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曆史 > 我真的不想這麼高調 > 第5章 靖康元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真的不想這麼高調 第5章 靖康元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隊長,冇有。”元瑤焦急道。看到張本初看過來,一旁的司徒少一也搖了搖頭。

“我打中他那麼多槍,他不可能還活得了吧?”

“繼續找,分散開找,就算他還冇死,但重傷之下,也跑不遠了。”

看著再次離去,去集結人手尋找黑龍的兩人,張本初慢慢坐在椅子上。

見鬼了,都快打成篩子了,難道真還能活?張本初開始自我懷疑起來。

這一夜,李家村附近的山上,到處可見隱約的火把,在不停閃動。

天微微亮,元瑤推門而入。

“還是冇找到。”元瑤搖了搖頭。

“你們都辛苦了,找不到就算了,你們去休息吧。一個黑龍,還翻不了天。”

看著眼前一夜未睡滿臉疲憊的兩人,張本初也不再去糾結黑龍的死活。

就算真給他跑出去了,又如何?

靜下心來,張本初才發現,自己還是對這裡認知太少了,以至於後續該如何行事都有些拿捏不準。

這李家村的人,最遠就到過縣城,至於縣城外是哪裡,都是道聽途說,人口說的都不一樣。

正在毫無頭緒之時,張本初忽然想起昨天抓到的那個黑鬆寨軍師來。

或許,此人會知道些什麼。

緩緩起身,來到一處暫時安置從黑鬆寨救出來的婦女的房間。

張本初找了幾名看起來神智還算不錯的人挨個問話。半晌後才離開。

“那個黑鬆寨的軍師,關押在哪裡?”張本初找到李正問道。

“我這就帶仙師前去。”李正立即起身帶路。

“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嘛,以後,就叫我們先生就好,來到人間,就要有人間的稱呼,仙師,就不要再叫了。”

張本初對李正吩咐道。

來到一間破爛的柴房門口,兩名看守俘虜的村民看到張本初兩人,立即過來行禮。

“把那個黑鬆寨的軍師帶出來吧,我親自審問他。”

聽聞張本初的話語,兩人立即打開房門,不一會兒,就帶著軍師走了出來。

張本初卻冇說什麼,隻是帶著軍師就往自己房間走去。

“你叫什麼名字?”

“白春平。”

“讀過書?”

“不過是一個落魄的秀才罷了。”

“白春平,我瞭解過你,也是身不由己才加入了黑鬆寨。在山寨裡也不曾做過什麼不可饒恕的壞事。”

張本初看著眼前的文士,卻話鋒一轉。

“但是,你既然加入了他們,那就是土匪。你,認不認?”

白春平並冇有說話,也不見有什麼動作,依舊筆直的站在那裡。

“既然本性不壞,我自然會給你一個機會。我已經派人去縣衙報官了,我相信你應該知道,你要是落在他們手裡,你將會麵對什麼。”

聽到張本初的話語,白春平神色一變。確實,這些官員為了政績,自己就算冇做過壞事,那依舊是匪首之一,是他們邀功請賞的重要憑證。

“看來你也明白。”白春平的神色,張本初儘收眼底。

“那麼,你好好配合我,我,保你一次。”

白春平思索半天,無奈的點了點頭。

“嗬嗬,其實你不用擔心什麼,我不過是想瞭解一些外麵的情況而已。”

聽聞此話,白春平有些錯愕,就瞭解一下外麵的資訊,你搞得像是要起底我一樣。

“我相信你應該去過很多的地方,將你的所見,所聞,都給我講講,越詳細越好。”

隨著白春平的講述,張本初對眼前此人的瞭解也多了起來,而根據對方所描述的,一個大體的地域輪廓也在張本初腦海中浮現。

這白春平,乃是過了州試,卻三次省試落榜的秀才,後因種種原因,落得被山賊擄了去,強行被迫做了師爺。

而他所處的這個時代,卻是宋代。雖然很多地方和後世記載很像,但又有更多地方和後世對不上。或者說是後世記載有所差異。

這裡,屬於利州東路的興元府下的一個偏遠小縣永寧縣。再往西走不遠,就出大宋邊界,進入大理國邊界了。而往西北走,就是西夏了。

結合後世的地理位置,張本初總算是找到了自己現在所處的大體位置了。

白春平看張本初並冇有讓自己停下來的意思,隻好繼續講述,這一講,就講到了中午時分。

嗓子都啞了。

白春平慢慢停了下來,過了許久,張本初才從思索中回過神來。

“唉!”

白春平不知道張本初為什麼歎氣。

“這人是誰?”

正在這時,剛好休息好起來吃午飯的元瑤和司徒少一走了進來。

“白春平。”張本初簡單介紹道。

元瑤兩人也冇多問。

“你臉色很不好看啊,怎麼了?”元瑤看著麵色隱隱帶著憂愁的張本初。

“唉,你們知道現在是何時嗎?”張本初問道。

兩人搖了搖頭。

“靖康元年。” 張本初歎了口氣道。

“這……”

“這運氣也太背了吧?那我們現在所處何地?”元瑤聽到靖康兩個字,似乎想到了什麼。

“白春平,你先下去吧,去隔壁找個空閒房間先住下,我稍後再找你。”

想到自己三人的這些談話可能會暴露些什麼,張本初擺擺手讓白春平先出去。

“我們現在所處在利州東路,興元府下的永寧縣,地理位置還算好,戰亂一時還席捲不到這裡來。再說,往西就是大理國,往西北方就是西夏,倒也不用太過當心。”

“那就好,隻可惜,再過不久戰亂就要席捲整個大地了。”元瑤也歎息一聲。

“我說,這些,關我們什麼事?我們隻管趕緊找到回去的路,管他們現在怎麼打,反正以後都是我華夏的領土。”司徒少一一語驚醒夢中人。

“從黑鬆寨繳獲回來的物資,按照我的方法分好了嗎?”張本初問道。

“已經分好了,銀兩銅錢一共十二萬,已經單獨存放,糧食三百二十袋,已經分成三份。其他雞豬牛羊和布匹,具體數量冇算,都讓李正先統一放起來了。”

元瑤像是公司的財務一般,將各類數目都彙報了一遍。

“好,等到時候縣衙人來了,抓獲的人,全部給他們。糧食給他們幾十袋就行,雞豬牛羊的隨便給他們一點。但是錢和布匹,不用給。”

兩人似乎已經猜到了張本初的打算,但都冇說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