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18章 河神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18章 河神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河神廟

憑藉司九舟的腳力,約莫狂奔一炷香,就已出城,生怕追兵趕來,不敢停留,尋著約定好的路線急行而去。

城外數裡就是曾經蒼雲河上的明珠------雲湖,雲湖綿延數百裡,頗有中州內海的感覺。

離湖不遠有一高處,有一個殘破廟殿,院內荒草叢生,無人打理,從廟內殘破的雕像依稀可以看出,這是蒼雲河的河神廟。

曾幾何時,這裡也是香火鼎盛,隻可惜,近年來雲湖風雲突變,浪高水急,水患頻生,雖然落雲城內因朝廷力保不為其禍,但卻使雲湖無數百姓深受水患影響,背井離鄉,自顧不暇,如此便破落了下來。

司九舟一路飛馳,來到此地,此處視野開闊,且靠近湖泊,便於逃生,司九舟並未躲進廟裡,而是藏身在廟外一側的大樹旁,向四周觀望。

月霧朦朧,柳葉隨風飄動,隻聽見風過林湖,浪鳴葉語,蟲兒嘶鳴,再冇有其它的異樣,追兵冇有跟來。

司九舟心中暫時放鬆,身體的虛弱感也隨之傳來,被暗箭所傷之處,仍然血流不止。

即便是他此前一直交戰,又一路狂奔,顧及不上手臂的傷,但是這傷口絲毫冇有癒合的跡象,就司九舟的體質而言,顯然不太正常。

這箭上雖然冇有毒,但箭頭應是特殊金屬製成,構造也十分奇特,造成的傷口外翻,難以癒合,若不及時治療,恐怕隻是流血就能使人致死。

也虧得江湖中人,時常會隨身帶上一些療傷藥。

司九舟從懷中拿出傷藥快速塗抹到傷口,隨後從衣角撕下一塊長條,又簡單的包紮了一下,一隻手的成果,顯然不是十分美觀。

處理好傷口,司九舟又拿出一顆傷藥服下,盤膝而坐,閉目養神,調理內息,此前對戰雖然有所保留,但消耗亦是不淺。

林外,一道紅色小影停留在一處草叢中,正在貪婪地吸食,等吸食完最後一滴血,它的渾身上下再冇有多餘的顏色,那透明的翅膀也完全變成了紅色。

難以想象,這指甲蓋大的血蟲,吸食的血液量早已經超越了其體積的幾倍,似乎冇有極限。

在它擺弄著觸角的時候,四道身形踏風而來,血魁等人追著血蟲趕來,幾人麵色凝重,著實冇有想到,這賊人這麼能跑。

等血蟲吸食完血液,在飛起來的時候有些搖晃,速度也不似之前迅速,除了顏色,似乎跟普通昆蟲毫無異樣。

血魁微微皺眉,熟知血蟲的他,馬上意識到,這是一種捕獵的狀態,要追蹤的人定然在這附近,不敢遲疑,輕聲對另外幾人說道:

“諸位,輕些聲音,那人應該就藏身於這樹林中。”

正要跟上血蟲的這幾人,馬上停止了動作,那湯祖旭聞言更是喜笑顏開,說道:

“孃的,這該死的,真他媽能跑,若非血魁兄的這這小蟲,我們早就跟丟了。”

那疤臉公子緩緩吸口氣,充滿了陰沉的眼睛微微一動說道:

“這樣,我們四人間隔開來,隨著血蟲慢慢收縮,一定要小心,不要驚走那賊人,一旦發現,馬上包圍,這一次萬不可,讓其逃走。”

“好,就聽公子的,灑家去也。”

季度一馬當先,抬腳向一側飛去,餘下這三人也是略作猶豫,便開始行動。

柳枝搖晃,林間剛起的霧色隨風漸去,遠處飛來一隻小蟲,身形卻無聲無息的停留在晃動的枝條上,望著樹下盤坐的身影,血紅的眼睛散發出無限的渴望。

“嗯。”

棲身於樹下的司九舟張伸身體,緩緩站起,他的麵容不似之前蒼白,短暫的時間已經令他恢複不少。

“看來冇有追來,看來可以跟龍鴻彙合去了。”

正當司九舟以為對方冇有追來,想要離去的時候,一陣透骨的涼意的襲身而來,身體本能的一個側身。

隻聽砰、砰、砰幾聲,一顆顆佛珠,宛如子彈射入懷抱粗的柳樹主乾內部。

隻瞬間,司九舟的額頭上就生出許多冷汗,同時暗自慶幸,若不是師傅嚴苛的訓練,形成的本能反應,恐怕就要再受重創了。

來不及思慮,佛珠之後,一隻巨型手印由上至下瞬間壓下。

司九舟心中瞬間明瞭,這是來自九龍寺的絕技-------如來神掌,傳聞練至頂峰,一掌出可移山倒海。

不敢有所怠慢,內力運轉到極致,雙腿借力與大地,極限躲開了這重若千鈞的一掌,而他原來所站之處,卻留下了一個一尺深得掌印。

躲閃過之後,龍鴻方纔看清,偷襲之人則是府中六人之中的光頭黃鬍子大漢。

季度翻身立於三丈之外,內力遍佈周身,月光下輝光叢生,加上滿臉慈悲笑意,若非眼中的凶厲目光,端端的一個得道武僧形象,他一手盤轉佛珠,向司九舟微微施禮說道:

“施主既然來了,不必急著走,何不與灑家一起談禪論佛。”

正在司九舟猜測這和尚身份之時。

“還有老夫,哈哈,小子,有魁兄的血蟲在,你往哪裡跑!”

另一道粗狂得意的聲音響起,與此同時,蹭、蹭、蹭,林木深處躍出三人,依次而站,將龍鴻困在湖邊。

這三人正是血魁等人,聽見響動,急速包圍過來。

“血蟲?”

司九舟心生疑惑,就見血魁手持竹筒輕輕招動,柳枝上的血蟲,彷彿受到指令,迫不及待的飛進竹筒,血蟲吸收的能量太多,恐怕要休眠一段時間了。

見此場景,司九舟已然心知:

“這些人,就是通過這小蟲找過來的,隻是紅影一閃而過,並未看清那蟲兒模樣。”

那疤臉公子見司九舟無處可逃,微微一笑,拱手施禮,然後從懷中取出一白玉瓶捏在手中說道:

“閣下功夫不錯,隻要你吃下這粒藥,加入我們,我邊放你走如何?”

司九舟心中一驚:

“這就是暗影流沙的秘密嗎?看來他們通過這藥,控製了不少人。”

但見血魁、季度和湯祖旭渴望的表情,司九舟又有些疑惑。

見司九舟有些猶豫,疤臉公子緊接著又說:

“閣下放心,此藥並非毒藥,也不會控製你,反而可以讓人內力大增,對人百利而無一害。”

司九舟冷笑道:

“哦,真可惜,我並不需要。”

湯祖旭先前在眾人麵前,丟失了不少麵子,眼下見那疤臉公子居然拿出神丹來招募司九舟,而且司九舟拒絕,憤憤地說:

“公子,還是讓老夫先拿下他再說。”

說完他深吸一口氣,抱拳於腰間,右拳發力直擊,左拳緊跟其後,奔向司九舟的傷處,正是鎮山拳中的-----追星趕月,雖然姿勢極怪,但力量十足,攻守兼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