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拙仙記 > 第15章 火龍捲,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拙仙記 第15章 火龍捲,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念至此,喬語抬頭望向滿天繁星,大概確認方位,微調整方向,不惜因此被那老鬼拉近些追擊距離,也更加堅決的朝著遠離那座詭異小城的反方向遁去。

“年紀輕輕,倒有幾分冷靜和急智。”邪修化身頗為意外,他雖然料到喬語遲早能想通自己投射範圍有限這一點,但冇想到一個修為如此低微的小傢夥能這麼快反應過來,他看了看身後的漂浮的四具屍體,嘴角微微一咧,再次犧牲其中一具施展法術,瞬間提速衝向喬語。

等的就是你這個!

喬語猛地朝空中灑出一把劍符,粗略以微弱靈力瞄準後立即激發,隨後頭也不回的繼續加速。

“故伎重施?嗬嗬嗬….”邪修化身嘴角不屑揚起,一揮手就將那些打向自己的劍符巧妙震開,其對靈力把控之精準遠勝喬語數倍。

但異變突起,那些被打飛的劍符撞向其餘看似“胡亂”瞄準的劍符後,竟將其毫不費力的撕開,隨後邪修化身就驚訝的看到那些劍符內“揹負”的無數各類符籙,有火球,有雷電,有風刃,有毒霧,更有幾枚未激發但威力強大的爆破符籙。

轟!

隨著第一張火球符籙爆裂開來,數十張承擔“運輸”責任的劍符也被其引爆,頃刻間近百張各色符籙接連爆響,各色光輝閃動連連,更不用說其每張符籙的殺傷力都比尋常符籙更甚三分,一時間靈氣震盪翻湧。

喬語卻根本看都冇看自己戰果,捂著心口一副守財奴散財後欲仙欲死的猙獰表情,保持遁速繼續向前飛馳。

“公子好魄力!”小雅暗自感慨:近二成符籙庫存說丟就丟……這些符可是少爺好幾個月積攢的成果,每一張符籙的成功繪製都要消耗喬語好幾個時辰,反覆錯誤失敗後,才能做成……小雅現在還記得喬語忍著疲憊和挫敗堅持的樣子,此時回想起來依舊忍不住心疼。

“豎子爾敢!”眼看喬語即將更正完飛遁方向,一聲爆喝從煙霧與震盪餘波中暴起,邪修竟然未被減速!?

原來,他是為了抵擋這突如其來的無恥偷襲,不惜犧牲掉全部剩餘四具血屍……被喬語欺騙吃了個大虧的邪修怒火中燒,他有多少年冇被人這麼戲耍了?還是栽在一個小輩手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隻見邪修臉上血色迅速褪去,奪舍自馮管事的肥嘟嘟球體的身材肉眼可見的縮小一大圈,隨後砰的一聲爆開一團血汽。

瞬間,他就如閃電般超過喬語,在他前方幾裡處勉強停下,一副被掏空的樣子。

“馬個雞!”喬語被後者秘術爆發的急速嚇了一跳,好在反應迅速,當即果斷選擇另一個能最大程度拉開距離,又相對遠離小鎮的方向飛遁。

他表麵看似依舊冷靜,心中早已叫苦不迭,怎麼有這麼不要臉的狗皮膏藥,你有種去找同階修士麻煩去啊,欺負我一個煉氣四層算什麼本事!?

但現實可不會和喬語講道理。

那邪修化身似乎打定主意,不惜損耗化身本源也要儘快誅殺了喬語,遁速更是一改剛纔的幾乎等同於喬語的均衡狀態,以快他三成的速度飛速追上。

要不是剛纔他被喬語逼著施展秘術,倉促間冇能精準控製距離,導致二人距離拉長至二裡地多一點的話,恐怕此刻喬語已經是死人了。

“我恐怕來不及在脫離其化身活動範圍前,將此獠甩開了……”

小雅當然不知道這些情報,但枕邊人的心思她或許不能完全猜出,但那微妙的感情變化卻逃不過她的眼和心……“公子,放小雅下來吧……你先彆急著埋怨小雅,我是覺得我就是一介……凡人,那人應該不會為了處理我而特意降速的,你現在放妾身離開,說不定妾身還有一線生機……”

“胡說什麼!?以他的修為被我如此戲耍,你又怎有活路?若放開你,除了讓小爺多苟活片刻外,能改變什麼?”說罷,不等小雅還嘴,喬語就變戲法似得拿出一條手絹堵住小雅嘴巴,氣憤道:“如果連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還修仙?圖什麼?當王八仙人嗎?”

“.…..唔唔唔。”小雅說不出話,隻能越加緊緊的抱住喬語。

但撒狗糧是撐不死邪修化身的。

“不能再摳了,死人有再多財富也不是他的!”

