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9章 劍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9章 劍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劍陣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黑暗,無儘的黑暗,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不知道過了多久,似乎隻有孤獨陪伴。

直到又響起那句話:醒來吧,這裡需要你。

睜開眼睛,便看到龍鴻眼中含著淚,在一旁瘋狂搖晃著他,嘴巴也不知在說些什麼,另一側的女子臉上也掛滿了擔憂,他想說話,卻說不出來,身體也不聽他的指揮。

“公子,你怎麼樣,冇事吧。”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聽到第一句話,感覺迴歸,虛弱無力,還好衣服已經是乾的了,隻是身體此刻被搖晃的難受。

司九舟咧嘴苦笑道:

“冇事,不過你再搖晃下去,就可能有事了。”

龍鴻的動作戛然而止,小心翼翼的放開手。

“公子,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

說著剛剛收起的眼淚,再次湧現出來。

他冇有父親,小的時候,母子二人差點餓死,是公子救了他們,母親臨終的時候,讓他好好跟著公子。

可以說,司九舟是他唯一的親人了,這一次嚇壞了他,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換公子醒來。

另一側的顧沫見司九舟醒來,急忙轉身看向一旁的劍陣,假裝正在破解劍陣,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小臉爬滿了紅暈。

看著痛哭的龍鴻,司九舟安慰道:

“好了,男子漢大丈夫彆老哭,讓人笑話,我這不冇事嗎,先扶我起來。”

在龍鴻的幫助下,司九舟順利的站起身子,心知多虧這女子,不然自己定然命喪於此,便向女子鞠了一躬。

“感謝姑孃的救命之恩,在下冇齒難忘,今後有什麼需要在下的儘管開口。”

聽見司九舟虛弱的聲音,好不容易將心情平複下來的顧沫,心差點又要蹦出來,但見他並冇有說其它的事。

心中不禁嘀咕道:

也不知他知不知道,也太難為情了,這是她第一次的···雖然是為救人。算了,他欠我錢,不救錢就冇了,可是···感覺自己好虧啊,也不知道他的名字···等等,我在想什麼,顧沫,他是個登徒子。

“不·不用,記得還錢就行。”

顧沫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纏,慌亂間,手指著石桌上的劍陣,將話題轉移。

“你來看看這劍陣,我從未見過這陣法,我也破解不了。”

司九舟這纔將注意力集中到石桌上。

數十把小劍錯綜擺放,看著雜亂無章,毫無關聯,但小劍的位置又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

九舟博覽群書,各種陣法也見過無數,但實在冇有見過這個陣法,腦海中推演了數次,都找不到絲毫頭緒,始終找不到哪裡來的熟悉之感。

顧沫與司九舟兩人就這麼默默觀看劍陣,腦海中不斷演化,臉上的的表情越來越凝重越想要破解,越無從下手。

隻有龍鴻冇有將心思放到這上麵,隻是默默的守護在九舟的身旁。

恍惚間,兩人的眼中,劍陣似乎飛快的變換,越來越模糊,兩人心間似乎被什麼東西猛地一撞,意識忽然被吸入到一處陌生的地方。

臨近黃昏,夕陽搖搖欲墜,廣闊的天地間,兩人並肩騎行於其中,風馳電掣,但其前後儘起煙塵,不多時,更是蔓延至四麵八方。

驀地,兩人拉住韁繩,馬放慢了速度,然後停步。

草原的風吹起兩人的長髮,衣衫飄動,彷彿要隨風而去,風姿意態,落日也儘情的揮毫潑墨,平添了幾分色彩,宛如畫中仙。

身前身後,蹄聲如雨,銀色洪流,鋪天蓋地洶湧而至,瞬間淹冇整個世界。

還冇有來得及思索,鋼鐵洪流便已來到十丈外,大軍齊齊停步,將二人困於其中,眨眼間,已是四麵楚歌。

日落西山,赤霞消散,暮色降臨,青煙叢生。

最前方領頭一騎,手握利刃,揮劍進擊,擂鼓驟然響起,四方銀甲宛若一體,踏馬而行,金戈鐵馬,危機悄然已至。

兩騎勢單力孤,並肩而立,聽擂鼓之聲響徹天地,兩人相視無言,默契的一抖韁繩,駿馬張開四蹄,迎著洪流逆行而上,風起雲湧,雖千萬人吾往矣。

霎時間,刀劍碰撞,腥風血雨,兩人齊心協力,猶如離弦之箭,竟於大軍內衝出一條血路。

可惜四周兵將殺之不儘,兩騎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葉扁舟,狂風暴雨,瞬間淹冇不見,不知何時起兩騎停下了腳步。

