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都市現言 > 真千金重生:世界首富好粘人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你可彆噁心我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真千金重生:世界首富好粘人 第二百五十四章  你可彆噁心我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隻可惜,他低估了她的厚臉皮!易可嘉自認為做得夠好了,冇想到這臭男人居然還不識趣?若不是為了那個計劃,她鐵定直接扭頭就走!“阿木,我們可是最親密的人,你受傷昏迷,我當然得守在你身邊了。你還有哪裡痛?要不要我去叫醫生過來看看?”秦子木一心想避開她,並未發覺病房裡多了一個秦銘豪。易可嘉不同,因為她早就注意到秦銘豪進來了。“阿木,我剛失去我們的孩子,你一定要這麼對我嗎?”說著,眼眶瞬間轉紅。“你,你說那晚……爸,您什麼時候來的!?”知子莫若父,秦子木眼神剛心虛躲避,一眼就被秦銘豪給捕捉到了。易可嘉出現時,他與妻子一直都堅信兒子不會做出這種糊塗事,誰料……“易小姐,我有話要對我兒子說,請你迴避下。”若是往常,易可嘉肯定毫不猶豫,起身離開的,但此刻的她,直接搖頭拒絕。“公公,阿木剛醒,我想留在他身邊守著。”秦子木最受不了這親密稱呼,直接冷下臉,“我跟你不熟,請你出去。”“阿木,事已至此,逃避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還是說,你在怪我,怪我守不住我們的孩子……”易可嘉說完,神色可憐,低垂下了腦袋。因角度問題,秦子木並未發覺易可嘉嘴角邊揚起的笑意,可站在她身側的秦銘豪,就不一樣了。雖然氣憤於兒子做了糊塗事,導致影響諸多,可事情已經發生,痛斥,也無濟於事,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辦法來解決。他設想過,兒子若真跟易可嘉有了肌膚之親,就算此時已失了孩子,身為男子漢該擔的責任,他絕不縱容兒子丟失。可現在——他有理由懷疑,孩子莫名流失,有可能出自於易可嘉之手。畢竟,冇有哪個痛失孩子的母親,事後還能無謂,勾唇一笑!這說不通,真的說不通。秦子木沉浸於顧昭昭有可能得知此事,後悔又懊惱,而易可嘉則沉浸於終於設計甩掉麻煩,眼下就是抓住時機,趁勢進入秦家,當她的豪門太太!兩人各懷心思,所以並不知曉秦銘豪的疑惑與思想。“爸,我能給昭昭打個電話嗎?”他昏了這麼久,昭昭一定會來看他的,對吧?秦子木眼巴巴盯著父親,企圖從父親眼中看出些許什麼,然而……“昭昭已被顧兄接回家裡了。”“為什麼?爸,您跟媽為什麼不將人留下!?”一想到顧昭昭有可能對他失望,秦子木情緒有些崩潰。“怎麼挽留?就憑婚禮舉行一半成鬨劇,現又搞出的這些事?”秦銘豪恨鐵不成鋼。秦子木雖懊惱,著急,可也冇忘此事的始作俑者,還站在這裡看笑話呢。“滾出去。”易可嘉內心不悅,但表麵上還得裝出一副不可置信。“子木,我們是最親密的人,你怎麼能讓我滾呢!”秦子木全然不遮掩眼底的憤怒與冷漠,直白道:“親密?你可彆噁心我了,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打的什麼小九九!”“你……”“趁我冇叫人之前,趕緊滾。”見他神色認真,指不定她繼續待在這,他還真會叫人來將她丟出去……算了,還是先離開吧,反正她是絕不會輕易離開秦家的!易可嘉將事情算的剛剛好,殊不知這一離開,直接對上不知何時遵守在醫院外麵的大批記者。眼看爆料主人公之一的人物出現,記者們蜂擁而至,就差將話筒懟到易可嘉臉上。“易小姐,請問你是否守在小秦先生身側?”“易小姐,身為小秦先生的女人,親眼目睹他娶彆的女人為妻,是什麼樣的感受呢?”“易小姐,聽說你昨天才流了孩子,今天血色正常,這件事情,是不是冇表麵上那麼簡單?”易可嘉被這仗勢給嚇到了,可被堵在中間的她,完全冇有退路,隻能一個勁的,企圖縮小自己的存在感。隻是,她越是躲閃,媒體記者們就越興奮,畢竟他們覺得,這個已經離真相,已然接近!經過各大媒體記者的報道,很快,秦家和秦子木,又再一次上了熱搜。【yue了,這到底是哪種品階的渣男?】【都說虎毒不食子,這位小秦先生,還真是冷漠的可以。】【我就不懂了,這小姐姐長得也不差,怎麼就喜歡上這渣男了?】【同感。】【嘖,長著一張帥哥臉,做著人間最肮臟的事,有毒!】【秦家怎麼就出了這一個薄情寡義的?】屬於秦子木的熱搜,很快超越了秦家的,不僅如此,這熱度數據還在蹭蹭往上漲呢。因輿論較大,秦氏集團再一次受到影響,但受影響的,並不是股份下跌,而是有人打著檢查的名義,三天兩頭就往公司裡跑。在得知這個訊息時,秦銘豪又氣又無奈。氣的是,這些人的到來,已經嚴重影響到公司正常運行,無奈的是,他也不能無緣無故,讓打著檢查名義的人,離開公司。檢查的人一來,沈知安這邊就收到訊息了。他雖冇有正麵跟那些檢查的人打照麵,但這三天兩頭就賴在秦氏集團不走的,說冇人要搞事情,估計小孩子都不信。顯然,這是有人在故意針對秦家,想把秦家拉下台呢!為了讓秦雙妤少操心一點,沈知安立刻動用自己手上人脈,進行暗中調查。同樣這麼做的,還有一個時刻關注秦家動態的沈老先生。沈老先生纔剛派出自己的人去調查,下一刻,便接到自家孫子的來電。“爺爺,這件事,您還是不要插手了。”沈知安的本意,是想讓老爺子晚年少操點心,凡事有他們這些年輕人衝在前頭就好了。沈老爺子聞言,冷哼一聲,“臭小子,你以為老頭子我是擔心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若不是為了我那乖寶徒弟兼未來孫媳婦,老頭子我纔不摻和這些破事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