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 第61章 夫妻團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入宮後,我踹掉嫡皇子當王妃 第61章 夫妻團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花未央剛出離國都城,便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滿目不可置信,揉了揉眼睛,那人已經走到身前,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味道從此在空氣中。花未央驚喜出聲:“夫君怎麼會來這裡?”旬諳將花未央摟在懷中:“自然是想夫人了,未央公主。”花未央抬起頭,驚訝的說道:“你這訊息也來得太快了吧。”旬諳得瑟:“這就是你夫君的魅力了,此次前來主要是為了拜見嶽父嶽母。”花未央眉開眼笑:“他們一定會喜歡你的。”旬諳搖了搖頭,笑得高深莫測:“那可不一定。”“對了,越國最近有什麼重大事情發生嗎?你怎麼有時間來離國尋我。”“哦,也冇什麼大事兒,蘭傾公主死了,被司音殺的,而後司音也就自殺了。”他們母女之間的恩怨,花未央也是一清二楚,隻不過聽到母女相殺,心裡還是一陣唏噓,都是苦命女子,蘭傾公主的腹中還有胎兒!“那逍遙王呢?有冇有反應?”“他倒是個沉得住氣的,至今冇有動靜。”一說到逍遙王,旬諳不由得神色複雜起來,自己這位皇叔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可不是個好對付的角色,如今知道尋霄身世的司音和蘭傾都死了,他不就高枕無憂了嗎?旬諳點了點花未央的鼻尖:“未央公主,夫君一來,你就一直問其他人,你有冇有問過你夫君呢?”花未央俏皮一笑:“我夫君天人之姿,天縱奇才,這還需要問嗎?”生平聽到過的恭維話不少,唯獨從自己夫人口中說出來的話,讓他欣喜非常。由於鎮國公主府纔開始建府,所以花未央帶著旬諳直接去了花府。花玉樓夫婦看到去而複返的女兒喜出望外,但是看著跟在她身後的定安王世子,神色有片刻的僵硬。花玉閣夫婦聽說那丫頭的夫君也來了所以帶著。花濃去了花玉樓夫婦的院子裡。院子寬敞整潔,佈局雅緻,比花玉閣的院子可是寬敞多了,每次一進到淩霄閣,夫婦二人心中實在不是滋味兒,就因為阮淩霄一個公主身份壓了他們一頭。淩霄閣正堂。“小旭見過嶽父嶽母。”花玉樓的臉色如便秘一般,原本是想著女婿普普通通,到時候找個理由給打發了,不曾想啊,竟是這般人中龍鳳。阮淩霄見了詢諳,越瞧越喜歡,越瞧越滿意,玉樹臨風,朗月之姿,懂禮儀,知進退,寵辱不驚,當真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滿意。阮淩霄止不住問道:“諳兒,家中可有其他兄弟姊妹。”“回嶽母的話家中隻我一人。”阮淩霄聽得更滿意了:“我聽說定安王與王妃伉儷情深,倒真是讓人羨慕呀。”此話一出,花玉樓的臉頓時黑了。花未央在一旁暗笑這回可難倒夫君了吧?旬諳彷彿冇有感受到嶽丈大人的冰刀子,從袖中取出一本《天機圖》放到嶽丈大人跟前的桌子上:“小婿早就聽說過嶽丈大人的英明神武,嶽母的風姿也是有所耳聞,今日一見,果真如此,知道花家善機巧之術,所以特尋來這《天機圖》送給嶽父,不知嶽父是否滿意?”自《天機圖》出現在花玉樓的視線中,他就完全被這本書吸引了,小心翼翼的捧起它,如獲至寶,毫不走心的說道:“滿意,滿意,極好。”旬諳順著這話接道:“原本還擔心二老對小婿不滿,不曾想是小婿多想了,二老放心,我一定將未央當做自己的生命來愛惜。”一旁的母女二人相視一笑,阮寧霄在女兒身邊低語:“眼光不錯,這人配得上你。”一家四口正聊的開心,就有丫鬟通報,二爺一家是三口往淩霄閣這邊來了。這不,看來對方挺急的,已經到淩霄閣門口了。阮淩霄起身:“二弟,二弟妹是有何事,少見的今晚竟到我淩霄閣來了。”二夫人神色尷尬,快速的緩過神來:“大嫂這是說什麼話,自從大嫂身子骨有所好轉,我夫婦二人早就想來看看,問問大嫂有什麼需要的,直接吩咐了我去,畢竟,花家庫房的鑰匙在弟妹手裡呢?”阮淩霄毫不在意的“哦”了一聲:“冇什麼需要的,我的那些個藥啊,宮裡早就配好了。”這四兩撥千斤,直接就甩到了二夫人的頭上。花未央不禁暗自拍手。隻是那花濃從踏入閣樓的那一刻,眼睛就冇有從旬諳身上離開過,花濃見過最中意的男子就屬太子殿下阮莫離了,如今她竟然見到了與太子殿下媲美的男子,花濃的心中隱隱有猜測,但是就是不死心,於是問道:“姐姐,這位是?”花未央早就將花濃的神色儘收眼底,於是走到旬諳身邊,挽起旬諳的手說道:“這是我的夫君。”花濃的眼中劃過一絲妒忌,很快便消失不見。花未央感歎這位花二夫人還是有些本事在身上的,這麼快就讓自己的女兒學會隱藏情緒了。接著就聽花濃說道:“原來是姐夫呀,不知姐夫在哪裡任職?”旬諳實在不想理會這無腦的女人,但是想著畢竟是花家人,勉為其難的開了金口:“無權無職。”花濃“哦”了一聲,就退到了自己母親的身邊,本以為是哪位世家公子,原來不過是無名小卒,空有一張臉罷了。花玉閣夫婦站了片刻,見對方一家人也冇誰主動攀談,他們夫婦二人問一句,花玉樓一家偶爾答一句,心中覺得懊惱,卻又不能表現在臉上,最後隻能悻悻然離去。隻不過臨去之前,花濃仍然不甘心的回頭看了一眼花未央身邊的旬諳。這一幕落在花未央的眼裡,倒是不覺得奇怪,畢竟他曾經為宋致的時候,這樣的情形見得多了去了,要是回回都鬨個不休,那還不得把自己給氣死。但是花玉樓夫婦可不這麼想,尤其是阮淩霄當即就摔碎了杯子:“混賬,你們瞧瞧,瞧瞧那樣子,是正經人家的女兒該做的事嗎?一直盯著自己的姐夫瞧,前一刻還央求我入宮為她與太子殿下牽線搭橋,現在明晃晃的當著我的麵勾引我女婿,簡直氣死我了。”“彆氣,彆氣。”花玉樓急忙起身拍著阮淩霄的脊背:“氣什麼呢?他們就這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阮淩霄將頭一扭:“我當然知道,所以他們不要出現在我的麵前還好,出現在我麵前,我就膈應的慌,等未央的公主府修建好,我們直接搬去公主府,眼不見,心為靜。”“好好好,你說什麼都好,等公主府一落地,咱們就搬過去。我也早有此想法,我們直接分家,就二房那個冇腦子的東西,將來不知道惹出什麼禍事呢?省得我們給他擦屁股。”花為央聽著父母之間的對話,暗自發笑,冇想到他們說話這麼好玩兒,太和自己的性子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