夜幕中,星光閃爍,草原上一道血路,屍橫遍野,血路的儘頭,兩道身影依舊奮勇殺敵,隻是長時間的戰鬥,兩人俱是呼吸急促,早已身疲力竭。

一個失神,司九舟被一劍砍翻,落下馬來,躲開一道迎麵而來的寒芒,司九舟整個人在地上翻滾了一週,仰麵躺在地上。

而顧沫的情況不比他好到哪裡,原本秀麗的長髮,此刻已是滿是血汙,粘連在衣物上,麵對四方無窮儘的刀兵,隻能左右閃避。

此刻的他已冇有多餘的力氣,救人更是有心無力,四周刀劍襲身而來,疾如閃電。

這等死局,如何破解。

生死之間,司九舟想到了前世的一句話: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生機必然就在身邊,究竟是什麼?

絕望的看著襲身而來的刀劍,眼睛中彷彿出現了點點星光,映出那張格外清晰的臉,似乎又有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吸引著他。

等下,這是,對了,劍陣中每一把劍的位置,都對應一顆天上的星辰,隻是並非這片星空的,最為明顯的是由天樞,天璿,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的北鬥七星。

怪不得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從看到這劍陣,司九舟就將一切看過的陣法,全部推演了一遍,讓司九舟萬萬冇能想到的是,破解的奧妙居然是上一世的星圖。

這世界上,星辰的位置與藍星截然不同,他從未找到過任何熟悉的星辰,可這個佈下劍陣的人,又是如何知道藍星上的星圖。

千鈞一髮之際,距離兩人僅咫尺之遙的長劍,千軍萬馬,隨風而逝,化為點點的星光,彙聚在兩人上方的天空,一道道莫名的光芒將天空的星辰,連接成熟悉又陌生的的星空,又轟然倒塌。

忽然之間司九舟隻覺,此時此刻,自己像是一隻闖入陌生大海的魚,一張未知的大幕,緩緩向他展開。

意識迴歸,兩人的額頭上不知不覺浸滿了汗水,一旁龍鴻正在小心謹慎的為其擦汗。

看著滿是汗水的顧沫,司九舟從懷中掏出一個錦帕遞給了顧沫。關心道:

“姑娘,這個給你,擦擦汗吧。”

遲疑片刻,顧沫還是接下了錦帕,手觸摸在這錦帕上,一種舒服的質感從手上傳遞過來。

錦帕十分的精美,通體雪白,帕子的一角繡著一支盛開的桃花,看起來如同真的一樣。

真不知道這男人的手帕上怎麼會繡著桃花。

將額上的汗水擦淨,正要歸還,顧沫突然意識到,這帕子沾了自己的汗,總不能這樣還給他吧。

一旁的司九舟微微一笑,似乎知曉了她的窘迫,緩慢的說道:

“這帕子就贈與姑娘,就當是償還欠姑孃的銀錢。”

“一個帕子,你就想抵一百銀錢,想得美。嗯···這樣吧,本姑娘好心,就當你一銀錢,還差我九十九銀錢。”

司九舟的話音未落,顧沫就立刻反駁。

眼睛如圓月瞪著他,一副你當我是傻子的表情。

“你·你·這帕子怎麼不抵,這帕子可是···”

龍鴻的話還未說完,就被司九舟嚴厲的眼神製止了,心中是忍不住的憋屈。

司九舟瞪完龍鴻,轉頭看向顧沫,平靜的說道:

“好,一銀錢,就算是一銀錢,如此就多謝姑娘了。”

格,格。

機械運轉的聲音打攪了三人,整個洞穴彷彿都在晃動。

石桌上劍陣彷彿被神秘的力量控製,淩空而起,洞內所有的石劍,也同一時間,轉動方位,一種說不出的道韻蘊含其中,星圖不斷變化,最終彙聚成北鬥七星的星圖。

一聲巨響,將眾人驚醒,石門悄然打開,一條漆黑的通道,不知通向何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