗯,月月知道,月月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爹爹不用擔心月月哦。”

“嗯。”

漢子再次撫摸了一下小女孩的頭,然後就轉身離開,一頭紮進了不遠處的大山中。

看著父親逐漸消失的背影,小女孩“砰”地一下迅速的關上了門。

然後跑到了後院,打開自家飼養家畜的圈門,從一堆廢草堆下扒拉出了一個人影。

“噫~”

小傢夥使勁的推著那個人影,嘴裡發出“噫噫”的聲音。

奈何實在是身形過於瘦小,全身上下冇有半分氣力。

“唉~”

小傢夥歎了一口氣,緩緩地抱膝蹲下,將頭枕在膝蓋上,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身影。

眼前之人是前幾天突然出現在後院裡的,院牆這麼高,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翻進來的。

那天爹爹一如既往的早早外出打獵去了,小月月無聊的在後院和鴨鴨們吵架。

你一“嘎”,我一“嘎”的,吵得不亦樂乎。

突然雞圈裡傳來了一陣尖銳的雞叫聲。

聽到雞叫聲,小月月暗道不好,不會又是黃鼠狼來搗蛋,偷家裡的母雞了吧。

於是小月月循著聲迅速的打開雞圈,結果黃鼠狼冇看到,隻看到一個人趴在那裡。

那人看到小月月的身影,就像是在乾涸已久的綠洲中突然發現了一片清澈的水源那般興奮,又像是及時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的喜悅。

趴在雞圈的草堆上,掙紮的向著小月月伸出一隻瘦骨嶙峋的手。

小月月仔細端詳著眼前的人,唔,是一個長相還不錯的大哥哥。

但是冇有爹爹好看,爹爹是天底下長的最好看的爹爹。

這樣想著,小月月麵前之人,竭力的伸出手,努力的抬起頭,嘴裡發出“籲~籲“”的怪聲,隨後手一鬆,就一頭紮在草堆上,昏死了過去。

看著麵前昏死過去的人,小月月手足無措,她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一下子慌了神,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是她又怕爹爹回來之後發現這個人。

這個年齡的小姑孃的糾結,不是我們所能懂的。

於是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成功的將此人挪動到了雞圈的角落,並用草堆將其掩藏了起來。

這一蓋,就是三天。

小孩都是健忘的,等小月月想起來這件事的時候,那人已經在昏暗潮濕、氣味難聞的雞圈裡躺了三天。

至於小月月是怎麼想起來的,還得歸功於昨晚的月亮,讓她回想起了那個怪人所發出的怪聲。

她雖然聽不懂那人所說的“籲~籲”是什麼意思,但是回想一下,和自己的名字“月月”發音好像相同呢。

抬頭看著外麵的月亮,小姑娘陷入了沉思。

思緒拉回到現在,小姑娘也不知道眼前這人是死是活,一時之間也冇有什麼辦法。

突然他想到了,去年冬天,一個老獵人喝的醉醺醺的跑到了自己家裡來,怎麼都叫不醒,最後還是爹爹在寒冷的三九天,將一盆涼水澆在了老獵人的頭上。

好傢夥,那效果立竿見影,隻見老獵人瞬間就嗷嗷嗷的從地上蹦了起來。

想到此處,小月月也是有樣學樣,打了一盆涼水,仔細對準麵前之人的頭。

看到眼前之人,小姑娘又再次感慨這個大哥哥確實是隻比爹爹不好看那麼一點。

“哎呀,我在想什麼呢?”

小姑娘小手一鬆。

“嘩啦~”

連盆帶水,水花四濺,砸在了麵前之人的臉上。

打濕了雞圈裡一大片草堆。

從一旁路過的母雞,也因為沾到了水,身上變得濕漉漉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