下定決心後,喬語當即心神沉入意識世界,將綠苗上掛著那滴源水“握”住,吸收,瞬間他的法力以數倍與打坐的速度恢複,再結合同時吸納靈石內靈力,一時間竟與全力催動飛劍所消耗的法力相差無幾。

咦?追了一段時間後,邪修發現喬語速度絲毫未減,頓時麵色猙獰狂笑起來:這小賊子果然有秘密,哈哈哈哈!老天助我,今日不但血祭大陣暗中成功,還能收穫如此機緣……嗬嗬嗬,真是羅某的幸運日!!

至於是否能擊敗喬語?羅姓邪修毫不懷疑。

畢竟煉氣十層對煉氣四層,優勢在我!

……

……

嗖!

一道青光自荒漠上飛速閃過,隨後緊跟一道邪異至極的血色遁光。

正是一逃一追的抱妹喬語和其身後瘋狗一般鍥而不捨的羅姓血祭邪修化身。

前方,雖然喬語有源水恢複外加靈石雙重恢複,但煉氣四階與十階的絕大差距畢竟擺在那裡;如此高負擔的超額催動飛劍,先不說這把清虛門配發給弟子的普通製式飛劍能不能沉得住,喬語的身體卻要先撐不住了。

他感覺渾身上下的經脈都在脹痛,就像被過度摧殘的充氣娃娃,再搞幾次就漏氣啦!

想到這裡,喬語麵色一狠,再度從儲物袋中掏出數張符籙,其數量竟然是上次的三倍還不止。

在邪修眼中,這陰險小子竟然連催動符籙的那點微乎其微的靈力都懶得用,直接將它們灑向空中,密密麻麻的擋住他飛遁的路線。

哼!真當我是傻子,一頭撞上去!?

這賊子必然是假裝冇有激發符籙,實則在裡麵偷偷做了手段!

邪修化身冷笑一聲,降低遁速同時靈巧的避開那些漂浮在空中的符籙,隨後……他臉色便瞬間黑如鍋底。

原來,喬語這廝隻是掏出一把黃紙,其中最顯眼的位置混了幾張符籙而已。

更陰險的是,這小子竟然將靈力延遲啟動,算好邪修通過的時間,在他經過的一瞬間將符籙引爆,巧妙的卡在其變向時刻,生生將羅某飛行路線震開數十米,待其重新修正,兩人距離在兩三息內又拉開了百多米。

“豎子!”羅某暴怒,當即再次燃動更多精血奮起直追。

然而喬語故技重施,又灑出一把符籙。

“你!啊啊啊啊啊啊!!!”邪修雖然被氣得嗷嗷叫,但依舊不敢賭,寧可稍微再慢幾息也好過受傷,畢竟此時他可冇有“血祭化身”用來擋刀或吸收療傷,此種情況下化身變得非常脆弱,稍微受傷不僅會令修為大降,甚至會影響到本體。

“你什麼你,我又不是你爹,追這麼緊是想要吸口熱屁嗎???”說罷,喬語還真的噗滋一聲擠出個屁來。

這讓邪修大為光火,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生啖其肉,但他心中怒火很快壓下,畢竟是在與天下為敵躲躲藏藏修煉至今的邪魔築基修士,若是這點定力都冇有,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切……老狐狸。喬語不禁有些失望,自己這嘲諷拉滿都未能將敵人激怒……一個冷靜的追兵可比無腦暴怒的強者要更令人害怕。

就在喬語欲要再次灑出假黃紙誆騙邪修時……他動作一僵,因為儲物袋裡的的黃紙竟然用完了!……媽蛋,早知道就在儲物袋裡多準備一些!

“公子,小心!!”小雅臉色發白的指向斜前方,那裡烏雲密佈風沙攪動,不時還有火焰摻雜其中“這該如何是好?前有狼後有虎……”

“這是……火龍捲?”

此乃千裡漠中聞名武國的天災,傳說上古有仙人逍遙宇內,後天罰降世仙人亦不能抗衡,其隨府邸一道隕落凡間,這火龍捲便是其仙府中圈養的靈獸,為了哀悼主人隕落故而化為此天災守護主人府邸……然而千萬年過去,從未有聽說這千裡漠有什麼仙府現世過。

不過這火龍捲天災之強大倒是毋庸置疑的,其內飛沙走石遮天蔽日,在喬語的《雜記通要》就有記錄:此災毫無規律可言,風沙遮天蔽日甚至能隔絕金丹期大能的神念,即便是築基修士也不能在此災中保全他人,若是遇見,當全力避之。

若是平時遇見火龍捲,喬語那當然是有多快跑多快。

但此一時彼一時,此刻幾乎到窮途末路的喬語,看到火龍捲就似親爹一般,不再猶豫,瘋狂催動靈力注入飛劍,風馳電掣般向那可怕天災衝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