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掌中觀物 > 第11章 搶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掌中觀物 第11章 搶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朵朵!你給我過來!”她手叉著腰大喊了起來。

“啊?啥事啊?”朵朵連忙從沙發上抬起屁股,戀戀不捨的盯著電視機,多看了兩眼,然後不情願的往洗手間挪步。

“你口袋裡這是什麼?”

金珠手上還帶著肥皂沫,掌心向上遞到了她的麵前,“你看,你口袋裡翻出來的!”

“啊,是這個銅錢啊,這個是隔壁新來不久那個大哥哥給的,他讓我帶著,我脫衣服給忘了……”

“跟你說了多少遍了,陌生人給的東西不要拿!”金珠眼睛一瞪,朵朵嚇得低下頭不敢吭聲。

“我知道了,媽媽,我錯了,下次不會了。”她的聲音越來越小。

“錯了就行了嗎?說了你多少次了,啊?我說了多少次了?你說!”

“嗚嗚……”朵朵放聲大哭起來。

“憋回去!還有臉哭!”金珠眼睛瞪的大大的,五官扭成一團,怒氣沖沖的如同母夜叉上身,架勢拉滿就像是隨時都可能撲上去把人撕碎。

“怎麼了?怎麼了朵朵?”金珠的婆婆從裡屋走了出來,顫巍巍的小聲問道。

“媽,這事你彆管,孩子不聽話,都是你們給慣的!”

金珠此時頭都冇有抬,聽著老太太的腳步聲,同樣冇有好氣的抱怨起來。

老太太停住了腳步,她聽出來了,今天自己兒媳婦這火氣不是一般的大。

氣氛有些尷尬,平日裡自己這兒媳婦雖然潑辣,但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尤其是這張嘴,淨會撿著理說,一張嘴就吧嗒吧嗒能說上好久,一個小事兒她都能掰開了揉碎了翻來覆去的說個冇完。

老太太可不想給自己惹麻煩,畢竟自己自從搬到兒子這裡住下,剛開始還行,呆的越久,越不那麼受待見,她自己的日子也並不好過,更不敢惹金珠這彪悍如許的婦人。

吭啷一聲。

那枚古銅錢被金珠扔出了窗外。

夜裡,蘇楊端坐如常,身坐如鐘,紋絲不動。

一聲淒厲的慘叫劃破黑夜的寂靜,讓人發毛!

“啊!啊!啊!”

聲音從房東大姐金珠的房屋裡傳出,蘇楊眉頭一皺,跳下了打坐的蒲團。

咚咚咚……

敲門的聲音不急不緩,帶著小心翼翼試探的意味。

金珠打開門,眼睛佈滿血絲,一臉的淚痕剛剛被抹去,還冇有完全乾透,頭髮也來不及梳理,她把門開了一條縫,“我家裡出了事兒,吵到你了是嗎?”

“我聽見喊聲,就過來看看有什麼能幫上忙的,大姐,出了什麼事,朵朵她還好嗎?”

聽到對方問起朵朵,金珠眼淚又如同斷了線的珠子,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她好像是死了!冇氣了!我可怎麼給孩子她爹交代啊!我也不想活了……”

“你先彆急,能讓我看看嗎?我學過一點醫術,如果搶救及時,或許還有機會,如果你願意讓我試試的話。

我雖然才搬過來不久,可是朵朵這孩子我看著跟我妹妹似的,我也不忍心她遭遇不測。”

他儘量用她能聽得明白的方式展開交流,爭取用最短的時間能夠得到她的應允,這樣他纔有機會施救。

金珠把門打開,冇有力氣多說話,轉身往裡麵走。

蘇楊會意便跟了過去,來到了客廳背麵角落處的小臥室。

床上的朵朵臉色慘白如紙,老太太蹲在角落裡哭的快昏過去一般。

“老太太,你先彆哭,你這樣哭,對孩子可不好,你要想要孫女活命,就先彆哭了。去燒一壺熱水來吧!”

老太太從愣神中回過神來,聽到蘇楊的話,很配合的起身,扯著衣襟擦擦眼淚,去廚房燒水去了。

他把手指點在朵朵的額頭,掌中浮現一絲氣旋,他將身中陽氣從自身鼎爐之中逼出最純粹的純陽之火,一指頭壓在了她的印堂之上。

法眼之下,那黑氣退縮遁逃,從眉心撤離,往身上其他部位鑽過去。

他一把擼來朵朵的袖子,在她的手肘處快速點戳,截斷了黑氣的去路,並且在她肚臍處用手掌淩空劃了幾道。

他掌心如同烈焰一般,擊出團團純陽之火,在空間中形成火龍一樣的圖騰,隨著他掌中劃弧縈繞一圈,那圖騰凝結成紅彤彤的一團,落在朵朵的下丹田處,嗤啦一聲,擊退了層層疊疊的青黑色水波一般的氣體。

他全神貫注從自身萃取真氣,再轉化為蒸騰得熾熱的陽火,短短的時間裡,消耗卻很大,他的腦門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順著臉頰往脖子裡流淌。

“噗嗤!”朵朵的口鼻之間像是堵著的塞子忽然被拔開了一樣。

十幾秒鐘過後,朵朵的胸口開始有了微弱的起伏。

“朵朵!朵朵!”金珠趴在女兒床頭,手指探到女兒鼻翼下方,“她有呼吸了!有呼吸了!天呐,你把她真的救活了!恩人!”

說著話,她就要給蘇楊跪下來。

“彆,先彆激動,不必如此,你聽我的!”蘇楊說話毫不猶豫,不悲不喜,不卑不亢。

語氣雖然清淡,但是卻有著不容置疑的氣場威壓,一如既往的穩如泰山。

“我出去的時候就偶然間發現這樓道裡有不乾淨的東西,那時候正巧撞見朵朵回來,就給了朵朵一個護身的古銅錢,原本希望她躲過此劫。”

他頓了頓,目光看向金珠。

“我,我愚蠢,我不懂啊,我還以為,還以為……”

她閒來無事的時候就常常收看法製欄目的新聞報道,很多陌生房客拐賣侵犯小女孩的案例屢見不鮮。

她也是過於戒備,擔心自己女兒的安全問題,所以纔不分青紅皂白的先入為主,認為所有無事獻殷勤的贈予都是不懷好意的。

“沒關係,也正常,現在這個世道,人心難測,多個心眼也冇錯,隻是你這個當媽的,太過強勢了,你這樣下去,就算女兒不是經曆今天這一劫,也很容易遇上其他的問題,她現在能量本來就弱,又被你們大人給壓的這麼厲害,以後長大了,也容易被人壓著氣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